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六章 切落

  什么叫风情?
  让人想睡,那叫风骚。
  让人想爱,那才叫风情。
  上杉清的眼中,穿着樱色大振袖的东文真希有些跌跌撞撞的沿着小巷急奔,她的衣衫已经湿透,有些狼狈的贴在身上,尽显出少女的玲珑曲线,但她的表情却没有与其相符的惊慌失措,而是抿着薄而嫣红的樱唇,目光中满是坚定和一种毫不动摇的使命感。
  这一切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幅美到动人心魄的落难少女图,能不由自主的激起人的怜惜之情。
  上杉清倒是没什么感触,他不算好色之徒,他很擅长管理自己的欲望。
  他要是有那种心思,恐怕早把小杏子吃干抹净了,现在的杏子对他可是百依百顺。
  他比较感兴趣的,是身后追赶着东文真希的黑西服。
  “黑帮仇杀?光天化日这么明目张胆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在日本穿这种黑西服,留着寸头的,只有一种人,极道中人。
  再加上他们手里明晃晃的武士刀,他们的身份是板上钉钉。
  日本被称为世界上个人拥有枪械最少也最难的国家之一,日本的《刀枪管制法》里明确的规定,个人可以合法购买和使用的枪支是猎枪和气枪,像手枪等大多数种类的枪支都是犯法的。
  同时,日本的禁枪令也非常的严,黑帮这种暴力团发生了冲突,多半用谈判来解决问题,也就相当于天朝的“讲数”。
  现在不比以前了,大家都是求财,有事能和平解决最好。
  解决不了呢,就得亮刀剑,真刀真枪的碰一碰试试,同时暗杀,偷袭的手段也层出不穷,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枪的。
  枪声一响,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那些警视厅苦于没有功勋的警察干部们会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追着这件案子,把犯事者一口咬碎,吞进肚子里,化为官路上晋升的踏脚石。
  就算最后事情被摆平,也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在这种情况下,武士刀和肋差,基本是黑道用来解决冲突的主要武器。
  上杉清扫了几眼,眼睛一亮。
  刚刚冲在最前面的两个黑西服已经追上了东文真希,手中短刀前刺,瞄准的是东文真希的肩膀--上杉清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想抓活的,否则人的后背上有更多的要害可以选择,没必要朝着肩膀扎。
  东文真希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回风拂柳般的转身,手中太刀自下而上的斜撩,精准的一架一荡,格开了那两柄短刀,自己娇弱的身体借着黑西服短刀上传来的力量,以更加迅疾的脚步后退。
  “漂亮的切落!”
  “绝对是一刀流内传,也不知道是什么一刀流,北辰?小野?伊藤派?还是无外流?”
  上杉清这是职业病犯了,他在师父的培养下,对于剑道涉猎极广,虽然不一定什么都会用,但见过的招数极多,绝对算的上专业。
  切落是“一刀流”中的基本功,也是必杀技,这是练好了可以一招鲜吃遍天的核心剑技,学习一刀流的剑道,不练切落,简直就像你打moba游戏不会补刀一样离谱。
  敌人一剑砍过来,在剑士的眼中,就是一条“直线”。
  所谓的切落,就是瞄准了这条直线的“弱点”,一刀斩上去,破坏敌人这一剑的重心,将其剑势完全斩破之后,再一刀顺势砍翻敌人的剑法。
  以斩破斩,一刀毙敌,“切落”将一刀流的特点体现的淋漓尽致。
  甚至在某些剑士的对战中,有人会故意露出破绽,引敌人来攻,在早有准备的前提下,使用切落对敌,完成反杀,所以有的流派中,切落是被当做舍身技来训练的。
  要做到“切落”敌人的剑,也没想象中那么简单,最起码,你要比对手引刀快,中线稳,才能保证切落的成功率--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要切落敌人的剑,就要后发先至,否则在剑的速度一样的情况下,肯定是敌人的剑先砍到你身上。
  东文真希这反身一架一荡,简直就像教科书一般标准,成功的破坏了敌人的剑构,自己借力后退,就算上杉清上场,也做不到比这更好了。
  不过...如果他上的话,恐怕会选择抽身上前反击,而不是借力后退。
  这樱花般的少女一刀流的基本功倒是不错,就是看起来...不太会砍人啊。
  啧,就怎么让她死在这里有些可惜啊...
  上杉清有些见猎心喜,他猛然发现一名实力不错的同龄人剑士,还是女性,自然有些关注,这时候他都在慎重的考虑要不要出手帮这少女一把了。
  在他思考之时,东文真希的身影越来越近,上杉清眼神一凝,目光被她大振袖的五朵家纹吸引了注意力。
  “樱花纹...有点眼熟啊...等等,我昨天刚搜索了一些东文会的资料,这不是东文家的家纹么?”
  “不会那么巧吧...”
  上杉清皱了皱眉,将一切情报勾连在了一起。
  “嗯...师父说有人来接我,然后现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名穿着印有东文家纹大振袖的少女,在被极道追杀?”
  “东文真希?”
  “有点意思...是巧合么?还是...”
  虽然心中有些猜疑,不过上杉清的行动没停,他自阳台转身走到了公寓里,来到门口,准备下去看看。
  上泉秀川和东文觉是朋友,上杉清记得很清楚,师父说过“他当初帮了我不少忙”这句话。
  既然如此,他作为上泉秀川的弟子,不可能看着师父故友的女儿死在自己面前。
  这不但没法跟师父交代,他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
  野原杏子还在灶台前忙活,上杉清本来晚上是要去东文会,不在家里吃饭,但晚餐还是要做的,因为有别的客人。
  上杉清答应了师父照顾上泉凛...其中就包括管饭。
  上杉清穿好了鞋子,看了鞋架旁装着木刀的剑袋一眼,纠结了一瞬,决定还是不拿这玩意了。
  这是师父送给自己的入门礼物,意义非凡,经历过几场战斗,已经伤痕累累了,要是被那些黑西服的刀剑给折断,他可有些不忍心。
  他拿起自己的黑伞,对着野原杏子嘱咐了几句。
  “杏子,我要出门一趟,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门。”
  野原杏子歪着小脑袋,有些不解的看着上杉清,顺从的点了点头,也没有问为什么,上杉君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她围着围裙,双手交叠在小腹,轻轻的弯腰鞠了个躬,轻声道:“路上请小心。”
  说完后,她脸红了一瞬,她觉得自己刚刚和上杉清之间的谈话,就像新婚夫妇一样,这让她心里有些小鹿乱撞。
  上杉清没有想那么多。
  他对着野原杏子温柔一笑,道了声“我出门了”,走出公寓之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然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用了三秒钟来调整心态。
  佛心已去,杀心不止。
  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