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章 意外

  野原杏子的脸已经红的快要冒烟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是觉得一路上遇到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和上杉清。
  她心里小鹿乱撞,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偷偷的抬起头看了上杉清一眼,发现那张好看的侧脸上挂着有些柔和的微笑,不知为何就心安了几分,虽然还是有些害羞,但总算走起路来不像个机器人了--刚刚上杉清拉住她的时候,她只觉得全身都不是自己的,走路都顺拐。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甚至产生了“如果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也不错呢”的想法,不过随即就被她羞着脸打消了。
  她性格内向自卑,自觉的没什么优点,跟在学校出名优秀的上杉清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然不敢有什么逾越的想法,比如现在,她连开口跟上杉清搭话都不好意思,一些感激的话藏在胸口,犹豫了几次,还是没说出口。
  上杉清没管这些,他又不会读心术,自然猜不出这只小白兔一样柔弱的女孩子在想什么。
  厚着脸皮无视了一路上同学的异样眼光,同时用不失礼的笑容打着招呼,上杉清直接拉着野原杏子来到班级门口。
  他是二年级A班的,这个班可不太一般,是海城中学的校长亲自划的“优秀班级”,班上基本都是学力惊人的变态和身居特长的各社团中流砥柱--简而言之,就是这个班级的学生,都能在某方面为海城中心挣得荣誉,类比下来,有点像天朝的重点班。
  都走到这儿了,上杉清轻轻的松开了野原杏子的衣袖,停在了班级门口--要是这么拽着野原杏子进了班上,那说不定会传出来什么流言蜚语,他其实无所谓,日本的高中生谈个恋爱是挺正常的现象,他是有些担心野原杏子的懦弱性格经受不起那些恶意的猜度。
  倒不是他自恋,班上有明显暗恋意图,给他写过情书表白信的女生,就不下五个,让她们看到这一幕,会不会也加入霸凌野原杏子的行列?
  他上辈子可是听说过女生间的勾心斗角,据说大学宿舍四个人能有四个微信群,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整天看对方不顺眼,阴阳怪气,他估计日本的女子高中生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那时候又该怎么办?他能把不良少年打一顿,总不能去把那些女生也都打一遍吧?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停下了,他身后的野原杏子可没停。
  野原杏子正处于和自己较劲的关键时刻,她想鼓足了勇气和上杉清道谢,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开不了口,正在纠结要不要等课间和放学后找个无人的地方再向上杉清表达谢意,或者明天用她不多的零花钱买点谢礼来以表心意,嗯...不知道上杉君喜欢什么呢?
  野原杏子的思维都发散到这儿了,注意力根本不在走路上,反正有上杉清牵着她的衣袖,她感觉心安极了--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心安的感觉,这久违的安逸感让她非常眷恋。
  于是,在上杉清惊愕的目光注视下,野原杏子低着头,红着脸,一头扎在了他的怀里。
  他身体的平衡有些不稳,但他毕竟是个剑道高手,这种程度的冲击力还不足以让他摔倒,他伸手扶住了教室的推拉门,止住了后仰的势头,刚打算开口说点什么。
  巧不巧的,教室的推拉门突然被从里面有些急促的推开,两个同班同学一前一后的打闹着奔跑出来,他们根本没留神门口有没有人,追逐着跑远了。
  他们跑了,上杉清可遭了重。
  他本身就被野原杏子撞了一下,支撑身体的支点又被拉门的动作给破坏掉,顿时两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怀抱着野原杏子,不可抑制的就往地面上倒去。
  以他的身手,其实可以抽身离开,不过如果那么做的话,野原小白兔可能就要和地面做个亲密接触了。
  上杉清有些不忍心,于是只能无奈的认命,伸手揽住了野原杏子的肩膀,稍微的抬头以减缓摔伤的几率,以自己的身体为野原杏子当做肉垫,狠狠的摔在地上。
  野原杏子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突然就跌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足足愣了三秒钟,她才搞清楚现状,低声惊呼了一声,都顾不得爬起来,她用手支撑着身体,她觉得是自己害上杉清摔倒的,心中羞愧极了,连道歉的声音都大了不少。
  “对...对不起,上杉同学,我没有好好看路,你有没有事?”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就真的出事了。
  现在的情况是,上杉清与野原杏子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摔倒在地上,教室的门被拉开,野原杏子还大声的道歉。
  这一声喊出来,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把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了门口。
  哦豁~
  有刺激的热闹可以看。
  几秒钟的沉寂之后,教室里就像炸了锅一样,嘈杂的议论声四起。
  男生们倒是没什么,最多只是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在大声的起哄,也多半没什么恶意,上杉清在男生中人缘不错,他两世为人,为人处世自然没有问题,和一些高中生打好关系简直手到擒来。
  女生们的窃窃私语就险恶了许多。
  野原杏子在班上很不合群,没有朋友,遭到女生小团体的排斥,本来就不讨人喜欢,现在上杉清这颗二年级A班公认的优质大白菜,就这么被这只小白兔不声不响的拱了,这都众目睽睽之下抱上了,她们那儿能忍的了这个。
  许多不善的目光,纷纷看向了野原杏子。
  野原杏子察觉到了同学们的目光,愣了几秒,随即一张小脸红的滴血,这种情况实在是超出她的想象。
  她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嘴唇动了动,但嗫嚅的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向上杉清鞠了一躬以示歉意,然后就急匆匆的跑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后将脸埋在了胳膊里,趴在了课桌上,逃避着那些异样的视线。
  看着野原杏子的动作,上杉清没来由的有些心酸。
  野原杏子已经习惯了“逃避”。
  一味的逃避...可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