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九章 芥川

  日沉月升,群星高悬。
  夜深了。
  上杉清坐在一张办公桌前,神色平静,眼神深邃,双手合拢放在桌上,手腕处有一对儿熠熠发光的“银镯子”--他被拷上了。
  他的面前摆着一份色泽诱人,味道闻上去不错的便当--是照烧鸡排的配菜,虽然日本的鸡肉不值钱,但这也比他平时吃的便当要好太多了,可他却未曾动筷。
  今天见过太多的血腥,他有些没胃口。
  他现在处于千代田区的霞关二町目,东京都警视厅大楼内,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樱田门”。
  东京警视厅是管辖东京都治安的警察部门,所属的警察超过四万人--这数量算得上是很庞大,东京都的居民和警察的比例是三百比一,东京是日本治安最好的城市,这些警察们功不可没。
  上杉清虽然面色平静,但他的心里却飞快的转动着不同的念头。
  他不应该来这里的。
  东京都有一百零二个警察署,超过八百个治安所,就算横田宅发生的事情被定性为恶性案件,他最多也就被请到港区的警察署里喝茶,怎么会直接惊动了樱田门,被送到警视厅本店?
  答案只有一个。
  就是那帮警察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他们知道这个案子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层次,地方警察署受理不了。
  这是上杉清能想出来的最合理的解释。
  他被送进来之后,就一直被晾在了这里,期间有一位年轻的警察进来给他送了一份便当和一杯水,温言细语的让他稍等一会,稍后有人会为他做笔录,态度很好,礼数周全,反正上杉清挑不出什么毛病。
  野原杏子则是被一位面相温柔的女警官带走了,估计要分开问话。
  他自然没有意见,其实他心里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慌张的。
  横田宅发生的事情,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他也是个被害者,横田良子是被横田野亲手剁成碎块的,现场的所有证据都能证明这一点,横田野本身就逃不过一个杀人凶手的罪名,而他虽然和横田野死斗一场,但绝对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致命伤。
  横田野并不是被他砍死的,他只在横田野的背后留下过一道刀口,又用木刀斩了他前胸一刀,这都不至死。
  横田野的真正死因,是因为蜃气被“心斩”斩破,剥离了身体,失去了力量来源,从而导致的身体机能崩溃,就算那些警察的法医再专业,也不可能把这种死亡原因扯到上杉清身上。
  唯一有些棘手的就是那把被捏成麻花的剁骨刀上可能有上杉清的指纹,不过这也很好解释,横田良子的死亡时间和上杉清到达现场的时间根本对不起来,他不可能莫名其妙的为横田野背锅,这点他有把握。
  而且,在等待警察来的时候,上杉清已经反复的嘱咐了野原杏子好几遍,和她对了对口供--他没有教野原杏子说谎,这只小白兔看上去就是不会说谎的类型,他只是让野原杏子把横田野奇怪的地方如实告诉警察,然后把今天的事情经过也原原本本的复述一遍。
  那么,在警察的眼里,上杉清的形象大概就是--送同班同学回家的普通男子高中生,拥有不俗的剑道实力,在横田宅遭遇变成怪物的横田野的袭击,出手与其搏杀,险胜。
  在脱离了险境后,就立刻报警,非但无过,甚至有功,这完全值得警视厅送他一张见义勇为的奖赏状,运气好了甚至还能混点赏金,这不是开玩笑,这种事是有先例的。
  至于他是怎么打得过怪物的,横田野又是怎么死的,他早就打好了腹稿,只要有警察来盘问他,他就有把握糊弄过去,他可不是野原杏子那种单纯的小女孩。
  日本警察不太敢对嫌疑人严刑拷打,甚至态度都不敢太严厉,要是传出去会被媒体大书特书,被国民指着鼻子骂,职业生涯可能就毁了,更别说上杉清还是未成年,就算他杀了人,也不可能被判重刑--他要是未满十四岁,这种事估计给他做个现场笔录就放他回去了,日本的法律对未成年人宽容的离谱。
  总的来说,上杉清有恃无恐,他的心里已经在思考横田野的异变和东京警视厅的“超凡部门”到底在哪儿,实力如何了。
  上杉清所处的审讯室门外,走廊的窗边,站着一道消瘦的人影。
  风衣,丝巾,黑礼帽,墨玉手杖。
  正是工藤优一的那位“同事”。
  黑礼帽这时候正倚着墙,把玩着墨玉手杖,目光有些若有所思的盯着审讯室的门。
  之前,他刚准备上去横田宅看看情况,可就在他前脚踏入公寓楼大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楼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绝强的超凡力量,同时惊现的,还有一股犹如利剑出鞘般的凛冽气势。
  这感觉一闪即逝,不到三秒钟,他就清晰的感受到了,横田野的超凡能力反应...已经消失了。
  他当时惊得眼都直了--外勤特工曾经勘测过横田野身上的超凡能力的强度,最后定性的事件危险程度为“区域”级。
  也就是说,横田野有实力把东京都的一个区搅得鸡犬不宁--在没有超凡力量阻碍的前提下。
  所以他才派人疏散群众,防止更大的伤亡,这是他的本职工作。
  区域级的事件,并不是说黑礼帽处理不了--那并不困难,但三秒钟就斩灭一尊区域级的鬼神...他自问做不到。
  就算他的能力并不以“爆发力”见长,这也有些吓人了...那可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啊!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上去直接和上杉清见面,并且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接到了工藤优一的电话,这位“大侦探”告诉他,上杉清已经报警了,警察会很快的赶往现场。
  挂了电话,黑礼帽沉吟了片刻,反而不着急了,因为工藤优一的关系,他们组织在警察体系里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进了樱田门,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
  他索性退出了公寓楼,直接驱车赶往樱田门和工藤优一碰了个头,顺便提了几个要求。
  然后他就在这儿等着了。
  在黑礼帽沉思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皮靴撞击地面的清脆脚步声,他瞥了一眼,嘴角挂起了有些虚假的微笑。
  工藤优一眯着眼,换了一身常服,踩着小皮鞋,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
  他在黑礼帽的身边停下,冷着脸把一本证件塞到了黑礼帽的手里,然后低声说了一句。
  “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别为这种事烦我!”
  “有了这个,你就有审讯嫌疑人的资格,没人能挑你毛病...你还算有脑子,知道樱田门里有人跟我们不对付,能规规矩矩的想办法按章程办事。”
  “对清客气点!你俩要是对上,我肯定不会帮你!”
  说完,工藤优一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被冷眼相待,黑礼帽根本没生气,他一耸肩,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手中的证件,带着温和的笑容,推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上杉清衣服上是已经干涸的血渍,面色冷淡,眼神因为刚斩过鬼而有些阴郁,这么乍一看上去,倒是有点像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
  黑礼帽的微笑得体从容,举止有礼,却像个西方传统贵族。
  两人目光相接,对视了三秒。
  然后,黑礼帽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他快步走到了审讯桌前坐下,将手中还没捂热乎的证件在上杉清面前一晃。
  “上杉君...对吧?晚上好。”
  “你可以叫我芥川警部,接下来由我来问你几个问题。”
  上杉清眯着眼,注意力被黑礼帽亮出的证件上的名字吸引住了。
  他在心中慢慢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
  “芥川龙之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