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五章 超凡之鬼

  所谓的剑术,归根结底,就是用剑砍倒敌人的方法。
  这是任何剑术的绝对核心,任何的流派变化,万变不离其宗。
  上杉清这一剑,没有什么花哨可言,就是一式非常简单的进步唐竹--也就是俗称正劈。
  他的木刀瞄准了横田野的脑门,虽然他为了应付突发状况,留了三分的力,但这一刀要是命中,就算不能将横田野一刀毙命,也至少能让他头晕眼花,暂时失去思维能力和行动能力。
  每天两个小时的剑道学习,蜃气楼中上千次的素振训练,从小练到大的肌肉记忆,上杉清的剑道基本功,扎实无比。
  黑色的刀光犹如匹练急袭,劲风呼啸之后,与横田野狞笑的脸做了一个亲密接触。
  命中了!
  但...
  触感不对!
  这一剑不像是击打在人的肉体上,反而像砍在了金属制品上一样!
  横田野被打的人仰马翻,他的头颅和脖子呈现出一个诡异异常的九十度角,仿佛筋骨寸断。
  但他手中顺手抄起来的厚背剁骨刀也去势不减的横斩向上杉清的腰腹--面部遭受重击,没有让他的行动有任何的停滞,他就像没有感觉的铁石傀儡!
  “不好!”
  上杉清心中一突,手中劲力回转,打算回剑格挡--他留了三分力就是为了这个,在危机之时,能尚有变招的余地。
  这也是新阴流的一大特点,虽然正宗的新阴流中不乏必杀的舍身之技,但更多还是以防御为基础,一步一步蚕食对手剑势,讲究堂堂正正取胜的剑术。
  曾经在某个时期,新阴流的核心思想甚至是“不杀人,以不被杀而取胜”。
  新阴流的剑士,出手留力,以备后续的变招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他用力一抽剑,结果木刀却纹丝不动!
  他再放眼望去,只见横田野狞笑着,用嘴巴狠狠的咬住了黑檀木刀,他一嘴的牙仿佛钢铁做成的,严丝合缝的卡主了木刀,让上杉清不能挥动其分毫!
  这有点夸张了吧!
  上杉清心中悚然一惊--人的牙齿很坚固是没错,但他的力量也不是吃素的,要是换了常人这么干,他用力一抽剑,能带碎他的一口白牙,但现在,他的木刀却已经被死死的钳制住了。
  上泉秀川曾经说过,对剑如对弈,剑术其实是动脑子的,聪明人的剑和笨蛋的剑,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上杉清是个聪明人,他对局势的判断非常准确,见势不对,他立刻松手,舍弃了黑檀木刀。
  下一秒,他前所未有的集中精神,一双破妄心眼中,厚背剁骨刀的运动轨迹仿佛被无限的放慢,他抓住了一个一闪即逝的机会,果断出手,双掌一合一拧,使出了全身的劲力,竟然劈手夺过了横田野手中的凶器!
  活学活用,这是新阴流的“无刀取”!
  上杉清对这招还不算精通,但横田野的刀势也没什么花里胡哨,直来直去,好预判的很,正好就被上杉清空手入白刃,化解了开膛破腹之危。
  紧接着,上杉清飞起一腿,踢在了横田野毫无防备的胸膛,甩了甩手中夺过来的剁骨刀,顺势一刀劈在了横田野摔出去的时候曝露的后心要害。
  横田野被他两招连击,打翻到地上血淋淋的骨肉堆中,后背脊椎的位置挨了一刀,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暗红色的鲜血争先恐后的汩汩流淌,与满地的血污混在了一起,触目惊心。
  上杉清手持着剁骨刀,大口的喘着气,心中一阵后怕--刚刚凶险极了,他要是反应慢了少许,躺在地上的就会是他。
  这种剁骨刀说是刀,倒不如说是一把斧子,刃锋背厚,势大力沉,一刀砍在人身上,怎么也是个骨肉分离的下场。
  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时机,上杉清运起心眼,再次观察了一圈四周的环境。
  他这次完全确认了,这里并不是“鬼域”。
  这里是现世,是他每天生活在其中的那个真实的世界。
  他说不出为什么,但是他仔细辨别的话,是绝对能分得清鬼域和现世的区别的,就像人能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不是现实一样。
  “恶鬼能在现世拥有这种难缠的力量么!”
  “不...或者说,横田野真的变成恶鬼了么?他和我斩过的那些鬼魅完全不同!”
  上杉清心中疑惑万千,百思不得解--假如说他以前遇到的鬼物只是一些身体羸弱的幻术师,那横田野就是个身强力壮的重甲战士!
  这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存在!
  他还没来得及喘匀了气,就听见一阵细微的簌簌响动声,不远处横田野的身体在地上犹如蛇般的蜿蜒扭动着,竟然还能动!
  上杉清顿时有些心惊肉跳--他的脊柱可是挨了一刀啊!
  算了...反正他也绝对不算人了,没什么好惊讶的...
  上杉清不是磨蹭的人,他见势不妙,提起剁骨刀就往前赶了几步,想要一刀砍了横田野的头颅,以防生变--至于这一幕会不会被野原杏子看见,是不是会给她带来什么心理创伤,上杉清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是生死攸关的死斗,没有任何留情的余地可言。
  可惜,他的行动有些慢了。
  他刚踏出了一步,横田野就用一种极其诡异,像是全身没有半根骨头的姿态从地面上扭动着立了起来,他踮着脚尖,浑身浴血,脸上又浮现了麻木且冰冷的狞笑,一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上杉清不放。
  同时,他的身后有灰黑色的雾气翻滚,以极快的速度疯狂的从他背后的伤口注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伴随着蜃气的涌入,横田野有些痛苦的哀嚎了一声,浑身的皮肉都绽裂开来,露出了粉红色的肌肉组织和隐隐约约的骨骼轮廓,无穷无尽的鲜血浸湿的他的破旧西服,黑西装已经变成了红西装。
  红西装只坚持了半秒钟,就变成了一地的碎片,横田野似乎是受到了蜃气的刺激,身躯突然暴涨,他的体型轮廓突然增大了一圈儿,就像是魔幻电影里兽人的狂化一样,他暴增的肌肉已经撑破了他的皮肤,撑破了他的衣服,也冥冥中撑破了某种规则对他的束缚。
  横田野的额头裂开了一个血窟窿,一枚骨质的长角飞快的从血窟窿中刺了出来,森白色的萤光潋滟,令人望而生寒。
  他突破的,是作为“凡人”的束缚。
  这一刻,横田野经受了蜃气的洗礼,彻底的踏入了“超凡”。
  他是超凡之鬼,神子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