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章 拉开帷幕

  上杉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摁下了接通键。
  “师父,是我。”
  他恭声开口。
  上泉秀川有磁性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
  “啊,清,我已经到九州了。”
  “居想会的集会应该会持续很久,地点在阿苏山附近,我忙起来可能没时间联系你,你不要挂念我。”
  上杉清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师父的老朋友都这么奇怪的么?
  剑士的聚会地点选在火山口?去泡温泉么?
  阿苏山是九州岛比较出名的活火山,近几年可有过喷发的记录,听上去有些危险啊。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上泉秀川继续开口。
  “清,给你打电话是因为之前的一件事--我说过,我的老朋友请我去教导他女儿的剑道,我因为要来参加居想会的聚会,所以让你代我去做几天剑道师范,你还记得的么?”
  上杉清应了声是,他记忆力没那么差。
  他还记得那个师父的老朋友名叫东文觉,是东京都的极道魁首,似乎也是个剑士,因为师父说过“他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这种话。
  他之所以印象很深刻,是因为他从芥川龙之介那里得知,横田野的异变与一个叫“双鬼组”的极道黑帮有关,而双鬼组正是那个东文会下辖的组织。
  这让他对东文会颇为上心。
  “刚刚他给我打电话,想见你一面,顺便介绍你给他组里的人认识,嘿,这活儿放到战国那会儿,那叫【兵法指南】,地位还不算低,他们极道规矩多,估计是拜师宴性质的宴会,你就直接去吧。”
  “和极道打好关系,也不算坏事,你看我孤身一人,活的还算顺心,就是因为朋友比较多。”
  “怎么样,你有时间么?就今天晚上,你要是没空,我替你回绝了他。”
  上杉清没有拒绝,他答应道:“今天晚上是么?师父,我会替你去拜访东文桑的,请放心,我不会失了礼数。”
  “那就好,一会应该会有车来接你,你在家等着就行。”
  “东文那个人,虽然有些心思重,但是对朋友还是不错的,当初他帮了我不少,否则一般人请我去教剑,我理都懒得理。”
  “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可别偷懒,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好。”
  “当然,他要是给你气受,你也别忍着,直接走人就好,等我回来找他算账。”
  “好了,就这样,有人来接我了,我不在东京,你注意安全。”
  上杉清应承下来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将手机装回到口袋里,上杉清凝视着窗外的雨幕,陷入了沉思。
  “东文觉...东文会。”
  “会和那尊鬼神有关么?有调查清楚的必要。”
  “芥川龙之介说过,他似乎和那尊鬼神有仇。”
  “收藏品协会,东文会...”
  “呵...有意思,这确实比以前的无聊生活要有趣的多呢。”
  上杉清握了握拳头,比划了一个持剑的姿势,脸上的神色变得期待了起来。
  另一边,一辆有些低调的黑色丰田商务车在新宿的主干路上飞驰。
  车内的后座坐着穿了一身更加正式的大振袖樱色和服的东文真希--那是绘有五枚东文家纹正式礼服,整个和服是一副完整的绘羽模样,让东文真希被衬托的更加端庄秀丽。
  她踩着一双高跟草履--并不是草鞋,而是类似于木屐,与和服搭配的配套鞋子,纯白色的足袋被掩盖在大振袖的下摆之下,是一副完美的日本传统大小姐的姿态。
  只不过她面无表情,兴致不是很高。
  坐在车内前排副驾驶位的,是一位穿着巫女服的少女,她看上去年纪不大,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要不是身材还算高挑,说是国中生都有人信。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幅可爱的面孔欺骗了。
  东文会的会长,手中有两把刀。
  一把“妖刀”,一把“巫刀”。
  这位巫女服的少女,就是东文会的“巫刀”神乐,是货真价实的超凡者。
  神乐不是她的名字,只是她的一个代号--她没有名字。
  她是来负责保护东文会大小姐的安全的,她是东文觉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东文觉从小培养,打算留给女儿的左膀右臂。
  神乐通过后视镜,看到大小姐的表情有些不对劲,眼珠一转,便找了个话题。
  “殿下,我们这是要去请会长大人为殿下寻觅的剑术老师么?”
  “我听说了,那是新阴流这代当家--上泉剑豪的弟子,据说已经拿到了新阴流免许皆传的印可状,恐怕剑术已经得到了上泉剑豪的真传。”
  “会长大人和上泉剑豪果然交情笃深,就算上泉剑豪有事外出,也将得意弟子派来代师授业。”
  “不知道这位...上杉桑会是一位怎样的人呢?”
  神乐絮絮叨叨的和东文真希说着话,却没有让她微蹙的秀眉舒展半分。
  东文真希和神乐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也不能就这么晾着神乐不管,于是分神开口道:“我也不知道,父亲只告诉了我他的名字。”
  “上杉清...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按理说,上泉叔叔的弟子应该也会誉满东京都才是,父亲和我说过,上泉叔叔年轻的时候脾气暴躁,甚至有些飞扬跋扈,东京都成名的剑士,半数以上被他借着切磋的名义打过一顿,嗯...父亲也是其中之一。”
  “作为上泉叔叔的弟子,应该会和他的老师很像吧?”
  神乐看到东文真希终于开口,而不是那么闷着发愁,不由心中有几分雀跃。
  她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和东文真希聊天,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轿车已经驶入了有些荒凉的荒川区。
  正在专注与“陪大小姐聊天”的神乐用余光扫视着窗外的景色,突然眉头一皱,说到一半的话被吞到了肚子里。
  她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对着司机大声道:“停下!应该已经到了,就在这个路口!”
  那穿着一身黑西服的司机对神乐的话置若罔闻,他嘴角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一脚踩下了油门,没有半点停车的意思。
  下一秒,一柄长度只有半米出头的短肋差就穿透了司机的咽喉。
  前一刻还在和东文真希谈天说地的神乐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出鞘的肋差,将变得奇怪的司机一刀封喉,紧接着,她伸手一探,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一脚将司机踢了下去,自己一个矮身,坐到了驾驶位,用力的踩下的刹车。
  坐在后座的东文真希身躯剧烈的摇晃着,商务车在雨中打着滑儿甩了个尾,终于停下了。
  透过雨滴遍布的车窗,神乐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她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紧张和慎重。
  “殿下,请下车随我突围,有敌刺杀!”
  “人数太多,如果被困死在车里,恐怕有死无生!”
  一脸平静的东文真希很配合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看了一眼已经缓缓围上来的黑西装大汉,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刺杀了。
  从第一次的惊恐,到后来的习以为常。
  她已经习惯了。
  作为极道魁首东文觉的女儿,她做好了应对危险的觉悟,这种阵仗吓不倒她。
  怀抱着被横放在一旁的带鞘武士刀,东文真希丝毫不介意已经没过脚踝的雨水,草履直接踩在了地面上。
  暴雨与狂风吹动着她的秀发与衣襟,樱色的东文家纹随着宽大的衣袖猎猎飞舞,她犹如在风雨中飘零的樱花,有一种决然的气魄和耀眼的美丽。
  她冷着一张俏丽的脸,在雨中静静的打量着已经将她和神乐团团围住黑西服,手中已经握紧了刀柄。
  东文家的女儿,可不是娇弱的大小姐。
  她十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出阵,参与黑帮的厮杀。
  鲜血与死亡,她并不陌生。
  但当她看到那些黑西服身后首领的时候,她平静的脸上终于泛起了涟漪。
  东文真希握着剑柄的指节都有些发白--她不可置信的惊声开口。
  “双鬼组的九鬼兄弟...?!”
  不用思考很久,东文真希就在心中得到了答案。
  双鬼组是她的亲叔叔东文宇的心腹势力。
  他们会出现在这里,事情的真相不言而喻。
  她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慌乱,一双眼眸中充斥着不安与对父亲的担心。
  她喃喃自语,声音越来越低。
  “是这样么...”
  “叔叔他...”
  “谋逆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