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五章 不死犬神

  三分钟前,距离上杉清公寓楼一千多米以外的六层居民楼天台。
  一个穿着风衣,带着面罩的黑衣人正在通电话。
  他的面前架好了一杆狰狞的人间凶器。
  SOP反器材狙击步枪,枪身超过两米,使用机炮火神炮的20mm子弹改造成的特制穿甲弹,虽然缩小了一部分口径,但是威力却没有削减分毫。
  射击精准度极高,子弹散布范围很小,射程高达五千码以上,子弹在飞行了五千米之后仍能保持超音速和一定的杀伤力。
  因为携带和布置不易,这种凶器几乎已经从军火市场上被淘汰,在狩猎领域倒是受到不少发烧友的欢迎--这玩意强大的威力可以在两百米外将野猪打成烂泥,在一千五百米开外可将河马头部粉碎,强悍到了极致。
  “喂,大哥,我到位了。”
  “什么?你嫌我慢?拜托啊,大哥,枪是你给我找的,这玩意布置起来就是麻烦,我能有什么办法。”
  “还有,这荒川区就真的离谱,附近最高的楼只有六层,你让我怎么狙杀?”
  “制高点都没有啊!大哥!”
  “...”
  “我没有在抱怨,我有在好好做事!”
  “...”
  “我给你打电话当然是有原因的啊!”
  “和你合作的那个东文会的东文宇,他吹的玄玄乎乎的两个手下已经被干掉了。”
  “我说,你下次找人合作,能找个靠谱的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么高大的两个壮汉,据说还有超凡能力?就被两个小孩子信手拿下了。”
  “丢人!”
  “现在怎么办?枪我都架好了,本来你也是让我来策应支援那两个废物,可没等我出手,他们人死了啊!”
  “...”
  “什么?随便杀个交差??”
  “别随便!给我个准话!杀谁!”
  “东文真希?”
  “行,我明白了。”
  黑衣人挂了电话,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的好大哥啊...东文宇那个蠢货可是点名要活着的东文真希,所以你才派我来策应的。”
  “现在竟然让我宰了那个小丫头...”
  “哼,你和那个东文宇,果真不是一条心呐...”
  黑衣人自言自语着,活动了一下手臂,稳稳的架住了面前的SOP狙击枪,俯下身躯,透过狙击镜开始瞄准。
  “啧...这什么角度。”
  “这小子的身体把那小丫头挡的严严实实的啊!”
  “没制高点就是不方便,算了,找个角度都杀了吧。”
  “免得大哥说我不干活!”
  枪口透过了上杉清的前胸,瞄准了东文真希的脑袋。
  “我特制的穿甲弹头,这个距离,一穿二问题不大。”
  “下地狱去吧!小鬼!”
  屏息凝神,黑衣人在脑海中建立起一个庞大的3D模型,风速,雨速,距离,障碍物,方圆数里的一切都如明镜一般,在他脑中浮现。
  这不是超凡能力,这是他的天赋。
  他能成为顶尖狙击手的天赋。
  微调了一下枪口的角度,扳机扣下。
  预料中的血光乍起,那小子倒是倒下了,但他竟然临死之前把那小丫头推到了一边。
  “啧,目标进公寓楼了?”
  “这可不妙,这种老旧公寓的墙壁,子弹应该能穿透,但我找不到那小丫头的位置了。”
  “...”
  “算了,大哥本来也让我随便杀一个,我反正杀了一个了,能交差!”
  “收工了!”
  黑衣人慢条斯理的收拾起了他的枪,愉快的哼起了小曲,对他来说,这算一件微不足道的工作。
  千米之外。
  上杉清血溅当场,身体重重的摔在了雨水中,半边身子都血肉模糊。
  反器材狙击枪的威力,可不仅仅是射击游戏里体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这玩意儿足矣打“炸”一个人,它的威力不必一些机炮小。
  东文真希被上杉清推到在一旁,跌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温热的血溅了一脸。
  那是上杉清的血。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准师父,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这一刻,东文真希心中涌现了很多纷杂的念头。
  愧疚,愤怒,伤心,都在胸口酝酿。
  她亲口说的,双鬼组搞不来重火器。
  结果,上杉清在自己眼前被狙杀。
  这算什么?
  我害死了他?
  他在临死,还救了我...
  东文真希下意识的握紧了拳,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
  “是啊...”
  “我讨厌战斗,讨厌厮杀,讨厌流血...”
  “我自私的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
  “可我换来了什么?!”
  “父亲生死未卜,神乐身受重伤,救命恩人横死当场?!!”
  “我要是早点听父亲的话,接手东文会的话,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吧!!”
  东文真希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喃喃自语,眼泪一滴一滴的从脸颊滑落。
  她表情似哭似笑,犹如疯魔。
  因她而死的人,又出现了一个。
  而这个人,在不久前还说过“会有无数的追随你的家臣,因为你的天真,含冤而死”这种预言。
  如今,这一幕真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上杉清的倒下,是压倒了她心防的最后一棵稻草。
  之前,她只是对自己的信念怀疑。
  现在,是丝毫不留情的否定。
  她咬着牙关,一张俏脸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而变得狰狞可怖,她握紧了逆刃船中,站起身来,眼神决绝而坚定。
  她要去为上杉清报仇。
  成功最好,不成功,也能用自己的死,来为犯下的过错赎罪。
  东文真希已经被激动的情绪控制住了心灵,她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做出再疯狂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种状态,在超凡者中,有专门的形容词。
  这是“沉沦的前兆”。
  就在此时,东文真希神情一滞。
  她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小嘴,大眼睛瞪得浑圆。
  就在她惊悚的眼光中,她潜意识里认为死透了的上杉清费劲的撑起了只有半边完整的身躯,嘶哑着嗓子骂了一句。
  “艹!”
  “好他妈的疼啊!”
  这是中文。
  他骂完之后,无数浓稠的蜃气从他的伤口里蜂拥而出,重新幻化成了犬神的虚影。
  这次出现的犬神,也和上杉清一样,残缺了半边身子。
  不过犬神脸上并没有痛苦之意,而是肆意的狂笑。
  随着这狷狂的笑容,海量的蜃气缠绕在犬神的伤口之上,飞快的修补着他的身躯。
  百鬼绘卷上,上杉清身旁的鬼火又灭一朵。
  百闻牌。
  犬神之卷。
  秘技。
  羁绊之价值。
  百闻牌中,犬神这个式神的标签,是“复活”与“成长”,他恐怖的攻击与防御能力,还在其次。
  上杉清身体素质的增强,对应的是“成长”。
  而他拥有的百闻牌中,自然有对应着“复活”的卡片。
  比如这张“羁绊之价值”。
  效果简单直白且强大--“恢复犬神受到的所有肉体创伤。”
  换句话说,只要神魂不灭,用这张卡,就等于一次复活。
  而想彻底覆灭超凡者的神魂,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在梦镜中将其杀死。
  第二种,在现实对他造成脑死亡--刚刚那一枪要是爆了上杉清的脑袋,说不准有效。
  不过,现在么...
  傍晚的夜色下,雨幕中。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流动的血液,跳动的脏器,新鲜的肉块,被蜃气牵动着,聚合着,拖拽着,又像它们本身就会蠕动一样,渐渐的重新汇聚到了上杉清的身躯上。
  一念之间,上杉清背后蜃气所化的犬神已经恢复如初。
  而上杉清除了衣衫破碎,上半身裸露出来的肌肤毫发无伤。
  他目光变得无比的恐怖森然,循着子弹来袭的方向,扫向了不远处的六层住宅楼楼顶。
  他超人的目力,将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一览无余的收入眼底。
  “我家在一楼,你去躲起来!”
  上杉清没有回头,对东文真希吼了一句。
  东文真希心中悲喜交加,下意识问了一句“上杉君,你要去那儿?!”
  上杉清脚步一顿,嘴角扯到了耳根,一个癫狂的笑容浮现在他沾染着血水与雨水的清秀脸上。
  “那还用问么?”
  “我当然是去...砍死那个用枪打我的杂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