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八章 蜃气

  月色晦暗,无边漆黑吞噬着野原杏子的理智。
  客厅里舅舅不停机械化叩拜的诡异身影,无头神像散发出来的摄人心魂的离奇笑意。
  都是压在她心头的大石。
  有冰冷的寒风从客厅的窗缝里吹了进来,发出了凄厉的呜呜声,像是恶鬼在哀嚎。
  她的呼吸一顿,心脏仿佛都要停止跳动。
  她本来胆子就小,这时候只能死死的捂住了嘴巴,防止自己失声叫了出来。
  她拼命的转过头,抱膝蜷缩在小厨房的灶台底下,将呼吸声都放到最低,唯恐被客厅的舅舅发现。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不过第六感告诉她,这时候的舅舅,还是不要惊动的为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野原杏子度日如年,心中的恐惧无限的膨胀,她却没有想出任何办法。
  她又怕又困,还有些冷--她只穿了一身薄睡衣,厨房的瓷砖还很凉,但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客厅发生的诡异之事可怕。
  舅舅到底是怎么了?!
  以前那个很温和善良的舅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变得那么麻木,只对一个无头神像虔诚?
  那...那个奇怪的神像,到底是什么?!
  心思混如一团乱麻的野原杏子脑海中不可抑制的突然浮现了上杉清那张微笑着的侧脸--人在恐惧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想起一些会让她安心的东西。
  对于现在的野原杏子来说,没什么能比上杉清的背影更有安全感了。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已经有朦胧的晨光透过客厅的窗映射了进来。
  天...亮了。
  野原杏子的思绪从混沌中蓦然惊醒,她偷偷的往客厅看了一眼,发现舅舅的身影早就消失了。
  神龛的小门被关的严严实实,她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用强大的意志力驱使着已经冻得麻木的腿,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
  她关紧了门,怀抱着给上杉清准备的便当,在自己昏暗的小窝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刚刚进门的后一秒。
  横田野的房门,就打开了一道缝隙。
  有一双眼睛透过门缝儿,死死的盯着野原杏子的房门。
  这双眼睛遍布血丝,充斥着恶意和怨气,又带着诡奇的笑意,不似人眼,倒像是恶鬼的眼瞳...
  ...
  今天是周三,天气有些阴沉,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现在是四月初,高中刚开学不久,算是冬过初春,温度不算高,不过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上杉清没什么赏樱的心情。
  他的气色和昨天一样差--他师父给了他一箱子剑术书籍,他昨晚回去匆匆的翻看了个大概。
  结果一看就入了迷,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还要在蜃气楼中进行“无刀取”的修行,这让他的精神压力有些大。
  这招“无刀取”,他也确实蛮感兴趣的。
  毕竟是柳生新阴流当家的秘技,虽然看上去只是普通的空手入白刃,但是还是有许多讲究。
  师父都已经把新阴流免许皆传的印可状给了自己,结果自己要是学艺不精,等去了东文会丢了师父的脸,他可没法跟师父交代--他是个很要强的人,这么干的话连他自己这关都过不了。
  无刀取,说易不易,说难,也真不算难。
  “夺刀法,三势”中写的明明白白,学习无刀取的夺刀之术,有三个要点。
  第一,要有直面对手刀剑的勇气,你若是见对手用剑砍了过来就害怕,就别提什么夺刀了,赶紧逃命去吧。
  第二,要有恰当的夺刀发力的技巧--上泉秀川演示过这一招,以手掌合一,在对方的剑上制造一个支点,然后利用杠杆原理,以小搏大,夺刀杀人-那双掌的一合一扭,都有学问。
  第三,你必须要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对手一剑砍过来,你至少要知道他这剑要砍你那里,接下来要有什么变招,否则你一伸出肉掌,就被人剑势变幻,一刀剁了,那可就死不瞑目了。
  这三点嘛,上杉清欠缺的只是一些实战经验。
  他斩过鬼,但还真的没杀过人,一年来,他遇到的剑道对手,也只不过是上泉秀川和上泉凛罢了,质量是不错,但数量实在太少。
  杀人术,没有生死搏杀,怎么练的出来。
  所以,他也只有在蜃气楼中一点一点用水磨工夫来磨这唯一的办法了。
  他有毅力,有天分,还有要做成这件事的信念,成功对他来说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现在他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都在不停的琢磨无刀取的发力要点,昨天练了一晚上,他已经摸着一点诀窍了,再给他一天的时间,他有把握能初步掌握这式秘技。
  在距离学校仅有一条街的拐角处,上杉清低着头拐弯,在他一步踏出之后,他多年练剑锻炼出的敏锐五感向他发出了警报。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他刚转过身,就被一道娇小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他认出了那是谁,否则来人早就被他躲开了。
  那是神色慌乱脚步匆匆的野原杏子,她不知道为什么,走的特别着急,根本没看路,结果拐弯的时候撞到了前面的上杉清。
  野原杏子一声惊呼,眼见着就要摔倒,手里捧着的一个包着可爱粉色餐布的便当盒也要摔倒一旁,上杉清无奈轻叹一声,一舒手臂,将野原杏子揽在怀里,又用另一手中的剑袋向上一挑,那便当盒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系好的结正好被包着剑袋的木刀卡住,避免了摔成碎片的命运。
  他身手好,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等野原杏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上杉清扶稳了身躯,并且将便当盒交到了她的手里。
  “野原同学,早上好。”
  “现在还没到上课时间,你不必这么着急的...”
  上杉清温和的笑了笑,不急不缓的对野原杏子打了个招呼。
  他对这只小白兔一样柔弱的合法萝莉还是抱有一定的好感的,他真不是见色起意,昨晚他翻看了几遍工藤优一提供的野原杏子的情报,觉的这只小白兔能在那种环境下还能成长成这种善良温和的性格,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是一种奇迹。
  换了别人,说不定早就自暴自弃,彻底堕落的放飞自我--那些援交吸D劣迹斑斑的不良小太妹不就是这么来的?
  还有一些可能会被暗无天日的现实压迫到自杀,放弃自己的生命,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日本人的自杀率,这里就不用说了,懂的都懂。
  既然她都这么顽强的茁壮成长到现在了,那么自己能搭一把手帮一帮,肯定是义不容辞,莹草的妖魂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收回来呢!他想不管也不行!
  就在他笑吟吟的打量着野原杏子的时候,突然,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愕,然后面色阴沉了下来。
  不知为何...
  在他的“心眼”视线中。
  野原杏子的身上,缠绕着一圈淡淡的,但确实存在的...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