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三十九章 质问

  芥川龙之介年纪轻轻,能做到收藏品协会东京分部的“主席”,是统领整个组织的话事,自然不是什么莽撞无谋之辈。
  他听得上泉秀川语气不太对劲,自己更是有些心虚,于是立马一个躬身,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行了个大礼,然后起身笑眯眯的恭声开口。
  “鞠躬行礼我做过了,那么接下来要我退避三舍么?”
  上泉秀川冷笑了一声道:“你想得倒挺美。”
  他在距离芥川龙之介五步的距离停下,这个距离,他手中木刀斩出,芥川龙之介必定会被他一刀斩为两段。
  就算他用的是木刀,就算芥川龙之介也是能单独解决区域级灾害的强大超凡者...都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两人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有点大。
  上泉秀川没有出刀,他不是来杀人的,他若是想杀人,他有把握在芥川龙之介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取了他的瓢!
  “芥川家的小子,你是个有见识的,你应该知道,大家都说名师难求,但我们这些当过老师的都清楚,名师难求,一个好徒弟更难求。”
  芥川龙之介笑容不减的点头,轻声道:“我知道。”
  日本文化受天朝影响颇多,也是个尊师重道的国家,日本的老师社会地位很高,但...别的行业不说,在剑道界,特别是古流剑道的流派,收个称心如意的入室弟子确实是个难事,特别是那种指望他能把技艺传承下去,发扬光大的,就更难找了。
  资质,品行,性格,都要优秀,缺一不可,否则万一养出个白眼狼来,断了流派的传承,那可是去了黄泉也无颜以对先祖大事,这种事在历史上也不罕见。
  上杉清就是上泉秀川考验了一年,非常满意的关门弟子的人选,就在他想要厚着脸皮去找老朋友求一块上品的剑心种子,正式引领弟子踏入超凡剑术的修行之路的时候,他突然从警视厅的老朋友那里得知了上杉清被请进了樱田门的消息。
  他当时就差点没忍住心中的暴怒,拔剑过来砍人。
  他这几年是修身养性,有些懒散,年轻的时候可也是杀得东京都剑道界闻风丧胆的杀坯,他的脾气没那么好的。
  上杉清的为人他知道,肯定不是个惹事的人,现在被警察扣住了,怎么想也是那帮樱田门的废物出了问题!
  上泉秀川真是这么想的,他对于女儿极其护短,对徒弟也一样。
  于是他匆匆赶到了东京警视厅,也没有先去将徒弟保出来,这种事要从根源下手解决,通过他积累的人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上泉秀川就直接来堵芥川龙之介的人了。
  这才有了地下停车场的这出好戏。
  “你知道?”
  上泉秀川的音调提高了一些,脸上隐现怒气。
  “那你知不知道如果清出事了的话,我会很生气?”
  芥川龙之介的笑容有些僵硬,他稍微退了一步,声音更加低沉。
  “我...知道。”
  上泉秀川摩挲着手中黑檀木刀的刀柄,嘴角弯起了冷冽的笑容,声音也变得冰冷了几分。
  “你知不知道我上次生气的时候,做了什么事?”
  芥川龙之介深呼吸了一口,吐了一口浊气,假笑已经变成了苦笑。
  他沉吟了数秒,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口。
  “我知道,五年前,有尊鬼神盯上了您的女儿,想用她为祭品,唤出足以覆灭半个东京都的【天守级】鬼神,结果您含怒出手,单人只剑杀进了那尊鬼神的梦镜之中,一剑斩灭鬼神三十七尊,其中包含了【八雷神】中的三位,本来对东京虎视眈眈,准备降临的火雷大神元气大伤,销声匿迹,这五年来祂的信徒都不敢在东京都活跃...您拯救了半个东京都。”
  芥川龙之介的用词隐隐有几分拍马屁的意思,说的挺详细的,不过上泉秀川根本不为所动。
  他阴着脸,挑了挑眉,狞然道:“你知道的挺多么。”
  “既然你都知道,你为什么敢打清的主意?”
  “是收藏品协会已经在东京都只手遮天,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了,还是说你觉得我老了,提不动刀了?”
  芥川龙之介哪敢承认这个,当初死于上泉秀川之手的“八雷神”原本共有八位,通过秘术八合一能组成拥有“天守级”破坏力的“火雷大神”,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神明--虽然只是堕为鬼神的日本本土神明,八百万神中的一位,但祂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然后,就这么一位天守级的强横鬼神,被上泉秀川追到老巢,一剑被砍了三十几个小弟,八雷神的本体还被剁了三个,只跑了五个,元气大伤,从此不敢露面。
  这种狠人芥川龙之介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他将态度放的极低,柔声开口。
  “上泉剑豪可能误会了,上杉君遇到的事情并不是我做的手脚,我只是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见到了上杉君的剑技,有些见猎心喜,询问了一下上杉君是否有加入收藏品协会的意愿罢了,我并没有胁迫他,更没有让他受到什么伤害...”
  芥川龙之介的话没说完,就被上泉秀川打断。
  “若不是如此,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站在这儿跟我说话?”
  “不用跟我花言巧语了,我见过的狡诈老狐狸要比你见过的凡人还多,你那点小心思瞒得过谁?”
  “你想招揽清为你做事,是图什么?”
  芥川龙之介艰难的笑了笑,回道:“自然是看上了上杉君的实力和人品...”
  上泉秀川嘿嘿一笑,满脸的不屑。
  “哦?是这样么?”
  “我还以为是收藏品协会被最近空降到东京的新选组和平安京所属的势力压的有点喘不过气来,想要借助清的力量,发起反击呢。”
  “你看,清还年轻,实力一般,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有个还看得过去的师父啊,我和平安京的那帮神棍本来就不对付,新选组当初请我出山我没有答应,也得罪了几位高层,如果这时候我徒弟被那些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师父的,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届时我这个老东西呼朋唤友的和壬生狼外加那帮神棍掐起架来,收藏品协会自然就能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喽。”
  “我还以为芥川主席...打的是这种驱狼吞虎,大小通吃的主意呢...”
  “看来...是我多疑了?”
  芥川龙之介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无踪,他的额头上的冷汗划过了脸颊,滴落在地上,细微的声响在寂静的地下停车场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