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五章 突围

  “殿下,请小心,他们可能持有枪械!”
  神乐一个闪身挡在了东文真希的面前,巫女服与一头黑色的如墨长发都被雨水打湿,持刀的手却毫不动摇。
  她的内心与脸上的神色同样平静,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刺杀”“护卫要员”“刺探情报”...诸如此类。
  这种场面,她也见得多了。
  本来天降暴雨,路上的行人稀少,现在看到这种阵势,许多路人纷纷退避,有的明显拿起电话打算报警,倒没有敢靠近凑热闹拍视频的--这一看就是黑帮火并,被卷了进去,死了白死,荒川本来就不算发达的地区,帮派林立,这里的居民对于黑帮械斗也不觉得新奇,能躲就躲,反正事不关己。
  报警是没用的。
  先不说对于这种不波及到平民,不动用枪械的黑帮械斗,警察本来就不太好处理,就说东文宇敢在今天发难,樱田门里绝对打点好了关系。
  警察会来,不过多半会在事后来。
  这两位少女恐怕是...没有援军。
  围住她们的人不多,黑西服只有二十人左右,为首的二人,正是昨天在东文会驻地茶室登过场的九鬼兄弟。
  两个一米九的壮汉穿着让人有些压抑的大红色西装,面无表情的肃立,手中都握着一把带鞘的野太刀,静静的盯住了神乐和她身后的东文真希,这不蕴含任何感情的双眸,让自小被当成特工死士培养的神乐都有些心里发寒。
  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也没有喜怒哀乐的痕迹,仿佛是两尊雕像,两尊会杀人的雕像。
  东文真希暂时收敛起对父亲的担心,她心里明白,叔叔既然要对她下手了,那恐怕也不会对父亲留情。
  不过驻地至少有死忠与父亲的亲卫队护卫,情况应该会比这里好一些。
  她现在要解决的,是眼前的事。
  “他们拥有大规模热武器的可能性很小...”
  “动枪和不动枪是两个性质的暴力事件,叔叔不会昏了头的,得罪了那些警察,事后算起账来对他也没好处。”
  “而且,军火的走私都被父亲一手握在掌中,整个东京都的黑市都密布我们的眼线,叔叔没有避过父亲大肆获取枪械的途径,也许他能私藏一些手枪,但也仅此而已了。”
  东文真希轻声的解释了几句,手中的刀已经出鞘。
  神乐听了这话,心中也轻松了几分,就算她是超凡者,如果面对数十人的热武器火力网,恐怕也只有狼狈逃窜这一套路,很难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殿下,请保护好自己,我先尝试斩首,若我成功,我会为殿下开一条路,请务必不要犹豫,先行离开!”
  商务车停的位置,是马路中央,而二十多个黑西服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两位少女团团围住,后面还有在东文会有赫赫凶名的双鬼兄弟坐镇,不斩敌首,恐怕突围了也会被追上。
  这些人埋伏已久,准备周全,肯定有交通工具,她们两条腿是万万跑不过的。
  而神乐的能力,也偏向于“刺客”,她的刀是肋差,正面迎战能力不强,但三米之内,咫尺方圆,贴身短打出手,刀刀不离要害,配合她的超凡能力,也斩过不少强敌的项上人头。
  神乐话音未落,身影如鬼魅般的闪现,犹如一道白色的轻烟晃过,只一瞬间,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就跨过了几十米的距离,在九鬼兄弟的斜上方出现,借助凌空之势,手中肋差划破了风雨,雷霆般的劈下,就要将九鬼青一刀割喉。
  出刀的同时,神乐的眼眸中有绯色的光芒一闪,她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神乐是链接了英灵之魂的“继承者”。
  她和所链接的英灵之魂相性极佳,成功的继承了复数以上的超凡能力。
  刚刚她用的,是能够将身体暂时幻化成烟雾状态,并且急速运动的“如烟”。
  现在她用的,是幻术性质的精神攻击,能够勾引起人类七情六欲中的“色欲”,让其短暂失神的“绯瞳”。
  这是她屡建奇功的必杀技,出其不意的近身,施展幻术让敌人失神,然后用手中刀完成绝杀,能扛过她这三板斧的敌人不是没有,但很少。
  很不幸的是,她这招对九鬼兄弟并不管用。
  突如其来的刀锋并没有让九鬼兄弟浮现任何惊慌之色,拿手的幻术也如石沉大海,根本无效,首当其冲九鬼青闪电似的出手,举臂一挡,肋差与他的手臂做了个亲密接触,没有预料中的利刃入肉感觉,响起来的是沉闷的金石交鸣之声。
  随后,九鬼赤本能反应的极速挥拳,狠狠的砸中了神乐的小腹。
  幸好神乐反应极快,眼见一击不成,即将遭重,立刻再次的发动了“如烟”,身体化为轻烟退回到了东文真希的身边。
  她看了一眼肋差上崩开的一个显眼的豁口,再看看对面没事人一样的九鬼兄弟,又摸了摸自己小腹的巫女服上,犹如被火烧过的焦黑痕迹,脸色变得极其凝重。
  “鬼神之躯,鬼神之力...”
  “灌注了鬼神力量的秘仪者...怪不得东文宇敢这时候发难!”
  “他投靠了鬼神!”
  神乐退后了半步,压低了声音。
  “抱歉,殿下,我没有取胜的把握,九鬼兄弟被改造成了秘仪者。”
  “就算我们联手,斩杀他们的机会也微乎其微。”
  她这是捡着好听的说,大小姐虽然也通晓一些剑术,并且也连接过英灵之魂,但毕竟养尊处优,就算被会长带着参与过黑帮火并,也都被保护的很好,实战经验没有多少,真打起来,绝对不是对面九鬼兄弟的对手。
  她刚刚的刺杀试探,已经将对面的实力探了个七七八八--如果今天来的是另一把刀,“妖刀”神澄的话,也许能和九鬼兄弟正面拼杀,分个胜负,但只有她在场,绝无胜算。
  “殿下,只能先退!”
  “我来为殿下开路,然后拖住追兵,请您一定要以自身的安全为重!”
  “没有什么比起您活着更重要了,请不要挂心本部的事情,如果您出了什么事,那会长大人就算赢了,也没有意义--失去了继承者的东文会,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神乐认真的对东文真希点了点头,然后灿然一笑。
  她转过了头,不再看背后的东文真希,紧了紧手中的肋差,弓起了身子,像是一只要发起突袭的猎豹。
  “我从小到大,经历的只有无穷的训练,任务,杀戮...永不停息,没有尽头。”
  “直到我遇到了殿下--也许您不知道,您是我作为人类,而不是杀戮机器活着的唯一寄托...”
  “您会对着我温柔的笑,替我的伤口敷药,为我带好吃的点心,和我说那些书上的故事...”
  “...”
  “我为殿下效忠,并不是因为会长大人的命令,而是神乐本身就想这么做。”
  “神乐愿为殿下赴死!”
  话音未落,轻烟一闪,血光飞溅。
  二人身后不远处的两名黑西服呼吸一滞,喉咙浮现一丝红线,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胸口紧接着中了两刀,不甘的捂着喉咙倒在了雨中。
  “殿下!走!”
  神乐的叫声有些凄厉,她脚步根本没停,一个回转,手持肋差,决然的冲向了九鬼兄弟高大的身影。
  东文真希紧咬着嘴唇,贝齿边有点点血珠沁出,她握着手中的剑,深深的看了一眼神乐的背影,并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向包围圈外急奔。
  她不吝惜自己的这条性命,也很想回去与神乐并肩作战。
  但...
  神乐说的对。
  她不能死。
  这就是她为什么讨厌黑帮,讨厌极道的原因之一。
  当你处于某个位置上之后,你就不能只为自己活着了。
  你要背负起手下人的命运,你要对得起他们的付出。
  她要是被九鬼兄弟擒获,带去本部,威胁父亲的话...
  这后果,东文真希不敢去想。
  如果因为她的优柔寡断而害的父亲死于非命,她是绝对无法原谅自己的。
  神乐对战局的判断,要比自己强无数倍,她说自己留下没用,那自己就最好不要添乱。
  眼见着东文真希要跑,九鬼赤皱了皱眉,向一旁的九鬼青递了个眼色,自己一挥手,带着几个黑西服向东文真希追去。
  九鬼青心中会意,纵身一跃,野太刀出鞘,凛冽的刀锋席卷向神乐的周身,将想要去阻拦九鬼赤的神乐挡了个结结实实,不得逾越半寸。
  神乐原本有些可爱的小脸上已经满是狰狞,她想要用“如烟”的能力去追击九鬼赤,但那时候九鬼青就势必会去追大小姐,当今之计,唯有先斩一人,再拖住另一人,才能有一线生机。
  她惨然一笑,仿佛在风雨中起舞,踩着幻惑的舞步,周身泛起了五颜六色的华光。
  她就像登台献艺的绝世舞姬,巫女服随着她的动作在风中飞转,摇曳出动人的惊艳弧度,将九鬼青的攻击尽数躲过。
  她要拼命了。
  “倾奇一舞,水月镜花!”
  神乐的脸上突兀的浮现了浓重的妆彩,她回旋的舞姿携卷着风雨,夹杂着利刃的寒光,犹如压城的黑云,罩向九鬼青的当头。
  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位超凡者。
  神乐是链接了歌舞伎的创始人,倾奇者--出云阿国英魂的链接者。
  她继承的最后一种能力,便是这惑人心魄的杀人倾奇舞。
  身化鬼魅,舞姿销魂,与掌声雷动中刀饮鲜血,与曲终大幕下为敌送终。
  ...
  东文真希还没有慌乱到丧失思考能力。
  她不敢走大路,那里一马平川,自己的身形毫无遮拦,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她一转身就绕进了街旁的小巷。
  荒川区比较落后,建筑低矮且拥挤,在老旧的公寓群中,就经常会形成这种只能容行人通过的小巷,这也算是地区特色。
  东文真希和神乐,本来就是来请上杉清登门赴宴的,她们下车的地方,距离上杉清的公寓不远。
  等东文真希拐进这条小巷后...就更近了。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屋外依然暴雨倾盆。
  上杉清正在书桌前看书,他请了两天的假,加上周六周末,他这算小长假了。
  学习和修行是势必不能拉下的。
  以他掌握的知识量,学校的功课,已经给他造成不了什么压力了,他这时候正在翻阅的师父给他的藏书。
  上泉秀川足足给了他一箱居想会的剑术书籍,他翻了一遍才发现,那些居想会的剑士们涉猎的还挺广。
  他在这里面找到了刚柔流空手道的基本功图谱,泰拳的发力与训练技巧,柔道的投技大全...甚至还有一本残破的咏春拳谱,全是中文,线装书,恐怕是真货。
  他饶有兴趣的翻看了起来,这些他不一定都要学,但是多看看,也能和剑道触类旁通,即使招式不同,一些击倒对手的思路,还有发力的技巧,还是有共同之处的。
  野原杏子哼着小曲在灶台旁做饭--公寓面积太小,厨具也很简陋,她却乐在其中。
  上杉清也见识过野原杏子下厨时的用心--昨天晚上的晚饭,她忙乎了两个小时。
  其中大部分时间用来炖一锅加入了昆布,木鱼花,味淋的高汤--日本叫出汁,虽然很费时间,但不得不说,那味道还是让上杉清有些恋恋不忘的--他是从小没吃过好东西,嘴没那么叼,已经基本拜倒在野原杏子的投喂之下了。
  上杉清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突然动了动耳朵。
  他因为犬神的特性“身心磨练”,可以使用蜃气强化自己的身体素质。
  这份身体素质,强化的并不仅仅是力量与速度。
  还包括了更加深层次的强化,比如他的五感。
  他的嗅觉,听觉,视觉...都得到不同幅度的强化。
  就像现在,上杉清就从雨滴与地面撞击的嘈杂声响中,分辨出了另一种声音。
  那是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刀剑相交的金铁之声。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绝对不会听错的。
  上杉清将旁边的一枚书签夹进了书中,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推门走到了阳台上,举目望去。
  然后,他眯起的一双狐狸眼中,就跃入了一道风情万种,却狼狈异常的美丽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