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章 密谋

  东文宇的话,确实戳中了在场干部们的痛处。
  他们都是某个黑道组织的首领,底下少到几十人,多到上百人,他们也要管手下人吃饭。
  刚刚东文宇不知用什么手段,窃听了东文觉与东文真希的谈话,他们也没有完全相信,这有作假的可能性。
  但结合平时的一些征兆来看...
  大小姐确实很讨厌那些脏活,对底下人也不亲近。
  会长一直把持着走私的生意,连亲弟弟都没有分享,走私这行,没有人脉是干不成的,东文会的那些下线,只认东文觉一人。
  会长也不顾众人反对,执意立大小姐为“少主”,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黑道里哪有女人上位的!
  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本来就不高,黑道中更是如此,不少黑道成员视妻子如玩物一般,根本不在乎,东文觉扶持女儿上位这件事,都可以称得上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这件事本来就激起了不少中层干部的不满,此时加上东文宇的火上浇油,顿时茶室里嘈杂的讨论声响了起来。
  不多时,就有人挺身而出。
  “宇大人言重了,您愿意为我等发声,我等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呢?”
  “我虽不愿担上骂名,但财路将要被绝,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下人断了活路。”
  “我更不能容忍东文会落到一个女人手里,就算是大小姐...也不行!”
  “东文会能有今天,是我们大家奋斗的结果,就算是会长,也不能因一己之私,做出这种糊涂的决定!”
  “我等愿追随宇大人,请会长大人退位,请宇大人继任东文会二代目!”
  这人说的这些话,要比东文宇说的还要蛊惑人心一些。
  他三言两语中,强行用“我等”代表了众人的意思,又替大家想好了背叛的理由,更是点出了东文觉做出的独裁决定,让大家同仇敌忾,最后表示了自己追随的是东文宇,当然,这弑兄背主的恶名,恐怕还是要东文宇去担当了,这样底下人的负罪感能少很多。
  毫无疑问,这是东文宇安排的托。
  这人叫铃木秀间,是铃木组的首领,也是东文宇的第一号心腹手下,狗头军师,他在这个时候当然要摇旗呐喊,为东文宇壮壮声势。
  说话间,靠近门口的位置又有两条大汉站了起来,他们俩长得一模一样,恐怕是两兄弟,身高将近一米九,人高马大,几乎能顶到茶室的顶棚,他们两个一起身,就挡住了茶室的门口,目光有些凶戾的扫着室内的干部们,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这波啊,这波叫软硬兼施,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这两条大汉在座的人也不陌生,双鬼组的九鬼赤,九鬼青兄弟,东文宇麾下的核心武斗派双鬼组的首领,战绩昭著,名声是在一场场的极道厮杀中一刀一剑砍出来的。
  这一软一硬双管齐下,在场的干部们心中马上就有了决定,基本都倒向于东文宇这边。
  不是东文觉不得人心,东文会白手起家,是许多的中小型黑帮因为利益聚集在了一起,本来就藏有巨大的隐患,利益一致的时候,上面人吃肉,下面人喝汤,大家各有所得,相安无事。
  当利益出现冲突的时候,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咯。
  这些人不会看自己是忠诚于谁,只会看是谁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
  而且东文宇也不是蠢蛋,他召集的这些东文会的干部,基本都是倾向于自己的派系,还有一些中立派。
  那些东文觉的嫡系,他根本没打算通知,让他们来非但容易出变故,还可能泄露机密,让东文觉提前警觉,那可大事不妙。
  那些东文觉的死忠嫡系,本来就上了东文宇的肃清名单,他一个都没打算留活口!
  有人领头,茶室中响起了不少干部们的恭维之声,东文宇淡淡的笑了笑,一挥手,室内就安静了下来。
  “大家与我一条心,我很高兴。”
  “时不我待,我决定明天就去和大哥【谈谈】,据说明天我们这位大小姐难得要出趟门,那时候大哥手下的两把刀,一定会有一把去保护她,这就是天赐良机!”
  在说到东文觉手下的“两把刀”的时候,东文宇不可抑制的挑了挑眉,眼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凝重,仿佛如临大敌。
  “在此之前,为了防止有人泄密,请大家去我安排好的地方待着,各种通讯设备也都交出来,我会安排人【照顾】好大家的。”
  “我不需要你们出力,我有自己的手段,事成之后,你们就是拯救东文会的功臣,我说的话,一定算数!”
  “就算事情败露,你们也可以说是我囚禁了你们,对你们没什么损失--我的诚意足够了吧!”
  “你们只需要在我继任二代目的时候支持我...还有问题么?!”
  虽然被软禁加上收走通讯设备让这些极道大佬有些难堪,但比起那诱人的回报,这都不算事了。
  他们原本还以为要自己当炮灰带头冲锋,现在只要干坐着,就能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谁会拒绝?
  很快,在九鬼兄弟和铃木秀间的安排下,在场的干部们鱼贯而出,茶室里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东文宇一人。
  他静坐了半响,豁然起身,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按钮,打开了墙壁上的一道暗门,举步走进了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被布置的像佛堂,又像是神社,密室的正中的神坛上,摆放着一尊神像。
  这尊神像似是玉石所制,宛若真人,是一名穿着和服,却又褪下了上半身,袒露着胸膛的狂放男子,正在眼神睥睨的抬头远视,目光仿佛能穿透无尽的虚空。
  除却他有头颅这一点,这尊神像,和横田野拜祭的那尊神像...一模一样。
  东文宇来到了神像之前,表情变得恭敬了一些,却也没显露出多大诚意,他轻声开口。
  “阁下,都安排好了,明日动手,阁下答应过我的,要帮我夺取东文会,您没有忘记吧?”
  东文宇对着神像自言自语,像个疯子一样,眼神中流露出了贪婪的灼热目光,像是一匹饿极了的狼。
  几个呼吸之后,东文宇只觉得呼吸一滞,仿佛连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粘稠,他呼吸困难,却没有惊讶,只是微微的低头,表示尊敬,同时,神坛上的神像玉石所制的眼珠转动了几番,像活人一样盯住了东文宇,在这间阴暗无光的密室里,这番场景着实有几分吓人。
  紧接着,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就从东文宇的心底响起。
  “你在质疑我么,凡人?”
  “我已经将你的近百名手下转化成秘仪者,他们可以轻易的杀生凡人,拥有了如此力量,你如果连一个黑道帮派都夺取不了,那未免也太废物了。”
  这是鬼神之音。
  这是可以与人类进行交流的,拥有足够智慧和独立意识的...强大鬼神。
  凡人是看不见鬼神的,那么东文宇能够沟通鬼神,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他不是凡人。
  第二,他借助了这座神像的力量。
  不管怎样,东文宇的背后,都真真切切的站着一尊...鬼神!
  对于那缥缈之声的不友善言辞,东文宇没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阁下,我先告辞了。”
  “等等!”
  缥缈之音叫住了东文宇。
  “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也应该兑现了吧?”
  “凡人,你要知道毁约的代价!”
  东文宇淡定的鞠了个躬,恭声应道:“我自然不会忘记,阁下需要某个人类作为祭品,是吧?”
  “请您发话吧,只要我力所能及,我一定会把那人带到阁下的面前,将其献祭给您。”
  缥缈之音沉默了一会,才在东文宇心头响起。
  “在三天之内,把东文真希...带到我的祭坛中。”
  “做不到的话,哼...”
  一声冷哼,听得东文宇心头发颤,但他却强行装出了一副浮夸的惊愕模样,张大了嘴巴。
  他用讶然的眼神毫不退让的与神像悚然的目光对视,音量也提高了一些。
  “阁下,您说谁?”
  “阁下难道不知道么?真希可是我的亲侄女啊!”
  那缥缈之音似乎被东文宇糟糕的演技震慑住了,顿了一顿才继续发声。
  “你马上就要亲手砍了你亲哥哥的头颅,夺取他的基业,你还在乎这些?”
  东文宇后退了一步,有些胖的脸上肥肉一颤一颤的,表情似笑非笑。
  “阁下可能是误会了,这不一样的。”
  “您想啊,就是因为大哥要死了,那真希可就真是我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亲人了,是我的血脉至亲啊!”
  东文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咧开了嘴,露出了森白的牙齿,面容有些阴森。
  “阁下,这事吧...”
  “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