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五章 无刀取

  上杉清听了这话,并没有感到惶恐,或者惊讶。
  这一年来,给他喂招最多的对手,就是自己的授业恩师,第二多的是上泉凛。
  虽然说出来有些丢人,但是这两个人...他一个也打不过。
  有了那两张犬神的百闻牌后,他现在有信心能对付的了上泉凛,但对于这位剑豪恩师,他自知没有半分胜算。
  那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较量...
  小孩子手持利刃,也敌不过赤手空拳的武道家。
  所以,他也没有矫情,稍微闭目一瞬,就做好了战斗的觉悟。
  他紧接着睁眸,左手扶剑身,右手握剑柄,一声低喝,灿若流光,势如黑龙的一式居合就在五分之一秒内斩了出来!
  全力出手,他丝毫不担心会伤着师父。
  第一式拔刀逆斩,被上泉秀川轻巧的一个撤步躲开,上杉清一点儿也不意外,他猛地前踏一步,剑势转如流星,并没有半点犹豫,黑檀木刀在半空划出一道乌黑的弧光,一式袈裟斜斩就带着要将上泉秀川劈成两半的气势横冲直撞而去!
  这第二式的袈裟斩,才是最后的杀招!
  上泉秀川不但不惊,反而狂喜。
  他看向上杉清的眼神里已经全是欣慰,和看自己宝贝女儿的溺爱眼神也差不了多少--这真是一块难得的良才美玉啊!
  昨天斩杀恶鬼获得的蜃气,又增强了一些上杉清的身体素质,再加上他的金手指最大的作用终于生效,心结去了不少,还有昨天用送葬刀斩杀了一只恶鬼,他对这一式居合更是有了深刻的理解。
  三者合一,这一刀,是上杉清目前能用出来的最强的一式“送葬刀”!
  上泉秀川不闪不避,迎身而上,目光灼灼,双手一合,竟然空手入白刃,将上杉清的木刀夹在了一双肉掌之中。
  然后,上泉秀川退后半步,肩膀一沉,顺着上杉清的剑势,以手掌和木刀接触的地方为杠杆支点,双掌一合一扭,一股沛然大力从黑檀木刀上传来,上杉清顿时虎口发麻,木刀迫不得已的脱手,被上泉秀川反手握住,一式同样的送葬刀用了出来,锁住了自己的喉咙。
  上杉清深呼吸了一口气,也没有很沮丧,只是略微低头,表示认输。
  “抱歉,我献丑了,请师父指教。”
  “不!不!不!”
  上泉秀川拍打着手中的木刀,围着上杉清绕着圈踱步,满脸的赞叹表情。
  他连续的大声说了三次“不”字,脸色微微有些潮红。
  “你知道么,清。”
  “有人曾经想效仿先祖,送我一个天下第一剑豪的名头,我知道他们想捧杀我,我没有接。”
  “但我心里对自己接受这个名号是认可的。”
  “并非是我自傲。”
  “我上泉秀川,三岁摸剑,五岁练剑,十一岁就参加过真剑厮杀,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东京都的剑道圈闯下了不小的名头。”
  “二十一岁的时候,我就被称为东京都的不败剑豪,今年我四十五岁,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场决斗,败绩屈指可数!”
  “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
  “十六岁的我,不如十六岁的你。”
  “起码这一式送葬刀,十六岁的我绝对用不出来!”
  “你真是能不停的给我惊喜,你天生就是用剑的料子!”
  这一连串的赞誉让上杉清有些脸红--他有蜃气楼,他取巧了,他比普通人要多一倍的时间来练习剑术,还有蜃气调理身体,能取得这种成绩,真不值得被如此夸耀。
  但这些事他又不能说,只能腆着脸接受师父的赞扬。
  上泉秀川见乖徒弟有些脸红,知道他不骄不躁,心中更为满意,将黑檀木刀交换给了上杉清,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上杉清从善如流,师徒二人盘膝对坐。
  上泉秀川打开了话匣子。
  “清,你真的很好,不骄不躁,不狂妄,不自满。”
  “你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天资又好,你就是为剑道而生的,我下半生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可能就是收你为弟子了。”
  “我曾对你说过。”
  “剑术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凭借蛮力来砍杀搏命的行为,而是斗智斗勇,心,技,体的综合较量。”
  “剑道是什么?是小兵法!是兵法!”
  “斗剑犹如对弈,过招如落子,并不是单纯的莽过去,靠蛮力就能赢的!”
  “我如此出招,对手会如何反应,我能不能反制他用来招架我的招数?反制过后,我又该出什么招,他又会怎么做?”
  “你不要觉得我说的夸张,一名剑道的高手,真的会想这么多。”
  “是,肌肉记忆和反应速度在很多时候能决定剑术比拼的胜负,但是那些剑豪高手,对上身强体壮的年轻剑手,只要对面一伸手,就知道他接下来要用那几式剑,先机尽丧的人,是不可能赢的。”
  “都是比剑,普通人走一步看一步,高手走一步看十步,闻名的大剑豪能走一步看百步,驰名天下的剑圣,走一步,便能看到终局。”
  “刚刚那招,就是这种预判实际应用的招数之一--那是无刀取,你听说过么?”
  上杉清当然听说过,说是如雷贯耳也不为过。
  无刀取是柳生新阴流的最终之技,是剑圣上泉信纲之徒,柳生宗严创造出来的空手夺刀,以无刀胜有刀的秘技。
  战国时期,永禄八年四月,剑圣上泉信纲来到得意弟子柳生宗严的家乡,而宗严一见师父,立即请信纲至道场,将己研习剑术所领悟的“无刀取”在信纲面前展示。
  上泉信纲见之无限感慨,因为自己一生的梦想“无刀取”,已经由这名得意弟子最终完成了,于是说出了“我之技不及你”的赞扬,并当场授予其新阴流的印可状。
  这是传说中无刀取的由来。
  虽然是传说志异,但这式无刀取,却实实在在的记录在新阴流的秘技中。
  并且还有一个不同的名字--“夺刀法,三势”。
  刚刚上泉秀川就这么用了出来,果然有奇中取胜之效。
  见上杉清点头,上泉秀川接着问道:“你也感受过这招,你要几天能学会?”
  上杉清迟疑着,轻声道:“...这招有些难。”
  “大概...三天吧。”
  上泉秀川满意的点头,根本没觉得上杉清在放狂言。
  “很好。”
  “杀人刀,活人剑,无刀取,你都学了。”
  “新阴流内传参学我已经尽传与你,燕飞六式,天狗抄,你都精通。”
  “雷刀你更是大成,你很擅长快刀,这是你的优点,不要放弃。”
  “严格来说,你现在当得起一张新阴流的免许皆传了。”
  上杉清刚要开口谦让,就被上泉秀川挥手打断。
  “谦虚的话,就不要再提了。”
  他蓄着胡须的脸上突然浮现出诡秘的笑意,像是要准备恶作剧的孩子一样。
  “清,看我这招。”
  上泉秀川盘膝坐着,随手拿起了身边的黑檀木刀,非常随意的一挥。
  他挥剑的方向是放在道场门口,上杉清还没来得及收起来,打算离开的时候收拾的用来拖地的湿抹布。
  上泉秀川距离那块湿抹布至少有五六米--但他一剑指了过去,那块抹布就轰然碎裂,发出了轻微的利刃切过的声音一般,变成了一地布头碎屑。
  就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剑气纵横,将这块布料绞成了碎片!
  上杉清眼都直了--他就算动用百闻牌也做不到这点,至少目前做不到!
  这是什么啊,剑气杀人,人间剑仙?!
  上泉秀川将木刀丢到一旁,笑的像个勾引小鸡仔的老狐狸。
  “清,新阴流的秘技,你已经完全掌握了,算是完成了剑道的筑基。”
  “那么接下来的东西...你想学么?”
  上杉清咽了口吐沫,还在回味刚刚那匪夷所思的一幕,这吓不倒他,他连鬼都见过斩过,自然不至于被这样的一剑就夺去心魂。
  但...
  对于这种神乎其技的“剑”...
  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
  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他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两个字。
  “想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