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九章 刀剑乱舞

  九鬼赤面色阴沉,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
  那些黑西服看到首领的动作,毫不迟疑的手持武器,对上杉清发起冲锋。
  刚刚兔起鹘落之间同伴的身亡,根本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
  他们没有犹豫,没有恐惧,也没有惊慌,只是机械的扑向了上杉清,试图用自己的武器给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上开个洞。
  像一群没有感情,任人驱使的傀儡。
  上杉清不知道他们达没达到超凡者的水准,因为刚刚毙命与他刀下的那个黑西服,实在是弱的离谱,但他们肯定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恐怕都是被鬼神蛊惑的可怜虫。
  上杉清不是东文真希。
  他对于敌人,心中从无怜悯之情。
  就算你有千种理由,万般苦衷,与我为敌,就是取死之道。
  战场上对敌人仁慈,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
  本来有九鬼兄弟坐镇,来这里抓捕东文真希的黑西服不多,又兵分两路,这时候在场的,也就十余人罢了。
  也许换到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这十余人还能给上杉清造成一些麻烦,但在这种狭窄的小巷里,围攻的展开极其困难。
  就算他们把这街道堵满,上杉清同一时间最多也只不过是面对四个人而已。
  他心中丝毫不惧,足下用力一蹬,身躯借着反作用力向后激射,同时腰身发力,身体在半空像陀螺一样飞转,雪亮的刀光闪过,他身后的两个黑西服根本来不及招架,就都被他一刀削掉了半边脑袋,失去生机的身体像破布袋一样摔在地上,溅起了浑浊的水花,白花花的脑浆和肆意奔流的鲜血在雨水中蔓延,为这逼仄的小巷增添了几分狰狞的血腥色彩。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上杉清第一次杀人,他之前只斩过鬼。
  但他却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因为鬼神的幻术,恶心血腥的画面见过太多,至于杀人的愧疚感--那种东西在他心中不存在的。
  我不杀你,难道等你杀我么?
  迅速的回身一斩,先清除了背后的威胁,上杉清顿步转身,双手持剑,高高举起,摆了个大上段的架构,毫不犹豫的也持剑前冲。
  以一敌众的时候,一定不能单纯的防守。
  那样最容易被前仆后继的敌人的耗死,尽全力的进攻,削减敌人的数量,以攻代守,活用舍身技,必要的时候以伤换命,才是以一敌众的最佳战术。
  这是上泉秀川的教导,上杉清铭记在心。
  他沉膝发力,脚步紧凑,架势稳固,用的是新阴流的“雷刀”。
  新阴流的雷刀有很多种,相雷刀,后雷刀,续雷刀,外雷刀,七七八八的加起来,估计能有近百式。
  其实说起来原理也很简单,所谓的雷刀,只不过是大上段的架构起手,占住中线,对敌人施加的犹如狂岚惊雷般的斩击。
  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变化,是因为要考虑到对手的应对,做出不同的变招,所以才分了许多种复杂的情况,和对应的剑势。
  总得来说,雷刀的核心是“雷”这个字。
  雷,自九天而降,大上段的剑构就是从天而降,从上往下压制敌人的。
  雷,如疾风怒涛,气势无匹,是速度的极致,相应的,雷刀的出刀要快,更要连贯。
  上杉清极擅雷刀,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实,出刀快,准,稳。
  那些黑西装大半手持的都是短刀和肋差,面对上杉清的雷刀,简直是毫无招架之力。
  白刃交击,甚至有点点火花飞溅,又迅速的在暴雨中熄灭,他格开了两把短刀,一击横斩,将两人砍翻,随即剑身一抖,轻巧的一记切落,格开了第三人的剑,接了一式中线直劈,又是一人殒命。
  黑西服前仆后继,犹如飞蛾扑火,上杉清心稳,剑更稳,就像狂野燃烧的火焰,吞噬着飞蛾的性命。
  一个后撤步,躲开了两把肋差的舍命突袭,上杉清剑势一变,矮身一式横斩,将两个黑西服开肠破肚,然后跻身向前,将这两个身受重伤的敌人顶在一旁,整理了一下剑势,毫不退让的再次挥剑。
  与刀光中起舞,与血雨中搏命,刀剑乱舞如璀璨烟花,每一次盛开,就有灵魂飞散,生命陨落。
  等上杉清面前猛地骤然一空,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把小巷杀了个通透。
  身后是一地残肢断臂,还有抽搐着挣扎着没死透的黑西服,雨水已经冲刷不掉这一地的血腥,上杉清的剑都已经砍的卷刃。
  刀下无一合之将,路不过数步,时间只流逝了几秒,就是一地亡魂。
  上杉清吐了一口浊气,做了个帅气的血振动作,甩开了剑身上血水,略微仰头,盯着仅剩的敌人,露出了有些别样的和煦笑容。
  “我该说不愧是投靠了鬼神的秘仪者么?对手下的性命,真是毫不怜惜啊。”
  “你是个聪明人,野太刀在这种巷战里单挑还能施展,却不适合围攻,所以你想用手下的命,换取观察我的剑术破绽的机会?”
  “哈,你就那么怕我?!”
  最后一句,上杉清吼了出来,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凶戾,笑容中也带了几分狰狞。
  仿佛将刚刚杀人的郁气全部倾吐了出来,他舔着嘴唇,低垂的手握着刀,笑容虽无声,却让人心寒。
  哈出一口白气,上杉清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又带有一种凝重的压迫感。
  “所以,你看出什么了么?我的破绽?”
  九鬼赤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嘶哑而奇异,像是两块生锈的铁片摩擦一样,让人有些生厌。
  “一刀流的切落,新阴流的雷刀和切上,夺刀的无刀取,居想无外流的拔刀术,如果我没看错,是送葬刀和水月感应,那刀回身斩是什么?难道是失传已久的拂舍刀?”
  九鬼赤倒是半个行家,将上杉清的招式如数家珍的说了个遍。
  上杉清微微的点了点头。
  “呵...见识不浅。”
  “每个流派的剑术都不相同,各有长短,你这么用眼睛看,是没用的,真正的胜负,要打过才知道。”
  “这是我师父教我的道理。”
  九鬼赤严阵以待的横起野太刀,面色凝重。
  “各有长短...说的没错。”
  “那你呢?你到底擅长什么?”
  上杉清扬眉看了九鬼赤一眼,也将手中卷刃的太刀收起,扶于腰间,摆了个居合的起手式。
  他淡然的笑了笑,语气平静,眼神波澜不惊。
  “我每样都懂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