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三十章 审讯

  上杉清微微抬目,眼眸中不见晴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一个呼吸过后,他微微一笑,轻声开口。
  “芥川警部...您的名字可真是...挺有文学涵养的哈。”
  芥川龙之介,生于明治时代,逝于昭和初期的日本文豪,他的作品被录入了日本课本,被全国的学子诵读,在日本的文学界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芥川龙之介与森鸥外、夏目漱石被称为20世纪前半叶日本文坛上的三巨匠,芥川龙之介自杀去世八年后,他的毕生好友菊池宽设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文学新人奖“芥川赏”,这个奖项至今在文坛新人的心中有着很重的分量。
  眼前的芥川警部,可能只是重名吧...上杉清仔细的端详着芥川龙之介,心情并不怎么轻松,他隐隐约约的从面前之人的身上感觉到一种若有似无的威胁感。
  可能是修行剑道给他带来的敏锐直觉,也可能是蜃气楼的洗礼增强了他的第六感,反正他下意识的觉得眼前芥川龙之介有些不对劲。
  “这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竟然已经坐到警部的位置了么?是什么豪族的子弟?还是说...他有特殊的才能,来自于某些【特别行动部门】?”
  “警部”这个职位,在樱田门里说高不高,说低也不算低,确实不算什么大官,这里毕竟是东京警视厅,丢块砖头进来就能砸到一片的警部,警部补。
  警部是日本警察职业组的起点--通过“国家一类公务员考试”的精英警察,起步就是警部补。
  也是非职业组的终点--只参加了地方性的考试,地方公务员出身的警察,一辈子的职业顶点也不过是个警部。
  但芥川龙之介的年龄实在是太年轻了,若是不穿这么正式的风衣礼帽,上杉清甚至觉得他还没有自己的岁数大。
  这也让他心生怀疑,不过他并没有显山露水,而是神色如常的和芥川龙之介打着招呼,甚至开了个小玩笑。
  对于上杉清的调侃,芥川龙之介不以为意,他没有接话茬,而是翻开了手中的本子,转动着一支钢笔,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了一番上杉清,然后慢慢悠悠的开口。
  “那些录基本信息的废话我就不问了,我呢,来之前稍微调查了一下你,上杉君。”
  “家世清白,没有犯罪记录,在学校是品学兼优的秀才,风评一向很好,听说你的理想高校目标是东大?那说不定我们以后会成为校友呢。”
  听这意思,芥川龙之介似乎是东京大学卒业--这张文凭可是通往日本上层社会的敲门砖。
  芥川龙之介的笑容和睦,语气温柔,能让陌生人顿生好感,宛如春风扑面,他说话也蛮有技巧的,花花轿子众人抬,捡着别人爱说的话听,很有利与拉进和初次见面之人的距离。
  上杉清可不吃这一套。
  他的嘴角也弯起了假笑。
  “那里,芥川警部年纪轻轻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才是真正的年少有为,我萤火之光,不敢争于皓月。”
  “芥川警部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吧,我知无不言,绝不隐瞒。”
  两人假笑着对视,像极了互相算计的两只小狐狸--这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芥川龙之介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轻轻地点头,沉吟道:“既然如此,我就有话直说了,上杉君--”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杀死横田野的,方便告诉我么?”
  上杉清一挑剑眉,狐狸眼眯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变的有些冷冽,这果然是善者不来啊。
  上来一个杀人的帽子就扣上来了?
  他没有慌张争辩,也没有愤怒的反驳,而是用一如既往的平静语气开口。
  “芥川警部可能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杀死】横田先生,我所做的仅仅是【正当防卫】。”
  “我在现场和一位警官交代过事情发生的经过了,我登门拜访,进门就是地狱一样的血腥修罗场,遍地都是尸体的残骸,横田先生正在跪拜一个空无一物的神龛,面色诡异,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他看见我进来,就不由分说的提刀来攻击我,我迫于无奈,只能被迫反击。”
  “在打斗的过程中,我曾成功的夺过横田先生的剁骨刀,在他后背留下过一道伤口,并且也用木刀在他前胸斩过一刀,但这绝对不足以让一位成年男性殒命当场,我是学剑道的,芥川警部,这点我很有把握。”
  “至于横田先生的死亡,我没法解释,他当时在战斗中突然就变得表情狰狞痛苦,全身被奇怪的雾气包裹,在地上挣扎翻滚了几下,就不动了,我当时被横田先生重创了数下,身体状况很不妙,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就立马报警了。”
  “我相信现场所有的证据都能证实我说的话,杏子也能作为我的人证。”
  “我并不觉得横田先生的死与我有关,假如您并不这么认为,并且能拿出十足的证据来证明是我构成了横田先生的死亡,那我也不会诡辩,我愿意认罪伏法,为我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但,您真的拿得出证据么?”
  “所以,芥川警部,您要是还用那套诱导话术,想给我扣帽子,给我心理压力让我蒙冤认罪的话...您还是省省吧。”
  “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无知的小孩子!”
  “我也是打工赚钱的,算是纳税人,您是警察,我有配合您工作的义务,但也请您的态度稍微端正一些。”--这其实是在胡说八道,学生打工是不用交税的,这只不过是上杉清为了自己在气势上占得上风而在瞎扯。
  “于公于私,我都愿意和您聊聊,但您要是没有诚意的话,那么在律师来之前,我不会再开口说一句话。”
  上杉清先是复述了一遍事情的发生经过,矢口否认了横田野的死于自己有关,把横田野的死因也用一问三不知的方法混了过去--这一切都挺可信的,前提是他真的是普通人。
  然后,他不卑不亢,话里带刺的讥讽了芥川龙之介两句,并且态度变得强硬了起来。
  没办法,人善被人欺,他要是表现得过于唯唯诺诺,那才是心虚的表现,这种有理有据,没有任何愧疚的发言,有时候才能取信于人。
  要是芥川龙之介不知道上杉清的底细,被这么顶了几句,说不准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芥川龙之介嘴中啧啧了两声,手中的钢笔在本子上一顿,晕染开了点点墨迹。
  他也眯起了眼,斜倚在椅背上,表情玩味。
  “律师?上杉君似乎过得很贫寒啊,那些大律师你请不起,你是要申请法律援助么?恕我直言,政府分配给法律援助的律师都是些新手,水平着实一般,他拖得起,你拖得起么?”
  “学业怎么办?风评怎么办?你的光明前途怎么办?”
  “虽然我和上杉君只是初次见面,但是我逾越的说一句,这只是我的个人判断,若有得罪,请勿见怪!”
  “我觉得能面对敌人悍然拔刀出手的上杉君,可不像相信法律的人呐...”
  芥川龙之介丝毫没有被上杉清影响说话的节奏和气势,一时间,两人间的气氛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
  上杉清脸上的笑容一敛,面沉似水的紧盯着芥川龙之介饱含笑意的双眸,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缓缓的摇头,一字一句的开口。
  “不,你说错了,芥川警部。”
  “我是个守法的公民,我相信法律。”
  “只是...”
  “我不相信某些执行法律的人...”
  “比如...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