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五十章 东文会

  宫川勇并没有杀个回马枪,掉过头来找麻烦,上杉清也没有多事,在野原杏子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他们就匆匆的离开了横田宅。
  把野原杏子的行李搬到他的公寓后,他们准备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餐具,调味料--野原杏子执意要负责上杉清的一日三餐,上杉清拗不过她,就同意了。
  雨天办事格外的麻烦,这点活计够他们忙乎一天了。
  下午五点,上杉清正带着野原杏子在超市愉快购物的时候。
  东京都的另一边,新宿。
  虽然时候尚早,但新宿的街头已经有霓虹灯在闪烁了。
  新宿在江户时代就是有名的红灯区,如今,日本最闻名的歌舞伎町就坐落在新宿车站以东。
  灯红酒绿的不夜城,风花雪月的温柔乡,那里是男人的天堂。
  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暗潮汹涌,也是东京都不少极道黑帮的大本营所在地。
  东京都上得了台面的极道组织,大大小小有二十九组,其中真正势力滔天,瓜分了东京都大小灰色营生的,有三家。
  九龙组,东文会,关东联合会社。
  东文会的本部,就坐落在新宿车站以东。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和式庭院,在新宿,同等面积的地皮,价值就要用十亿甚至百亿为单位衡量。
  一进门,曲折的小路旁,是细碎的砂石铺底,这些细沙的形状极有韵味,仿佛流动的水纹,四周配着有些干枯的苔藓和不知名的矮小植物,给人一种心神宁静的别样美感。
  这是出自名家之手的“枯山水”园林景。
  再往里走,景观变成了竹子和瘦树,也开始有了戒备森严的黑西服巡视,才有了几分黑帮总部的样子。
  这座庭院极其的幽静深邃,也有些朴素,比起极道首领,这里反而更像某位禅道高僧的居所。
  东文会的组头,东京都极道近百年来最鼎盛的传奇人物,白手起家,跻身权势的顶点的枭雄,东文觉就居住在这里。
  庭院的一间书房内,东文觉坐在书桌后,这位跺跺脚东京都极道都会震上一震的大人物蓄着浓密的络腮胡,显得他一张严肃的脸更加的有威严,他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但他的实际年龄要比看上去的大得多。
  但此时,比起叱咤极道的“东文之蛇”,东文觉更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他满脸的温情,注视着眼前秀丽的人影,不断的听着她叙述着什么。
  东文觉面前之人是他的独女,也是东文会的“少主”,东京都三分之一黑夜帝国的继承者--东文真希。
  这个少主,并不是“首领的子女”的意思,而是极道中的一个职称,代表的是“首领的第一继承人”。
  不出意外的话,在东文觉百年之后,东文真希会执掌东文会的龙头,一跃成为东京都最有权势的一批人之一。
  东文真希穿着一身樱色的小振袖和服,小振袖不算正装,没有纹家纹,只是在袖子上绣着一个墨色的“东”的汉字,这是东文会的标识。
  她大概也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比起同龄人有些高挑,眉目如画,妆容很淡,却将她精致的容颜衬的相得益彰,非常传统的日式美人脸庞,配上一双绯色的瑰丽瞳孔,让她的美丽又多了几分妖娆。
  这是举手投足都无可挑剔的和风美人,容颜秀丽,其实却有些凛然,比起“漂亮”,更适合用“帅气”来形容。
  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一柄带鞘武士刀,此时表情有些严肃,正在和她的父亲争论着什么。
  “行了,真希,你的意思我明白。”
  东文觉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我难道还会骗我唯一的女儿么?我真的也想取缔掉那些生意,但...现在不是时候。”
  东文真希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提高了一些音量。
  “父亲大人,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年前了,黑帮是走不远的!”
  “我们需要变革,时代在变,我们不变,终归有一天是会被时代的浪潮给吞没掉的,这种例子史书上数不尽数!”
  少女的声音清亮悦耳,带着一股昂然之意。
  东文觉再次叹了口气,他纵横东京都这么多年,难道比不上自己的女儿有见识?
  “真希,我知道你讨厌那些生意,你觉得那些买卖脏,挣来的钱透着血腥味,用起来都不舒服!”
  “但...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我们东文会靠什么发的家?就是靠那些你看不起的生意!”
  “是,现在我们的最核心的生意是走私与跨国贸易,已经不靠那些脏活了,但下面的人可不是那么想的!”
  “利可共,而不可独,真希,现在我一声令下,断了那些脏活,你觉得下面的人会怎么想?”
  “他们会想,是不是东文会要独吞这份蛋糕了?是不是一点汤水都不给我们喝了?是不是要逼死我们啊!”
  “你跟他们讲大义,讲变革,讲时代的潮流,是说不通的,他们只看利益。”
  “只有共同的利益,才会把立场不同的人联系在一起,凝聚成一个坚不可摧的集体,从而一起发展昌盛--我之前的二十年,就是这么做的,成效你也看到了。”
  “真希,你不要着急,你还年轻,你有下一个二十年,等你继承了我的位置,你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成你的目标。”
  “我知道,你讨厌极道,讨厌黑帮,你想把东文会变成你理想中的样子,我并不反对...”
  “真希,我这一辈子,打下这份基业,就是为了交给你的呀...你的决定,我一定会支持的。”
  “不过...徐徐图之!明白么?”
  “行了,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学更强的剑术么?我拜托了一位老朋友,给你找了个老师。”
  “地点我已经告诉司机了,明天你亲自去请,别失了礼数,那是新阴流的免许皆传,能被我那位老朋友认可,足见其实力不凡。”
  “好了,没事你先回去吧。”
  东文真希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违逆父亲的意思,起身鞠躬行礼后,优雅的转身离去。
  东文觉看着女儿的背影,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复杂。
  沉默良久之后,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真希...”
  “希望这次能让你成长起来吧...”
  “我的时间,可没有多少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