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十七章 献祭,犬神

  上杉清整理着语言,从遇到野原杏子开始说起,一直讲到和芥川龙之介交涉完毕。
  事无巨细,除了使用的百闻牌的部分被他稍微隐去,他连和横田野对敌时做出的选择,用的剑招都讲述的明明白白。
  这些事情上泉秀川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了个大概,现在听了上杉清的详细描述,他摸了摸蓄着的小胡子,陷入了沉思。
  “神像,拜祭,是秘仪者没错,那些疯子最为棘手,也最可恨,他们已经完全放弃了人类的尊严,彻底的倒向了鬼神的那边,杀之无愧!”
  “不过...横田野的行为有些奇怪。”
  “芥川没有骗你,我通过警视厅里的熟人,取到了横田野的尸检报告,他的身体确实已经拥有了超凡力量,以他的能力,手持凶器,至少能够让附近几栋楼居民都成为【祭品】。”
  “但他为什么只是对自己的妻子下手了呢?”
  “你要知道,秘仪者的献祭,是疯狂,且永无止境的,他们巴不得将世上的一切都献给他们的神!”
  上杉清听了上泉秀川的话,脑中也飞快的思考,不过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上泉秀川就继续开口。
  “我不是什么推理专家,只能大致的提出猜想,清...这件事透着古怪。”
  “横田野之所以没有大开杀戒,我觉得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某些原因,他不想打草惊蛇。”
  “也就是说,他其实已经有了中意的祭品,对妻子下手只是顺便,多生波澜的行为--比如对邻居也下杀手,他不想去做。”
  “否则,在芥川撤离群众之前,可能就会有死伤,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名超凡者!”
  “清,你觉得...横田野中意的祭品...会是谁呢?换句话说,他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在家里,能等到谁?”
  上杉清悚然一惊,回头看了野原杏子一眼,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经过师父的提点,他联想到了很多东西。
  上泉秀川看到徒弟的反应,满意的笑了笑,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思维敏捷,反应极快,一点就透。
  他的目光也转向了野原杏子,和蔼的笑道:“杏子,抱歉,能伸出手来让我看一下么?”
  野原杏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上泉秀川,有些茫然,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上杉清。
  见上杉清点了点头后,她乖巧的伸出了手。
  上泉秀川手并剑指,搭在了野原杏子的手腕上,微微阖目,神情专注,大概半分钟后,他皱着眉头睁开了眼,收回了手。
  “清,可能我的推断是错误的,杏子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可能横田野的目标不是她...”
  上杉清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他心中可是在疯狂的呐喊。
  “不不不,师父,你是不知道...但我知道。”
  “杏子有什么异常?”
  “当然有!她身负莹草的妖魂啊!”
  “这么说来,横田野背后的鬼神,是盯上了莹草妖魂?难道说...他也和百鬼绘卷有关?”
  脑中思绪万千,上杉清嘴里没闲着,他疑惑道:“师父,就算横田野的目标是杏子,但他应该有无数的机会对杏子下手的...为什么...”
  上泉秀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清,这些东西你不了解,因为某些原因,我对这些秘仪者了解的很透彻,所谓的献祭,并不是能随意进行的仪式。”
  “信徒对于神明的信仰虔诚度,适合的时间,地点,仪式的内容,复杂的法阵,完备的咒语,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这些都缺一不可。”
  “所以杏子才没有出事...直到昨天。”
  “按你的说法,横田野可能三个月前,就已经在潜移默化的被转化为秘仪者了,那些鬼神诱惑凡人的手段可是天生的,防不胜防。”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很奇怪--横田野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什么偏偏是他被盯上,我能想到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他的亲近之人里,有鬼神垂涎的祭品...”
  “啊...我果然不擅长玩这种推理游戏...算了,清,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上杉清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到底,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有了答案,并且他自觉的这个答案可能很接近与真相了。
  上泉秀川话锋一转,表情稍微凝重了几分,他正色道:“清,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斩灭横田野的。”
  “手持冷兵器的凡人,很难斩杀一名非凡者,更别说横田野的破坏力,已经很接近区域级了。”
  “你的剑法我了解,你的招式和对敌时的选择都没有问题,我很欣慰,清,你是我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
  “但...凡人的剑,如何斩破超凡?”
  “可以告诉我么?清?”
  “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每个人都有秘密,我能理解,也不会怪你。”
  上杉清犹豫了片刻,斟酌着开口。
  他没打算将蜃气楼和百闻牌的存在说出去,不是他不信任上泉秀川,只是他冥冥中感觉,百鬼之町里的所有东西,他最好就烂在肚子里,跟谁也不要说。
  这是心头自然而然浮现的感觉,并且他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但他也不想什么都瞒着师父,他打算换一个描述方式。
  “师父,我...因为某些原因,拥有了一些奇异的超凡力量。”
  “我能使用名为【犬神】妖怪的能力。”
  “我不知道这些能力是从哪里来的,但我确确实实的能够使用它们,对付横田野,就是用的一式【心斩】,我斩碎了他的理智,摧毁了他的信念,让他恐惧,让他惊疑,让他的力量消失...应该是这样的。”
  上泉秀川眉毛紧锁,念道:“犬神?”
  “我斩过的犬神使也有两位数了,平安京的那些伪君子中,就有为数不少的犬神使。”
  “犬神不算什么罕见的妖怪,它是狗死后留在世间徘徊不去的魂魄,可以附在人身上,使人发烧,产生幻觉,精神失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十分邪门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战斗能力。”
  “因为它的这种特性,对于战斗来说也算有些帮助,所以还蛮受阴阳师的青睐,这世上就有不少自称犬神使的阴阳师家族流传下来。”
  “最早的犬神传说,是从九州四国传过来的,那地方靠海,有的人家里养着不听话的恶犬,主人不忍心亲自杀了它,就把它遗弃在海中的岩石上,让他悲鸣着饿死,在机缘巧合之下,这恶犬的魂魄,就会化为犬神作祟。”
  说到这里,上泉秀川特意的回忆了一下曾经倒在自己剑下的犬神使们,在他的印象里,那些犬首妖怪,就只能动用一些精神层面的攻击罢了,面对意志坚韧的普通人类,它们都会力有未逮。
  怎么可能斩出那么神妙的剑?
  ...
  等等!
  “斩碎理智,摧毁信念...?”
  “这么说来,倒是和犬神能让凡人的神智失常这种能力搭得上边...”
  上泉秀川嘀咕了几句,又打量了上杉清一眼,伸手抓住了徒弟的手腕,闭目沉吟了半晌,摇了摇头。
  “没问题,清,你的身体没问题,没有任何妖怪和鬼神留下的痕迹。”
  “奇怪...”
  “难道你是...天命之子?”
  “你说的这个【犬神】的能力,其实是你与生俱来的超凡之力?这样勉强说得通。”
  “嗯...假如你真的是天命之子的话,清,我现在已经有些期待你进行过真剑觉醒以后的样子了!”
  上泉秀川不知道给上杉清脑补了什么设定,突然目光灼灼的盯着徒弟的脸,仿佛在看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上杉清眨了眨眼,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行吧...
  这样也不错。
  你是我师父,你说的都对!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