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十章 同居生活

  让人窒息的沉默气氛在空气中蔓延,芥川龙之介握着手杖,抿着嘴唇,脸上的笑意已经无影无踪。
  他并不退让的与上泉秀川对视了良久,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上泉剑豪,我承认,我对上杉君感兴趣,确实有考量进您的因素--我实在是好奇,已经十年没有收徒的新阴流当家,到底为什么突然收了个入室弟子。”
  “我也考虑到了,如果上杉君加入我们的话,兴许收藏品协会能得到您的支持。”
  “否则...单纯是上杉君展露出来的才能,我们也不是非他不可。”
  “这些我都承认,但...驱狼吞虎,大小通吃,这话您说的有些过了。”
  “我们收藏品协会从来未曾强迫成员去为了协会做某些事情,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今后也不会有。”
  “我们收藏家每个月的强制任务,从来也都只是针对鬼神的封印与收容罢了,跟别的组织的摩擦争斗,不曾计入其中。”
  “收藏家协会的目的,从来是收容与保护,而不是争权夺利,为了那些俗物斤斤计较。”
  这番话可谓是掷地有声,声情并茂,芥川龙之介没有被上泉秀川的气势压垮,反而反驳了回去。
  上泉秀川没有再说什么,他这次来,也不是砍人的,他只是想敲打敲打芥川龙之介,告诉他,上杉清可不是可以任他揉捏的无根浮萍--他至少还有个能为他出头的师父。
  这很重要,芥川家出过不少狡诈如狐的人物,他担心自己的徒弟上了别人的当。
  换了十年前,他说不准还会出手教训教训芥川龙之介,让他吃点皮肉之苦,但现在...没这个必要。
  上泉秀川过了那个锱铢必较的年纪了,何况芥川龙之介也确实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要是芥川龙之介真的蛊惑上杉清去跟新选组或者平安京的人起了冲突,让自己被迫下场,那他肯定一点不啰嗦,先砍了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小狐狸再说,别的不谈,那一套一套的场面话信手拈来,和他那个早早死了的老爹一模一样。
  上泉秀川深深的看了芥川龙之介一眼,摇了摇头,低声念了一句。
  “收藏品协会...哼,一群理想主义者...”
  “要是让我知道你在算计清的话...”
  撂下了没说完的半句话,而后,他信步向外走去,似乎没了和芥川龙之介交谈的兴趣。
  反而是芥川龙之介有些不服气的转过了身,看向了上泉秀川的背影。
  “上泉剑豪,理想主义者总比那些资本家好吧!”
  “比起去做财阀和政客的鹰犬,我们收藏品协会是上杉君更好的选择,不是么?”
  “你该不会想让上杉君学您,做独行侠吧!那样要多艰难,您应该很清楚吧!”
  对于芥川龙之介的反问,上泉秀川置若罔闻,他懒散着一步一步的消失在地下停车场昏黄的灯光与阴影里,仿佛从未来过。
  芥川龙之介面色阴沉不定的变了数变,最终长叹一声,坐进了轿车的驾驶位,也驱车离开。
  另一边,上杉清正带着野原杏子坐上了回家的电车。
  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多,他们所在的这节车厢就只有他们二人,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接近末班车了,东京都的电车,一般是午夜十二点正式停运。
  上杉清在座椅上坐着,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他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今天接收的信息流可谓是爆炸的多,一些“超凡者”的常识,“鬼神”与“梦镜世界”的概念,以及“收藏者协会”的邀请,都让他的内心有了不同寻常的波动。
  他有些兴奋。
  不知从何而来的兴奋。
  也许是人类对于超凡铭刻在骨血里的向往,也许是多年剑道修行磨练出他一颗争强好胜的心,也许他天生就是不甘平凡的人。
  人活一世,岂能碌碌无为而终?
  现在,他面前的那扇门已经被推开,后面是更加广阔的星辰大海,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一看了。
  一旁的野原杏子抱着书包,一脸愁容的低着头,她已经停止了哭泣,但是心中还是不免哀伤。
  毕竟她的亲舅舅突然死于非命,作为她这世上仅存的亲人,横田野在野原杏子的心中地位还是很高的。
  但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当时她在现场,舅舅明显像是发疯了一样,疯狂的攻击上杉清,如果上杉清不敌的话,那恐怕自己也难逃毒手,所以她并没有将舅舅的死归咎到上杉清的身上,她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野原杏子一边低头叹气,过了一会又偷偷的抬眸偷瞄上杉清的侧脸--上杉清正在思考,表情专注,眉毛皱起,眯着一对儿狐狸眼,俊秀的侧脸在黯淡的车灯映照下若隐若现,平添了几分神秘感,让野原杏子看着看着就沉迷了进去,她恨不得替上杉清抹平皱起的眉,让他能开心一些。
  上杉清的颜值在高校生里还是挺能打的,起码对野原杏子这种害羞内向的小女孩杀伤力很大。
  就在这时,上杉清从沉思中被惊醒,他顺手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刚刚的震动表示有人来电了。
  看到来电的明信片后,上杉清面现惊色,迟疑了片刻后,摁下了接听键。
  日本的电车上是不提倡讲电话的,这算公共场合,这么做有些不礼貌,要是不重要的人的来电,上杉清是不打算接的。
  “师父,是我...是...我在回家的电车上。”
  “对...是的,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没有受伤,警察也没有为难我。”
  “收藏品协会吗?是有这么一回事,他们找到了我,想招揽我,我推脱了,说要先问问你的意见。”
  “抱歉...我并没有见外,我只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惊动师父,这种事我自己能解决。”
  “我为什么能对付超凡者?”
  “...”
  “师父,这件事说来话长,明天我去道场和你慢慢说吧...”
  “是,我明白了...”
  “师父,晚安。”
  挂了电话,上杉清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带着奇妙幸福感的温暖,他挺开心的,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对他来说很棒,这灿烂的笑容看的旁边的野原杏子都直了眼。
  她很少见到上杉清这么纯粹的笑容。
  刚刚上泉秀川打了电话来,问了问上杉清的状况,表示自己在警视厅也有人脉,让上杉清放心,这事没有后续了,收藏品协会他也能摆平,让他别有顾虑,并且对他出了事不找自己,反而独自面对这种行为谴责了一番,最后询问了上杉清是怎么解决掉横田野的,他这个做老师的可不记得自己传授过这位弟子超凡剑术。
  上杉清一一作答,并且打算明天去道场详细的和师父谈谈这件事,就没在电话里多说。
  野原杏子看上杉清心情不错,鼓足了勇气开口搭话。
  “上杉君是在和师父打电话么?”
  少女软软糯糯的声音让上杉清的语气也温柔了下来。
  他微笑着回道:“嗯,是啊,师父听到我出事,打电话问我怎么样了。”
  “师父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杏子,你今天先在我家凑合一晚,明天我带你去见师父,他在东京似乎有不小的人脉关系网,我拜托师父看看能不能给你找到一处暂时的住处,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生活总要继续的。”
  本来野原杏子听到上杉清要带她去见师父,还有些害羞,有种被交往对象带回家见家长的奇怪既视感,但听到上杉清的后半句话之后,野原杏子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
  也许在没有遇到上杉清之前,她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习惯了野草般顽强的活着。
  但在遇到上杉清之后,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她已经不想再那么孤苦伶仃的度日了。
  小的时候,妈妈对自己说过,女孩子的幸福,是稍纵即逝的,需要自己争取把握。
  那时自己还小,还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野原杏子好像有些明白了。
  眼前的上杉君...就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幸福吧。
  若是和从前一样,什么也不做的话,幸福就会在她的面前飞快的溜走吧!
  当初在天台上也是,鼓足了勇气告白,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也能留在上杉君的身边,逃离了那些流言蜚语,恶意欺凌。
  于是,野原杏子再度鼓起了勇气,抬起头来,睁大了哭的有些红肿的湿漉漉的眼睛,用带着些委屈的柔弱声线央求。
  “我...我不想和上杉君分开...”
  野原杏子有些慌乱的揉着衣角,眼神与上杉清对视了一秒,就有些慌乱的移开。
  “我知道我提出这种要求有些过分...可是...上杉君能收留我么!”
  “我...我...”
  “上杉君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呀...”
  少女无助黯然的语气让上杉清有些招架不住,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要是跟他对着来,态度恶劣,就算他当面不翻脸,背后也能把这仇记在心里,直到报复回来为止。
  但你要是软言相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来求他,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要求,他也不介意搭一把手,帮帮忙。
  更别提这种女孩子的眼泪攻势,他两辈子单身,那儿见过这个,免疫力基本是负数。
  上杉清匆忙点头,他觉得可能是野原杏子误会了什么,温声开口解释。
  “杏子,我不是要丢下你,我毕竟是男性,我们住在一起的话,对你的风评会有影响的...”
  他这话倒不是敷衍,人言是非如刀,是能杀人的,在日本高中,交往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同居可算新闻了,传出去不知道能弄出多少个版本的校园爱情故事,他怕野原杏子撑不过那些冷言冷语,她的性格太柔弱了。
  野原杏子抽了抽鼻子,摇了摇头,凄然的笑了笑。
  “上杉君...我已经不在乎什么风评了...”
  “我没有朋友,在学校也没有能说得上话的人,因为要回家做饭干家务,也没有时间参加社团...学校里没有人会在乎我的。”
  “上杉君提醒了我,要是我赖在上杉君家里的话,会影响上杉君的名声吧...抱歉,我没有想那么多,是我太自私了...”
  也许是男性心底的保护欲被激发,上杉清咬了咬牙,思量了片刻,觉得以他的能力,照顾好野原杏子应该问题不大,她身上还有莹草妖魂的事情没有弄清楚,百鬼绘卷上,这小姑娘可是紧随自己身后的,要是真让她自己出去住,他也不放心,这世上鬼神肆虐,谁知道野原杏子会不会被某尊鬼神盯上?
  那还不如让她留在自己身边。
  至于男女有别...野原杏子都不介意了,他一个男生,也没什么矫情的必要--这种事无论怎么说起来,也是他占便宜的。
  想到这里,他摸了摸野原杏子的小脑袋,柔声道:“好了,既然杏子不介意,那么就先住在我那里吧。”
  “我生活挺拮据的,公寓又小又破,一会到了地方,杏子反悔的话,我也不介意哦。”
  他开了个玩笑,野原杏子明显当真了,她飞快的摇晃着小脑袋,眸中带着惊喜与坚决。
  “我不会反悔的!”
  “谢谢上杉君...愿意收留这样的我!”
  “我会乖乖的听上杉君的话的!我可以为上杉君做饭,打扫公寓,洗衣服...我不会给上杉君添麻烦的!”
  “我也会出去打工...不会白吃白住的!”
  这几句话说的上杉清更加的心生怜惜...野原杏子小心到了卑微的程度,生怕上杉清改变主意,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又让他想起了寄人篱下时的自己。
  他感触颇多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出去打工就不必了,我还没到那种要靠杏子赚钱养活的程度呢。”
  “总之,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野原杏子愣了一下,慌忙的站了起来,正式的对上杉清鞠了一躬。
  “上杉君,请多多指教!”
  被垂下的头发遮挡住的可爱小脸上,浮现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妈妈...你说的果然没错。
  女孩子的幸福,是要主动争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