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三十七章 无家可归

  休息室内的日光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在一张办公桌后,野原杏子小巧玲珑的身影若隐若现,她俯身趴在桌子上,将小脑袋埋进了臂弯里,上杉清能隐隐的听到她抽泣的声音。
  野原杏子的面前也有一份便当和一杯清水,但她也纹丝未动,甚至连开门声都没有将她惊醒。
  上杉清用询问的眼神看了芥川龙之介一眼,芥川龙之介会意的低声开口。
  “我这边已经打好招呼了,上杉君带着野原小姐走就行,没有人会为难你们。”
  “我要先去处理横田野这件事的收尾工作了,我期待着上杉君的答复,那么...我先告辞了。”
  芥川龙之介很有眼力劲的让出了两人独处的空间,很讲究的行了一个绅士礼,转身消失在了灯光昏暗的走廊中。
  上杉清叹了口气,加重了脚步声,踏入了休息室内。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终于将野原杏子惊醒,她慌忙的抬起头,用有些发麻的小手胡乱的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努力的睁大了有些红肿的眼睛,分辨着来人是谁。
  等她看到来的是上杉清的时候,她心中一喜,本来一脸悲色的脸上强行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用有些沙哑的哽咽声音开口。
  “上杉君!你...你没有事吧!”
  “我...我很担心你!但是我问警察你的情况,他们没有和我说...”
  “我按照上杉君的嘱咐,和来问话的警官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少女梨花带雨,泪中带笑,脸上是对自己掩饰不住的关切之意,一时间让上杉清有些心头发堵--他有些愧疚。
  上杉清呢,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信奉有付出就要就回报这个道理,有人要是得罪了他,他就算为了大局当面忍让了,也能记仇记到报复回去为止。
  但是如果有人对他好,他绝对会滴水之恩涌泉报还,他上辈子孤苦伶仃,没人帮他,基本都是自力更生的顽强活着的,所以他心中暗暗决定,如果有人愿意帮他,对他好,他一定要百倍偿还,起码不能让人家后悔帮他。
  所以他对授业恩师上泉秀川敬若父母,所以他对一见面就对他释放善意的工藤优一视为知己。
  如今野原杏子的舅舅,她唯一的依靠死于自己剑下,即使上杉清是为了救人,他不这么做,恐怕下一个被横田野剁成碎块的就要是可怜的小杏子了,但他还是不可抑制的觉得有些对不起野原杏子。
  他叹了口气,低垂眼眸,不敢对上野原杏子那双又悲伤又关切的眸,用极尽温柔的语气开口。
  “嗯,杏子,这边已经解决了,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对于上杉清的话,野原杏子自然言听计从,她擦了擦眼泪,跳下了对她来说有些高的椅子,小跑着去旁边的储物柜里拿上了两人的书包,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上杉清的身后。
  上杉清不太想在东京警视厅久留,一般人谁爱待在警察署这种地方,如今这边事了,他直接带着野原杏子走出了樱田门。
  夜幕深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左右,路上的行人有些稀疏,夜风有些大,风中有潮湿的水汽,天边还是乌云压顶,将星月都遮蔽在了身后。
  也不知道这场雨到底什么时候能下。
  上杉清和野原杏子沉默的走在路边,上杉清仔细的斟酌了一番词句,用温和的语气开口。
  “杏子,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改天再和你解释...我先送你回家吧。”
  未曾想,听到这话,身后野原杏子细碎的脚步声停住了,上杉清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回头望去,就看到野原杏子在原地站定,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垂下,挡住了她的眉目,她的肩膀在不停的耸动,似乎又在小声的啜泣。
  慢慢的,野原杏子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慢慢的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肩膀,显得无助极了。
  过了几秒,她沉闷的带着哭腔的话语传了过来。
  “上杉君...”
  “我...我...”
  “我没有家了呀...”
  野原杏子心中又悲又怕,来问话的警察并没有避讳她什么,告诉了她横田野和横田良子的死讯,她知道了自己的舅舅狂性大发,将舅妈残忍的杀死,然后还试图攻击上杉清,她也不是笨蛋,结合在家门口闻到的浓烈的血腥气,她也能推断出事情的真相,只不过她在下意识的逃避,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而已。
  警察的话是压垮她心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自幼丧父丧母,孤苦无依,幸好舅舅领养了她,让她避免了去孤儿院的命运。
  这么多年来寄人篱下,虽然生活不怎么如意,但她至少有个家,她在这世上还有亲人。
  舅妈对自己不好,但舅舅一直对她很温柔。
  但...
  一夜之间。
  她什么也没有了。
  她在学校没有朋友,现在也没有了亲人,甚至连家里都变成了凶案现场,不用想也知道回不去了。
  野原杏子在为舅舅舅妈的去世而伤心的同时,心中一片茫然。
  东京如此之大,皆是冰冷的钢铁丛林,喧嚣与繁华之下,她又能何处为家呢?
  上杉清自觉得说错了话,有些自责,此时看着野原杏子埋头啜泣的样子,心神一震,愣在当场。
  沉默良久,他叹了口气。
  前世,他还不到十岁,父母双双染病去世,在他们的葬礼那天,表情麻木的应付完了虚情假意的宾朋之后,深夜的父母灵前,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悲声恸哭呢?
  那是他前世今生加起来,最后一次流眼泪。
  那时的他和现在的野原杏子一样。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了家。
  他看着野原杏子,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当初的自己还不算倒霉透顶,起码也有愿意收养自己的亲戚,虽然他目的不纯,但也能抚养到自己成年。
  现在的野原杏子,又能依靠谁呢。
  一时间,莹草的妖魂,斩杀横田野的画面,野原杏子的无助哭泣声混杂在一起,在他脑中交织盘旋。
  没用多长时间,他似乎做出了决定。
  他走到野原杏子身边,微微的俯身,温声开口。
  “抱歉,杏子,是我考虑的不周全,说错话了。”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我也有和你相似的经历,但我也不敢说能完全体会你现在的心情。”
  “但...生活总要继续的。”
  上杉清抬头看了看漫天的乌云,声音放的愈加温柔。
  “杏子,即使乌云遮蔽天空,这漫天星辰也会依然存在,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等到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的。”
  “如果一个人不曾见过光明,那么所处的黑暗,也不过如此而已。”
  “杏子,你要坚强一些。”
  “你...还有我。”
  听到上杉清的话,野原杏子茫然的抬起头,挂着泪痕的小脸我见犹怜,让上杉清有些心疼。
  这一切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说,是有些沉重了。
  他定了定心神,嘴角弯起了一个温润的笑容。
  “杏子,不管怎么说,横田先生的死与我有关。”
  “我会负起责任,在我想到办法之前,你...就先来我家住着吧。”
  “我家有些破旧狭小,嗯...和我一个男性一起住,对你来说也影响很大,会很不方便,你就先凑合住一晚,明天我去拜访师父,求他为你想想办法...”
  野原杏子的惘然的眼神渐渐的有了焦点,她反应过来上杉清在说什么,猛地站起身来,她蹲久了,血液流通不畅,再加上心情悲痛,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被上杉清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有些惊慌的想要站直了身体,但是感受着上杉清身上传来的温度,又有些留恋--她现在已经没有别人能依靠了。
  她厚着脸皮赖在了上杉清的怀里,嘴中喃喃自语。
  “我...真的可以去打扰上杉君么...”
  “我...我...”
  “我没有钱,我去打工也没有人愿意用我,他们嫌我长得矮,像国中生,我平时也笨手笨脚的,舅妈总是说我是个没用的废物...我会给上杉君添麻烦的...”
  上杉清福至心灵的摸了摸野原杏子的小脑袋,微笑着摇头。
  “不会的,我觉得杏子是很优秀的女孩子。”
  “杏子,中午我就说过了,我们是朋友。”
  “你可以试着依靠我一些,我会帮你的。”
  听到这里,野原杏子像是吃了一剂定心丸一样,突然有些心安,虽然心中还是对于亲人的离世有些悲伤,但是那种绝望的感觉已经不翼而飞了。
  她的脸颊有些微红,低声呢喃道:“那...那就请上杉君多多指教了...”
  这一刻,上杉清的瞳孔微缩。
  他看见了,怀中的野原杏子背后荧光大作,无数光点在半空中飞舞,组成了一副蒲公英似的植物图案。
  那是...莹草。
  同时,一股意念突然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莹草妖魂...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