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二章 宗教

  上杉清温言软语的相劝,把野原杏子安抚住了,等她的眼泪止住之后,上杉清将便当盒推到了她面前--从上天台来野原杏子就没吃一口饭,他实在是怕这只小白兔饿晕了。
  野原杏子很听话,上杉清让她吃点东西,还将果汁塞到了她手里,她也没有客气拒绝,只是矜持的吃着食物,动作放的很慢--她怕在上杉清面前露出难吃的吃相。
  上杉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见野原杏子的情绪稳定了,心中一定,开始思考野原杏子说的诡异之事。
  他总结了一下,这件事的关键点在于“神像”和“性情大变”。
  性情大变的原因,并不难猜,对于普通人来说,“鬼”最棘手的能力,就是迷惑人心的幻术,野原杏子说过,他的舅舅接触那个神像已经有三个月了。
  三个月的时间,已经久到可以彻底的改变一个人,也就是说,假如现在野原杏子的舅舅已经变成了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鬼,上杉清也不意外。
  至于那无头神像...
  上杉清打开手机,上网搜索了一番,不出意料的一无所获。
  日本是个信仰鼎盛的国家,在这里,佛教,基督教,还有本土的神道教三者鼎立,瓜分着全国的信徒。
  宗教势力,在日本非常庞大。
  财团,政团,社团,教团,这四个团体把持着这个国家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
  财团是财阀,政团是政党,社团是极道,教团就是各种宗教势力。
  所以,日本基本每家每户都供奉着神龛和神像,具体供奉的是什么,看这家人家信仰什么。
  信佛的供奉佛像,信神道教的就供奉不同神的神像。
  但是你要细数日本神道教的神明嘛...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日本民俗传说中号称有八百万神,当然,这个八百万并不是实数,而是虚指,就这也能说明这个国家的神灵传说数量有多庞大了。
  刚刚上杉清搜索了“无头神像”这个关键词,搜出了不少鬼怪故事,他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靠谱的。
  “一身和服,上身赤裸,男性,无头...”
  上杉清又在心中念了一遍这几个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算了,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线索,今晚去看一看再说吧吧。
  若是以前,他恐怕还会有几分顾虑,但现在他还有两张新入手的百闻牌作为底牌,就算遇上什么厉害角色,自觉的也能过几招。
  况且,他手中之剑,也没那么怕那些魑魅魍魉。
  退一万步说,他总不能不管不问,再把野原杏子推回那个火坑里。
  虽然野原杏子身上的蜃气的量并不庞大,但却真切存在,他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野原杏子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真的是运气好。
  打消了疑虑,做出了决定,上杉清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和师父请个假,道场就不去了,先把这件事解决掉。
  他现在急需要蜃气入账,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等野原杏子像仓鼠一样很可爱的细嚼慢咽的吃好了午饭,收拾起了便当盒和餐布,两人便一起回到了教室,开始了下午的课程。
  海城中学下午只有两节课,时间一晃而过,三点半,夕会过后,正式放学。
  上杉清拎着剑袋和书包,在教室的门口等野原杏子,他要陪野原杏子回家一趟,解决那可能存在的恶鬼。
  野原杏子还在收拾书本,倒是上杉清的好基友工藤优一先走出了教室,他看到上杉清,笑嘻嘻的就打了个招呼。
  “哟,清,你在等谁?”
  “你要去道场么?今天有车来接我,我顺便送你去道场?”
  他对上杉清的事情都很了解,知道他放学后会去芝公园那边的一个道场修行剑术,所以才这么说。
  上杉清摇了摇头,拒绝了工藤优一的好意。
  “今天就算了,多谢,我还有点事。”
  “你先走吧,明天见。”
  工藤优一闻言,秀丽的眉毛一挑,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上杉清的表情,又扫了一眼教室里,口中啧啧出声。
  “你一年里不去道场的次数屈指可数,表情又这么严肃,看来是有什么大事。”
  “今天中午我看见你和野原一起去天台了,回来时她的表情像是哭过,心情却很不错。”
  “所以,稍微推测一番...你们交往了?今晚要去约会?”
  上杉清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但是对好友的思维逻辑已经习惯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工藤优一的推理也不能算错,抛去“斩鬼”的这个环节,他今晚的拜访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见家长”了。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别瞎猜了,还没有交往。”
  “我有些事情要野原同学帮我,所以今天放学要一起走。”
  “别去造谣啊!”
  工藤优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野原能帮上忙的...你的事?”
  “有意思...”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喽...”
  嘴中说着不问,工藤优一脸上的笑容不减,突然开口。
  “所以,你要去她家么?”
  上杉清被问得愣了一下,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可以跟工藤优一的保密的,只要不提恶鬼的事就行了,于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要去野原同学家里拜访。”
  “这样啊...”
  工藤优一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他沉吟了数秒,突然用力的拍了拍上杉清的肩膀。
  “清,我们是好朋友吧!”
  上杉清不知道好友为什么突然说这么肉麻的话,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和工藤优一认识一年多了,自认对他比较了解,这人心性成熟,待人真诚,没什么明显的缺点,对朋友也够意思,属于那种来多少也不嫌多的益友。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工藤优一的心情有些愉悦,他轻声笑着,向上杉清挥了挥手,算是告别,走向了楼梯口。
  “既然我们是朋友的话,那么清你可以多依靠我一些哦~”
  “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不妨通知我。”
  “在东京,我还是有些人脉的...请务必不要跟我客气。”
  “我们是朋友,朋友间互帮互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工藤优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但他清亮的声音却隐隐飘来,让上杉清有些莫名其妙。
  嗯...很感动是没错啦...
  但是为什么突然这么煽情?
  没等他想出一个结果,有些害羞的野原杏子就磨磨蹭蹭的从教室里出来,糯糯的跟上杉清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跟个听话的小媳妇似的跟在他的身后。
  上杉清的思绪被打断,索性也不再想。
  先解决眼前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