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二章 解开枷锁

  上泉凛是个笨蛋。
  这是上杉清当初与上泉凛刚接触时种下的印象。
  后来,这个印象稍微有些改观。
  因为上杉清发现,师父的这个独生女,在东京一家闻名的贵族女校上学,并且成绩还不错。
  虽然不至于到学霸的层次,但也在平均水准之上。
  所以说,上泉凛平时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并不是智商上的问题,而是性格如此。
  那之后,他对上泉凛的评价就变成了“天真”,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遇事懒得思考,一根筋并且十分固执。
  嗯...还有那离谱的怪力和顶尖的剑术天资,他在开启百闻牌之前,和上泉凛稽古的时候,输多赢少。
  不过,无论上泉凛变成什么样子,有一点不会改变,她是上泉秀川的独女,上杉清将她当师妹看的。
  师父临走将女儿托付给自己照顾,那肯定不能亏待了她。
  于是,上泉凛兴冲冲的提出来蹭饭的要求时,上杉清就没多考虑的答应了,反正家里现在有人做饭了,这个吃货再能吃,也不至于吃穷他。
  他还有些储备金。
  这也是上泉凛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现在是周五的下午,上泉凛好像刚放学,穿着一身女子学院的校服,踩着小雨靴,打着一把花伞,嘴里叼着一个便利店里买的面包,一蹦一跳的走在路边。
  然后,她就看到九鬼青打算了结神乐的一幕。
  她嘴上说着打抱不平的话,明显要出手救人,但她的内心其实并不是这么想的。
  应该说,她出手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精神。
  她认出了九鬼青的身份。
  五年前,上泉凛只有十岁左右的时候,曾经被某个教派的秘仪者盯上,打算将她绑架,作为献祭给神的祭品。
  “夺舍”需要强大且纯粹的肉体,“降临”需要超凡者的灵魂,这两点,上泉凛都符合。
  所以那些侍奉鬼神的秘仪者就果断的出手了,不过...很可惜,他们得手后不到一个小时,藏身地就被上泉秀川发动人脉找了出来,准备降临仪式的总部祭坛被上泉剑豪杀了个血流成河,最后更是强行闯入了鬼神的梦镜,将这些秘仪者侍奉的神明都斩成重伤,落荒而逃。
  虽然战绩昭著,但上泉秀川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他受了不轻的伤,休养了数年才恢复。
  那个时候的上泉凛,性格还不是现在这样,她很自责,也很伤心,她觉得父亲受伤是自己的错。
  从那以后,她开始暴饮暴食,将自己身为链接者的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她可以将吃下去的食物非常高效的转化成身体强度,她要用自己的方法变强。
  并且,她为自己带上了一层枷锁。
  因为这件事起因是侍奉鬼神的秘仪者,所以上泉凛的心里对于秘仪者有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厌恶。
  她一眼就认出了九鬼青是秘仪者,他身上的鬼神之力浓郁的几乎比得上真正的鬼神了。
  上泉凛没有不出手的道理。
  她大口的咀嚼了几下,将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收起了花伞,以伞为剑,摆了个中段的剑构,脸上带着充满了正义感的笑容,大声的呵斥着九鬼青。
  不休的暴雨倾盆而下,少女的笑容天真无邪。
  九鬼青回头一瞥,却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他竟然从这个多管闲事的少女身上感觉到了一瞬间的危险气息。
  就像是在雨林中被顶级掠食者盯上了一样。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上泉凛已经举着雨伞冲了过来,带着万夫莫敌的气势,嘴中还很不淑女的咆哮着,倒是真像一只发怒的小母老虎。
  九鬼青本能的举刀反击,长逾五尺的野太刀挥舞着划了一个有些倾斜的半圆,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削向了上泉凛的左肩。
  上泉凛可是新阴流当家剑豪的独生女,还链接着剑圣的英灵之魂,在剑道上天赋异禀,自然不会反应不过来。
  她手腕发力,剑势在半空一变,斜移了半米,雨伞与野太刀相交。
  这一剑也算是切落,有行家在场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上泉凛选的落剑处,正是九鬼青这一剑最薄弱的一点。
  就这一剑的判断,眼光,与水准,没有十年苦功,决难练就。
  但...她用的毕竟只是一把雨伞,街边便利店买的那种塑料伞骨,铝制伞柄的女式雨伞。
  这玩意不可能碰赢一把品质上乘的野太刀。
  雨伞应声而断,野太刀成功的命中了上泉凛的左肩,直接将她斩飞出去,摔倒在水泊中。
  丝丝殷红的鲜血浸染了雨水。
  九鬼青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看上去是他赢了。
  但...真的如此么?
  日本的妖怪种类繁多,成百上千,有许多妖怪甚至都能坐进神社,被当做神明崇拜,其中的“鬼族”,就是以无穷的怪力和坚不可摧的防御闻名的。
  赤鬼与青鬼是鬼族中的佼佼者。
  虽然他们夺舍了人类的身体,实力并没有全盛时期那么恐怖,但别说一个女子高中生了,就算是钢铁雕像,九鬼青也有把握一刀斩断。
  可这个看上去有点傻气的少女呢?
  挨了自己全力一刀,只是摔了出去,别说被斩成两半了,她的胳膊都没断!
  九鬼青惊愕的空档,上泉凛已经利索的一个鲤鱼打挺,从水泊中翻身跳了起来,她活动了一下左臂,上面鲜血淋漓,但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还在傻笑。
  “啊!疼疼疼!”
  “我忘了我用的是雨伞了,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上泉凛受了伤,还是那么开心。
  “你这大个子,力气还蛮大的么,我好久没受过伤了!”
  雨水冲刷着上泉凛左肩上的鲜血,露出了她破碎的衣物下晶莹如玉的肌肤,有些令人费解的是,在她说了几句话的时间里,她的左臂就变得完好如初,仿佛没有受过伤一样。
  上泉凛很不文雅的将手伸进自己的校服衣衫下摆,摸索了一阵,然后掏出了一张巴掌大的像是暖贴一样的黄纸。
  黄纸上用毛笔蜿蜒的写着一些鬼画符一样的文字。
  上泉凛不在意的将黄纸一丢,认真道:“大个子,我要用全力了哦。”
  “你小心一点。”
  “否则,会死的!”
  刚开始说话的时候,上泉凛的笑容还是有些纯净天真,可等她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脸上的傻笑收敛了起来,神情变得静如止水,眼眸中的天真尽数消散,剩下的全是认真与漠然,有点像上杉清出剑前的状态。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将手中已经报废的雨伞随手一丢。
  暴雨将她全身淋透了,她却毫不在意。
  她的眼中,已经只有对面持刀而立的九鬼青。
  上泉凛不急不缓的踏前了一步,蠕动着嘴唇,似乎在自言自语。
  “啊,老爹说过,对上这些人类中的败类的时候,允许我解开枷锁。”
  “嗯...”
  “可以分出心思来思考,而不用竭尽全力控制暴走力量的感觉可真不错啊...”
  她的神情肃穆,嘴角却又弯起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神秘笑容。
  九鬼青双目圆睁,有些不敢置信。
  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仿佛被食物链的顶端凶兽盯上,要成为她的盘中餐的感觉。
  又出现了!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九鬼青不信邪的继续持刀攻了过来,他这次用了百分百的全力,巨大的野太刀泛着耀眼的寒光,对着上泉凛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上泉凛面不改色,只是径直的挥出了右拳。
  粉嫩的拳头砸中了万钧之势的野太刀,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那把五尺的野太刀应声而碎。
  仿佛它命中的不是拳头,而是一柄攻城锤!
  紧接着,上泉凛的小拳头突破了剑围,狠狠的砸在了九鬼青的胸口。
  一米九的壮汉面色一滞,像是炮弹一样被轰了出去,打着旋儿的身影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在这风雨中激射而出,撞塌了不远处的一座电话亭,被埋在了废墟与烟尘里。
  上泉凛拍了拍手,微笑变得更加肆意。
  “我说了...”
  “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