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一章 拉面店

  日本,东京都,荒川区。
  在东京都二十三区中,这是一个存在感不高的,给人一种“边缘的区域”印象的地区。
  这里没有什么地标性的建筑,没有什么出名的名胜景区,也没出过什么大人物。
  江户时代的荒川区还只是一片农田,明治时代开始,人们利用荒川的水源建设了众多的工厂,从而推进了工业化的发展。
  到了近代,荒川区正式被划为繁华的东京都二十三区之一,但无论是与号称“流行天堂”的新宿涉谷相比,还是与有钱人云集的中央区港区相比,这里都有些不起眼,排不上号,给人一种平平无奇“城中村”的感觉。
  荒川区,一条同样不起眼的小巷里,一家有些破旧的店面门口,上杉清停住了脚步。
  上杉清过了今年的生日才满十六岁,北海道人,因为某些原因,孤身在东京都求学,目前上高二。
  他就住在荒川区,他的经济条件也只允许他住在荒川区--或者更加混乱落后的地方。
  这是他明面上的个人信息。
  其实,他是一个一年前转世重生,两世为人的天朝穿越者,并且,他很笃定,这里是平行世界的东京,而不是他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
  他为何穿越,又是为何如此笃定,说来话长,暂且不谈。
  上杉清之所以停在这家店面门口的原因很简单,他饿了。
  这是一家拉面店。
  现在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左右,他刚刚从师父的道场回来,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高强度剑术练习,还没吃晚饭,处于饥肠辘辘的状态。
  他一人独居,是懒得自己做饭的,平时的晚饭,他会在稍微晚点的时间,去附近便利店和超市买那种打折的便当对付过去,经济实惠,味道也马马虎虎,反正能填饱肚子。
  但今天,他走到了一家拉面店的门口,就再也走不动路了。
  浓郁的叉烧肉香和拉面的汤头香气,混杂着酱油,味噌,还有特殊的海鲜味道,让他食指大动。
  “啊...上一次吃肉是几天前来着?”
  上杉清望着天默默的算着,将右手里拿着的装有木刀的剑袋移到了提着书包的左手,然后从右边的校服口袋里掏出了瘪瘪的钱包。
  里面倒不至于空无分文,还是有几张万円钞的,那是他寒假辛苦打工的成果,零散的硬币和零钞也有不少。
  心中过了一遍这个月的收支账目,上杉清摸了摸下巴,一双有些狭长而上翘的狐狸眼儿眯了起来,心中下了决定。
  “偶尔奢侈一次也无妨吧,一般的叉烧拉面也就五百円,这家店店面这么破,应该不至于贵到哪里去。”
  他露出了一个很少出现在他脸上的带有期待意味的笑容,没有再犹豫,推门走了进去。
  这家拉面店的店面有些狭小且逼仄,这也是正常现象,就算荒川区再破落,也是处于寸土寸金的东京都,能开得起大店面的人屈指可数,这种小店大多数都是这种苍蝇馆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进门上杉清就看到了规规矩矩摆放的调料柜,再一眼望过去,是看上去有了年头的木质柜台,这种小型的拉面店里是不会有很多的桌椅摆放的,又浪费空间,又不实用,这种店一般只有一条长吧台,像是酒吧一样,吧台内是拉面师傅在忙乎,吧台外的高椅上是食客用餐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时间尚早,屋外还亮堂,店里的灯光在上杉清看来有些过于的昏黄了,给人一种浑浊的异常感觉。
  而且,六点钟左右,正是餐馆营业的好时候,但是这家店却空无一人,这有些奇怪,明明闻着那香气,拉面的味道也应该不算糟糕才对。
  不过他也没有很在意,他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赏景的,更无暇考虑人家的店为什么没有顾客光顾。
  屋内雾蒙蒙的,弥漫的是拉面汤锅里的蒸腾热气,诱人的食物香气涌动,没有熟悉的店家招呼客人的声音,但上杉清隔着布帘,就能看到有一道身影正在吧台内忙碌着。
  他信步走到吧台边坐下,扫了一眼墙上的价目表,基本没有超过一千円的拉面,这价位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老板,大碗味噌拉面,加叉烧,谢谢。”
  穿着厨师服的老板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身躯僵直了一瞬,然后轻微的点了点头,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背对着上杉清继续自己的工作。
  “怪不得没人,这种服务态度在日本还真是算恶劣了...”
  上杉清心里腹诽了一句,没有再去管那个冷淡的老板,而是将书包和剑袋都放好,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有些陈旧的智能机,点开了一个视频看了起来。
  视频的标题是--“居想无外流--居合术,送葬刀”。
  居想无外流是日本古流剑术的一个流派,比较擅长居合拔刀之术,硬要分派系的话,其剑术的主旨思想和一刀流比较接近,这视频是上杉清的剑道师父传给他的,算是课后作业,让他练习掌握,他拜的不是居想无外流的师门,这招居合术是师父从哪里拍下来的,他也不知道,反正师父教了,他只管学就是。
  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视频,脑海中思考着这一招的剑构和发力角度技巧,上杉清有点沉迷了进去。
  直到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将他唤醒。
  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被摆在了他的面前。
  “谢谢。”
  他有礼貌的微微抬眸致谢,将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
  然后,他的笑意僵在了脸上。
  拉面的味道,没什么不对。
  这是“嗅觉”反馈给他的信息。
  但是从“视觉”上来说,摆在他面前的绝对不能称得上是“食物”。
  面汤是翻滚的狰狞猩红之色,被切下来的叉烧肉血淋淋的还在蠕动,仿佛有生命一样,碗里的并不是拉面,而是人类残缺的露骨手指,动物撕碎的小肠,还带点抽搐的蠕虫尸体...这一碗大杂烩混在了一起,足以让一个普通人san值掉光,当场吐出来。
  “啪嗒。”
  一颗圆滚滚还在转动的眼球掉到了上杉清眼前的碗里。
  皮肤蜡黄,犹如尸体一样的拉面店老板转过了头,咧着嘴无声的笑,他的皮肤干枯而皲裂开来,随着身体的颤抖,一颗眼球从空荡荡的眼窝中掉落了拉面碗里,另一颗也有些摇摇欲坠。
  “请...享用吧!”
  嘶哑浑浊的声音配上名副其实的恶鬼般的脸,是足以让常人肝胆俱裂的恐怖画面。
  上杉清的狐狸眼眯了起来,变得面无表情。
  他的左手已经握紧了放在一旁装有木刀的剑袋。
  “原来是这样啊...”
  他与看不出一丁点儿活人模样的拉面店老板对视了着,叹了口气,却并无惊慌之意。
  这样就说的通了。
  为什么这家店的香味这么浓郁,甚至能吸引意志还算坚定的自己,为什么明明是用餐的高峰期这家店却没有人,为什么这家店的老板对客人这么冷淡。
  因为这家店,就不是人开的店。
  “我又陷入鬼域了么?”
  “...”
  “什么时候中招的...踏入这条小巷的时候?闻到拉面香味的时候?还是仰头望天思考的时候?”
  “算了,不重要...”
  上杉清的眼神一凝,嘴角轻轻的弯起,竟然带出了一丝笑意。
  他左手扶住剑袋,右手握住木刀的刀柄,无视了拉面店老板缓缓逼近的可怖的脸。
  静心凝神,吐气开声!
  “斩!”
  一道乌黑的剑影横空出世,斩向了对面恶鬼的头颅。
  居想无外流。
  居合术。
  送葬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