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十五章 清晨

  上杉清是被风声,雷声与雨声惊醒的。
  昨晚在蜃气楼中做完剑道日课后,他实在是太累,心神俱疲,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和衣而眠了一宿,这让他现在身上有些难受。
  他摸起了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五点整。
  屋外的天空一片漆黑,豆大的雨点从阳台上飞舞而入,撞到了门窗玻璃上,化为一道道的水痕蜿蜒而下,留下了变幻的诡奇图案,风声呼啸着从门缝中挤了进来,声音变得尖锐而刺耳,像是喑哑的人惨声哀嚎,伴随着阵阵从远处传来的不真切的闷雷声,混成一曲诡异至极的交响。
  下雨了,风凛冽,伴有春雷。
  在手机上点了几下,看了看天气预报,上杉清皱了皱眉。
  这雨要下好几天。
  这还没到梅雨季啊...春天怎么会有这么突然,持续时间这么长的雨天...
  上杉清也没细想,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对面传来了野原杏子匀称的呼吸声,他才恍然想起,现在的他,已经不是独居了。
  野原杏子还在沉睡,她昨天经历的事情也有些过于刺激,大哭了好几次,心情哀痛,估计身心也很疲累。
  少女的睡颜有些分外的惹人怜爱,她眼睛的红肿已经消失了,有些婴儿肥的可爱小脸正对着上杉清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带出了一抹纯真的笑容,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那么开心。
  看着那无暇的笑,上杉清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他轻轻的嗅了嗅鼻子,空气中弥漫这一股好闻的香气,他闻得出来,那是野原杏子身上的味道--他早就发觉了,只不过原本以为是女性香水,但野原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抹香水的人,那是一种非常好闻的草木清香,能振奋人的精神,让人神清气爽。
  现在想来,这说不准是莹草妖魂带给野原杏子的改变,莹草本来就是草木妖怪。
  还有在横田宅的时候,上杉清被高浓度的蜃气冲击,差点心神失守,变得暴虐之时,也是野原杏子身上传来了一阵清凉之意,让他瞬间清醒。
  一名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是断然不会有这种能力的。
  这么说...杏子说不定也已经属于“超凡”了。
  上杉清没发呆很久,他用有些冰凉的手背拍了拍脑门,让自己的意识迅速的清醒,然后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他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野原杏子,当他踏入卫生间的时候,不禁呆了一呆。
  他一人独居,生活习惯并不算邋遢,但也没有洁癖,他的公寓整洁程度在普通男子高中生的平均水准之上--但也就那样。
  现在他有点不敢认这依旧狭窄却闪闪发光的卫生间到底是不是他家的了。
  我莫不是捡了个田螺姑娘回来?嗯...日本应该是叫仙鹤报恩?
  地面,瓷砖,陈旧的洗漱台,还有那面带有裂痕的镜子,全部被擦得光可鉴人,纤尘不染,和全新的一样,这估计是野原杏子昨晚洗澡的时候顺便做的。
  上杉清暗暗的点头,坚定了自己之前对野原杏子的评价--虽然她做事没什么主见,在某些事情上也表现的相当懦弱,不过应该会是个贤妻良母类型的日本传统女性。
  洗漱完毕后,擦了擦脸,上杉清细心的从橱柜里找出一套之前超市打折时买的备用洗漱用品给野原杏子摆在桌上之后,就撑起挂在衣架上的一把黑伞出门去了。
  他要去买点早餐,今天肯定是没法去学校了,等一会给老师去个电话,帮自己和杏子都请个假,他俩都是优等生,在学校有不少的特权,估计老师也不会说什么。
  今天上午,他打算带着野原杏子去拜访师父,他有不少事情都要听取师父的建议,还有横田宅的后续事宜,虽然芥川龙之介说能搞定,但上杉清还是比较信任上泉秀川一点。
  日本与天朝不同,即使是在东京,专门卖早餐的店铺也基本没有,不过倒是有食其家,吉野家这种连锁快餐店在早上营业,这种店有很多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非常方便。
  上杉清挑了一家离公寓最近的食其家,买了两份牛肉丼打包带走,其实这里提供专门的早餐套餐,非常日式的那种,味增汤,烤鱼,米饭还有下饭渍物,不过那种汤汤水水的太难携带了,上杉清没有买。
  野原杏子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吃点肉长长个子,总不能老是个小不点吧。
  等上杉清回到公寓,已经快六点了,天色依旧阴沉,雨势不算很大,也不算小,初春的天气寒意十足,即使以他的体质都觉得有些冷意。
  抖了抖伞上的水,上杉清掏出钥匙开门,入目的是站在房间中央,满面迷茫,眼角似有泪痕的野原杏子。
  野原杏子一脸的茫然,眉头紧锁,表情有些哀伤,衣衫因为睡了一晚而显得有些不整,裸露出大片的光洁皮肤,一时间给人一种别样的反差感,平添了几分诱惑。
  上杉清愣了一瞬,进屋关门,将带回来的早餐放倒了暖桌上,有些关切的问道:“杏子,怎么了?”
  野原杏子看到上杉清后,似乎有些安心,表情也变得清明,随即,她察觉到了自己的状态,红着脸小声惊呼了一声,又重新钻回到被窝里了。
  她早晨起来,睡得迷迷糊糊,脑子转不过来,四周寻了一圈没有看到上杉清的踪影,心中莫名的不安了起来,她也分不清这里是梦还是现实,以为上杉清抛弃她,独自离开了,一时悲从心来,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然后,她就被推门而入的上杉清惊醒,也明白了自己刚刚的想法有多么的荒谬,但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和上杉君说啊,于是她只能在被窝里红着脸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
  上杉清还以为是昨天的事情带给野原杏子的冲击太大了,她没还有从悲伤中走出来,不由将语气放的更加柔和。
  “没事的,杏子,都过去了。”
  “起来吃点东西吧,我一会儿会给老师打电话请假。”
  “今天上午你先跟我去拜访师父,下午我领你去横田家拿你的日常用品。”
  “可以么?”
  野原杏子嗅到了饭菜的香味,又看了看上杉清温柔认真的脸,不由有些鼻子发酸,还未曾有人对她这么好过,之前虽然舅舅对自己不错,但因为舅妈很讨厌自己,所以舅舅也不可能表现的对自己特别关心,这种被照顾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好的!上杉君!”
  野原杏子用力的点了点头,调整好了心情,抬起头来,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是的,杏子。
  她在心中默念。
  漫长的黑夜终将过去,属于我的黎明,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