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七章 心斩

  上杉清目前能动用的百闻牌,有两张,都隶属与犬神之卷,源自于式神“犬神”的能力。
  这两张百闻牌算是一攻一守,对战斗都有不小的帮助。
  其中的“攻”,便是这张“心斩”。
  心斩,在百闻牌中的效果,是驱动“犬神”进行一次攻击,并且为犬神附加两点“护甲”。
  这只是游戏中的描述。
  现实与游戏不同,这张“心斩”,在上杉清看来,是足以当做杀手锏的必杀一剑。
  心斩--剑士最锋利的剑,莫过于他的信念!
  以觉悟为燃料,催动心中之剑,以迅雷之势斩出,灭杀肉身,击溃心防!
  听起来玄玄乎乎的,其实很好理解。
  剑道中一直有一种理念,叫做“以心为剑,无所不斩”。
  你要斩断某物,你首先要坚信自己能斩断某物,才能斩出足够凌厉的一剑,斩破敌人的前提,是要先斩破自己心中的懦弱和畏惧之情。
  简而言之,就是“无畏”。
  同样的,剑道中有经典的“三杀法”,杀其刀,杀其技,杀其气。
  杀刀是压制敌人剑势的方法,杀技是与对手拆招对招的技巧,而杀气,是在气势上压倒敌人的完胜之方。
  心斩的作用,就偏向与“以心为剑”和“杀气”。
  上杉清动用“心斩”的时候,不但力量和速度会提升到巅峰,还可以御使“犬神”的力量,让自己心中无畏,让敌人心生畏惧。
  非要说的话,这算精神攻击。
  流光溢彩之间,上杉清指尖的百闻牌化为无数的青白光点飞散,他身后的蜃气翻涌升腾,与青白色的荧光糅为一体,塑成了一尊高大的鬼神形象。
  身材壮硕,一身武士服遮身,利剑在手,犬屋敷背在身后,人身犬首,双瞳目泛红光,嘴角的笑容狰狞肆意,露出的犬齿峥嵘而凶残,宛若准备捕食猎物的百兽之王!
  上杉清背后浓稠的蜃气,竟然幻化成了一尊犬神的虚影。
  他却好像恍若未觉,百闻牌消散之后,他的表情变得更加平静,双手握住了木刀刀柄,上杉清灿然一笑,不急不缓的一步踏出,手腕轻转,黑檀木刀在半空划出一道诡奇的弧线,一式再寻常不过的“袈裟斩”就迎向了横田野的前胸要害!
  伴随着上杉清挥剑斩出的动作,他背后的犬神虚影也狞然一笑,紧随而上,手中利刃如影随形!
  一把木刀,一把蜃气化成的太刀。
  相同的轨迹,相同的凛然之势。
  一往无前。
  反观横田野,他的动作反而迟缓了许多,他看着上杉清背后的犬神虚影,眼神中的忌惮之色越来越浓。
  按理说,这个状态下的横田野,应该已经没有了属于“人”的情感,他现在脑子里剩下的东西,理应只有完成“神的旨意”。
  但他就是害怕。
  这仿佛是铭刻在骨血中恐惧,就像老鼠见了猫,青蛙遇到蛇,这是生物见到了天敌的本能反应,与任何的外界因素都无关。
  刀光顷刻便至,横田野迟钝的举起了手臂,想要故技重施,夺走上杉清的兵刃,但他还没来得及抬手,就被木刀劈在了前胸。
  这一刀要比上杉清平时斩出的刀快上一倍!
  横田野身上理应是锋利的剁骨刀都斩不开的硬逾钢铁的肌肉皮肤,但挨了这一刀之后,他的脸上立马浮现了狰狞的痛苦之色。
  而在蜃气所化的犬神这一刀也落下之后,横田野的五官都皱成了一团,他的身体抖如筛糠,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无比--上杉清的木刀只是重重的击打在了横田野的胸口,但蜃气犬神的这一刀却毫无阻碍的没入了横田野的胸口,从右肩而入,从左下的腰腹出斩出!
  要是这是真刀真剑,横田野恐怕会被一刀斩成两半!
  就算这不是真刀真剑,横田野这时候的状态也很不对劲,从犬神虚影的刀斩入他身体里的那一刻,他就痛苦的哀嚎了起来,本来全身高高鼓起的膨胀肌肉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的消退,无数蜃气在他的全身逸散了出来,一秒之后,他已经从一个满脸凶光的怪物,变成了一个浑身伤口,鲜血淋漓的普通人。
  横田野弱化后的身体像个破布袋一样被打飞了出去,跌落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变得悄无声息。
  他的皮肤像是剥落的墙皮,一块块的皲裂掉落,露出了干瘪的肌肉组织,他体内的鲜血仿佛流干了,他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化成了一具干尸的模样。
  下意识的做了一个纳刀的动作,上杉清长舒了一口气,他背后的蜃气犬神虚影也随之烟消云散。
  下一秒,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重疲劳感觉就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的四肢好像灌了铅一般,浑身乏力,甚至后退了两步,背靠着走廊的墙壁才能站稳。
  “这是使用百闻牌的后遗症么...”
  上杉清费力的支撑着身体,晃了晃脑袋,试图保持神智的清明--他现在觉得脑中一片混沌,随时可能一头栽倒,昏睡过去。
  “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啊...”
  就在上杉清摇摇欲坠之时,本来尘埃落定的公寓之内,惊变又生。
  横田野身上逸散出来的大量蜃气,在公寓里浮沉徘徊着,有些茫然,像是被遗弃的猫犬,找不到回家的路。
  几秒钟的犹豫之后,这些蜃气突然调转了方向,乳燕归巢一般的向着上杉清蜂拥而来,它们好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身到上杉清的身体内。
  上杉清甚至没反应过来,脑中就传来了一阵巨疼--就像有人在他脑子里敲锣打鼓放鞭炮,一种难以忍受的炸裂感觉在他脑海荡漾,让他痛不欲生。
  他瞬间就发现了这股蜃气的不同之处。
  他之前也斩杀过恶鬼,吸收过蜃气,但以前的那些蜃气,和今天撞入他体内的蜃气,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区别在浓度上...
  如果说以前他吸收的那些蜃气,是淡如水的啤酒,那么今天的这些蜃气,就是毛子特供的伏特加!
  总量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浓度提升了数十倍,他的身体骤然接受了这些蜃气,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一些排斥反应。
  一股没来由的嗜血杀意犹如附骨之疽,缠绕着上杉清本来清明的思维,他紧闭着双眼,再度睁眸的时候,眼瞳里已经遍布血丝,猩红一片。
  仔细地看去,还有灰黑色絮状雾气在他的眼睛中蔓延,将他本来清秀的脸衬的分外可怖。
  他的眼神...
  和刚刚狂暴的横田野,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