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七章 佛也只能忍三次

  听了远坂虎的话,上杉清转过头,看向了野原杏子。
  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就不像个开朗的人,不合群,被同学孤立霸凌,似乎也是说得通的事情。
  与上杉清对视了一眼,野原杏子红着眼眶,像受惊的小兽一样移开了视线。
  “他说的是真的么?”
  上杉清语气放的更为柔和。
  野原杏子听了上杉清的问话,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从小到大,在父母去世之后,就没有人会在危险到来之时站到她面前了。
  她一直孤苦伶仃的长大,像是无家可归的野草。
  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好过,在家里被舅舅和舅母呵斥责骂,在学校被同学孤立霸凌。
  现在因为交不上保护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不良堵住,被同学们指指点点。
  她觉得自己仅存的一点作为人的尊严,已经随着这些不良的恶言恶语一点一滴的消失了,刚刚不停的机械化的鞠躬道歉的同时,她也在心中茫然的思考。
  这种毫无希望的黑暗生活,为什么还要持续下去呢?
  我这种人...是不是还是消失在这世界上比较好一点呢?
  这样就不会给大家添麻烦了吧...
  然后,上杉清站在了她的面前,将那些凶神恶煞的不良挡了下来。
  这是她暗无天日的人生中投下的第一束光。
  那一刻,野原杏子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感激,喜悦,如释重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像是虔诚的信徒见到了救世的主。
  可一转眼,自己欠债的丢人事情又被这位好心的上杉同学给知道了。
  她本来满心感激,但上杉清这么一问,她又怕自己在上杉清心中留下一个欠钱不还的厚脸皮无赖形象,顿时眼泪都止不住,她真的很想否认这件事,但她的内心让她无法对来帮助自己的恩人撒谎。
  于是,野原杏子哽咽着,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额头都快触到了地面上。
  “对...对不起!”
  “因为家里已经好久没有给我零花钱了...远坂同学,请再宽限我几天吧!”
  “都是我的错,不关上杉同学的事,让您见笑了!”
  少女的带着哭腔的话语和惘然绝望的眼神,让上杉清心中一软。
  他抽了抽鼻子,转过了身,背对着野原杏子。
  真像啊...
  真像曾经的自己。
  无依无靠,父母双亡,在学校被风言风语环绕,被骂是孤儿,是穷鬼,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优越目光看不起,被没来由的孤立,被驱之不散的恶意包围。
  父母刚刚去世,他变得举目无亲的那一刻,是不是也曾像野原杏子这么绝望无助呢?
  他是不是也曾流过相同的泪?
  缅怀的神色在眸中一闪而过。
  上杉清与野原杏子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足够坚强,他扛了过来。
  那么,他也不介意帮这个扛不住的可怜人一把。
  他对远坂虎展颜一笑,掏出了钱包。
  “远坂同学,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这么兴师动众。”
  “她欠你多少钱,我替她还了就是。”
  远坂虎愣了愣,下意识的回答。
  “两个月,一共一万円。”
  上杉清没犹豫,从干瘪的钱包里抽出一张万円钞,递了出去。
  就像远坂虎说的,这钱是野原杏子欠的,这帮不良既然保护了野原杏子免受霸凌,那么这钱就是他们应得的,有付出就有回报,这理所应当,他掏着也不怎么心疼--上杉清是个明事理,讲道理的人,虽然他的武力足矣支撑他教训一顿这帮不良,但他不想这么干。
  他要是这么干了,和那些是非不分的霸凌者,又有什么区别?
  远坂虎皱起了眉头,并没有接过上杉清手中的万円钞。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了少许,额头青筋暴跳,因为他听到了四周吃瓜群众的议论声。
  “哇!英雄救美吗?上杉君很帅气呢!”
  “哼,不过是那个小矮子运气好罢了,遇到那么温柔的上杉君。”
  “说起来,上杉还真是厉害啊,根本不怕那些不良。”
  “是啊,这些不良也就敢对我们耀武扬威罢了,根本不敢对上杉君怎么样!”
  远坂虎不是个十恶不赦的恶徒,他收钱办事,给被霸凌者提供庇护。
  但你说他是个好人,就有点扯淡了。
  好人,谁会去做不良?
  说到底,收保护费这件事,合情,但也是不合理的。
  他本身就是个暴脾气,又处于十五六岁最好面子的年纪,这时候被四周围观学生的讽刺话语一激,差点没气的背过去。
  我怕他?
  我怕这个只会念书的小白脸?
  他狞笑了一声,决定拿上杉清来杀鸡儆猴立威,要不这事传出去,大家都说自己怕了这个小白脸,岂不是名声都毁了?
  那以后谁还会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良有不良的规矩,在不良的圈子里,让别人对自己失去敬畏,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
  怒气上头的远坂虎立马将心中对上杉清的一些忌惮抛到了九霄云外--反正就找个由头教训教训他,又不是打死他,怕什么!
  “不够!”
  “这只是本金,她欠了这么长时间,利息还要一万円!”
  上杉清有些不虞的皱了皱眉,但是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的环境,还是肉疼的抽了抽嘴角,又抽出一张万円钞。
  “好吧,那...两万円。”
  远坂虎既然决定找麻烦,那里会给上杉清息事宁人的机会。
  他嘿嘿一笑,目光玩味。
  “可以啊,挺大方啊,上杉,你看上这小妞了?”
  “没想到你喜欢这一口,好啊,我倒是无所谓,有人给钱就行。”
  “说起来,两万円就能换一个这么正点的小妞儿,你可不亏啊!”
  “你既然要为她出头,那就把以后的保护费一起交了吧,以前嘛...是一个月五千円,现在她傍上了你这么个财大气粗的,翻个倍,一万円,不过分吧?”
  “你就先替他交一年的,我给你打个折,再收你十万円好喽。”
  话说到这儿,上杉清已经听出来了,远坂虎是在找茬儿。
  至于理由么,他稍微一想,也想得出来,那些旁观者的嘈杂话语,他也都听到了。
  这是远坂虎觉得被自己管了闲事,丢了面子,想拿自己开刀立威。
  脸上的温柔笑意尽数收敛,上杉清的眼眸平静犹如寒渊。
  他收回了自己的万円钞,塞进了钱包里,又将钱包放回了口袋中。
  “远坂虎,佛也只能忍三次哦。”
  他的语气变得冷冽而不带任何感情。
  远坂虎嗤之以鼻的大笑了几声,表情凶狠。
  “别他妈废话,要么给钱!要么滚蛋!”
  他面目狰狞的大吼,连那些围观群众都噤若寒蝉的不自觉退了几步,但上杉清却无动于衷。
  “这样啊...我明白了。”
  “敬酒不吃,你是硬要找打呗?”
  听了这话,远坂虎刚想嘲笑几句上杉清的大放厥词,不自量力,结果话没说出口,就憋了回去。
  不...不是憋了回去,是被“砸”了回去。
  上杉清一个箭步上前,肩膀用力一顶,将远坂虎撞了一个踉跄,接着抡圆了胳膊,一拳砸在了远坂虎的下巴上。
  远坂虎被上杉清一撞,下盘不稳,又遭到重击,腾云驾雾般的打着旋飞了出去,摔在了几米外的地上。
  上杉清经历过蜃气的洗礼,力量在同龄人中是绝对的巅峰水平,又是有心算无心,远坂虎哪能吃得住这个?
  上杉清是个讲道理的人,他心性成熟,考虑的事情多,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本来想花点钱平了这事也就算了,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但这不代表他能任人欺压,唾面自干。
  天朝有句古话,叫习武之人,必养三分恶气,有了这三分恶气,才够胆出手过招。
  还有句话叫做“利刃在手,杀心自起”。
  练武的人,就算再怎么修身养性,也没几个老好人脾气。
  否则这一身的本事,岂不是成了屠龙术?
  上杉清就是个合格的剑士,他绝不畏惧他人的挑衅。
  我讲道理,你找茬?
  那我就把你打到没力气找茬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