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章 恶即斩

  上杉清很少说大话,即使是面对敌人。
  所谓剑道,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他不敢说全日本的古流剑道尽在脑中,但起码以新阴流为基础,延伸到一刀流,神道流的基本架构,他已经稔熟于心。
  他欠缺的,只是足够多的实战,让他将掌握的剑技在战斗中融会贯通,从而将自己的剑术水平升华到一个新的层次。
  等这一步完成,他恐怕也足矣被冠上“剑豪”之名了。
  他没有和九鬼赤多说废话,这大个子一直在拖延时间,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看的出来。
  虽然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总归不能让他称心如意就是了。
  如今上杉清与九鬼赤距离不过五步,是真正的咫尺方圆,也是剑士分胜负的生死领域。
  恰在此时,风雨大作中,一道闪电划过东京都的苍穹,仿佛将整个天空划为了泾渭分明的两半,紧接着,是连绵不绝的惊雷声在天边炸响。
  上杉清只觉得一阵心血来潮,杀意与剑势都已经蓄到了顶点。
  下一秒,他毫不犹豫的躬身暴起,一式居合斩出。
  他用的是最正统的居合--林琦明神梦想流。
  拔刀术的开山祖师,林崎甚助所创的,专门为刺杀服务,极擅以弱胜强,是可以在对手拔刀之前斩掉其头颅的凌厉居合术。
  林琦流拔刀术脱胎于鹿岛新当流,而鹿岛新当流是一种很单纯,讲究纯粹的“一击必杀”的刀法。
  林崎甚助在这个基础上,经历过了十数年如一日的练习,最终在机缘巧合之下,领悟出一种“刺向自己影子的剑法”,那就是林琦流拔刀术的雏形。
  拔刀与攻击一体,制敌先机,先手无敌。
  核心要义只有一点--快!
  上杉清足踏雷声而至,剑光比天上的电光还快,惊鸿般的拔刀一斩,将面前的雨幕都从中截断,带着无匹的锋锐之势,横斩向了九鬼赤的腰腹。
  抽刀断水,也可断人性命。
  因为身高的原因,上杉清选择了腰腹要害下手,这一刀砍实在了,就是腰斩的下场,别说是区区秘仪者,就算是鬼神也别想活。
  九鬼赤也没有愣着发呆,他本身就处于警惕的状态,目光捕捉到上杉清行动之后,也匆忙中挥舞着野太刀横格,妄图招架上杉清的攻击。
  他的野太刀刚刚抬起一寸,上杉清的备前刀就已经将他的大红西服斩成了碎片,并且气势不减的继续长驱直入。
  预料中的血雨淋漓的场面并没有发生。
  上杉清面色微变,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没等九鬼赤转守为攻,就率先抽身后撤,足足退了七八步,站在原地扫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太刀。
  本身有些卷刃的刀刃上,又被蹦出了几个大小不一的豁口。
  这九鬼赤的身体,仿佛是金铁所铸,上杉清的这一式居合拔刀斩虽然过于追求速度,而减少了几分力量,但绝对足以将一名黑西服腰斩成两半,让其死的不能再死。
  可这一击竟然只割裂了九鬼赤的西服,连他的皮都没斩破。
  他自己的刀反而遭到重创,破损到这种程度的刀,最多再斩出一刀,就可以宣布报废了。
  当初的横田野虽然也皮糙肉厚,普通的剁骨刀也能对他造成物理层面上的伤害。
  但眼前的九鬼赤...在防御力这方面让上杉清有些棘手。
  上杉清甚至怀疑,普通的步枪射击恐怕都拿九鬼赤没办法...
  他紧握着手中太刀,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要是有一把好刀的话...”
  他如果能有一把摧金断玉的名刀,这一式居合就足以奠定胜局,不至于浪费了这绝妙的一击。
  你说为什么东文家的老祖宗会留一把逆刃刀呢...用逆刃刀可不仅仅是“把剑反过来用”这么简单,要用一把逆刃刀,就得配上专门为其设计的剑术,否则很难用它的刃砍到人,这种剑术,上杉清真的不会。
  否则,以逆刃船中的锋利程度,恐怕也足够对九鬼赤造成伤害了。
  九鬼赤被砍了一刀,丝毫无伤,但心中并没有小觑上杉清半分。
  上杉清觉得九鬼赤是“秘仪者”。
  其实不然。
  这是东文宇向鬼神要求“加的钱”。
  昨天在茶室里的九鬼赤与九鬼青,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并不是双鬼组的组头,而是披着人皮的鬼神罢了。
  鬼神重回凡间,有两种办法,分别是“夺舍”和“降临”。
  现在的九鬼赤和九鬼青,就是夺舍了他们身体的赤鬼与青鬼,是活跃在日本民间传说中,拥有真正鬼神之力的“鬼族”。
  他们吞噬了九鬼赤和九鬼青的记忆,夺取了他们的身体,带着自己的力量来到了凡间,为他们的主人捕获急需的祭品,这是他们的使命。
  所以九鬼赤才如此忌惮上杉清--他身为鬼神,拥有无比强大的肉体力量和凡人难伤的钢筋铁骨,还拥有在漫长的生命中见识过的无数招式与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但唯独那种直接杀伤与精神层面的剑术,是他的最大克星。
  当初横田野毙命的惨状他记忆犹新,实在不敢有丝毫大意。
  不过...战斗已经开始,现在就没法退让,九鬼赤没有再畏手畏脚,他低喝一声,沉重的野太刀在他手里轻若无物般的挥舞了起来,带着凛冽的破空声砍向了上杉清的方向。
  气势和力量都不错,但太慢了。
  上杉清一踢地面,水花飞溅,自己接着反作用力,踩着小碎步后退,将这一刀躲过。
  沉重的野太刀砸在地面上,掀起了潮水似的波涛,将柏油路面生生的砸塌下去一块,附近的地面也产生了龟纹般的裂痕。
  上杉清甚至能感觉到一股轻微的大地颤动,仿佛是地震了一样,一刀之威,强大如此。
  他眉毛一挑,心中立马做出了决断。
  这已经不是用剑术和普通的剑可以解决掉的敌人了。
  这大个子可能还有援军,现在不是拖拖拉拉的时候。
  用一张底牌,先干掉他再说吧!
  顿步站定,手并剑指虚空一弹,上杉清口中念念有词。
  “百闻牌。”
  “犬神之卷。”
  “秘技!”
  “恶·即·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