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十八章 扮演,继承,本心

  上泉秀川沉默了几秒,突然有些感慨。
  “清,这不是坏事,你不用担心。”
  “不过...有关于你有可能是【天命之子】这件事,你最好不要说出去,嗯...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也许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也说不上是什么好事。”
  “你对外就说是我传你的剑术好了,你说的那种剑,与剑士的心剑非常相似,你又是我的弟子,这么说顺理成章。”
  “这件事就到这里,我明天中午就要动身去九州,我有些迫不及待的看你真剑觉醒后会达到什么程度了。”
  “说不定...你真的能触摸到那个我望而不及的层次...”
  上泉秀川的脸色有些异常激动,他的手不停的摩挲着膝上武士刀的刀柄,眼眸中仿佛有熊熊烈火燃烧。
  那是希望之光。
  上杉清不想扫师父的兴致,微微弯腰应是,但其实他心中也有些疑惑。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没忍住,轻声道:“师父,若是我已经拥有了超凡能力,还能接受那个...【真剑觉醒】么?”
  上泉秀川愣了愣,恍然道:“是了,你对于超凡者的知识还都是来自于芥川那个小子的粗略介绍,怪不得你不知道这些。”
  “超凡五途,殊途同归,指向了同一个终点。”
  “这五条路并不是互不相通的。”
  “修行者亦可连接英灵之魂,真知者也能修行超凡之道,链接者也会堕入鬼神的陷阱,被灌注秘仪之力。”
  “只不过,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什么都学的结果,大多数的情况下,是什么都不精通,所以这么做的人很少,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当一个人的身上承载了更多本质不同的超凡力量之时,他的精神负载会变得相当大,更容易被鬼神的邪念入侵,迷失自我,灵魂沉沦在梦镜世界,肉身沦为鬼神的巢穴。”
  “唯有天命之子是个例外,因为他们的超凡之力,与生俱来,那是【天赋】,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压力。”
  “我这次去九州,也会找一些老熟人,问问你的情况,看看进行真剑觉醒会不会给你增加负担,我觉得应该是不会的。”
  “链接者要带上扮演的面具,真知者狂热的追崇知识与科学,修行者追求心,技,体三者合一,秘仪者堕为鬼神的傀儡。”
  “唯有天命之子,仿佛真的承天命而生,无需代价,无需付出,甚至无需一个变强的念头,就能站在无数超凡者梦寐以求的终点。”
  “清,这是你的天命,不要浪费你的才能!”
  上杉清面色一肃,郑重的点头,他能看到师父殷切的眼神,也没有打算辜负师父一片心意,毕竟变强,也算是他的夙愿。
  若是重生在一个和平的世界,那么他的人生目标可能会定成“跻身上层社会”,但在这方世界,这个国家,这座城市,就算地位再高,可能也不如手中的剑好用。
  就算你再有钱有势,能雇佣一票超凡者为自己服务,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将自己保护的周全,百密一疏,可能就是鬼神乘机而入之时,届时,除了真真正正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别的,都靠不上。
  上杉清回味着师父刚刚的话,别的他都能理解,唯有一句,他不太明白,此时轻轻的念了出来。
  “链接者要带上扮演的面具...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上泉秀川的神情平静了下来,解释道:“跟你详细说说也无妨,当今世上,你会遇到数量最多的超凡者,可能就是链接者。”
  “因为链接者的觉醒门槛最低,他们只需要和选中的【传承之镜】达到足够的契合度,就可以踏入超凡之路。”
  “传承之镜对于凡人来说可能举世难求,但是对于一些超凡者组织,并不算非常珍贵的资源,传承之镜的品质也是良莠不齐,对于链接者以后的实力也有一定影响,总而言之,假如超凡者之间拥有一条鄙视链的话,中间是什么我说不准,但最顶端一定是天命之子,而最低端,就是链接者。”
  “至于原因嘛...”
  “链接者根据使用传承之镜的方法不同,也分为两种派系。”
  “一种是舍弃了自我,带上厚厚的面具,扮演英灵之魂的扮演者--比如那位芥川龙之介。”
  “他的祖父叫芥川龙之介,他的父亲叫芥川龙之介,他也叫芥川龙之介,他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拥有。”
  “扮演者都是可怜人,他们在进行超凡觉醒之后...就已经丢掉了【自己】。”
  “清,你听说过角色扮演法么?演员经常用来入戏的一种方法。”
  “他们就像一名称职的演员,在心中揣摩着要扮演的英魂的性格,习惯,行为方式。”
  “学习,模仿,然后了解他,成为他。”
  “演的越像,就会从传承之镜中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同时,也会更加的舍弃自我。”
  “他们就是演员,只不过这场戏,要演一辈子!”
  上杉清对这些未知的超凡知识非常感兴趣,他消化着上泉秀川的话,自言自语道:“这么听上去...是有些可悲啊...”
  “连人生都不能顺自己心意活的话,那活在这个世界上,说不定也是一种痛苦。”
  上泉秀川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在超凡者中,最容易沉沦的,就是这些扮演者...他们的力量得来的容易,但天底下没有免费的晚餐,轻易得来的力量,最容易失控,终日模仿他人,变成精神分裂都算是善终了,我见过无数的扮演者被鬼神吞噬,连同英魂一起化为鬼神的饵食,清,就算你以后有链接英魂的机会,若非迫不得已,一定不要使用扮演法...”
  上杉清应了一声,忽然问道:“师父,你觉得芥川龙之介此人如何?”
  上泉秀川摸了摸下巴,面现回忆之色,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我昨天晚上去找他聊了几句--那小子心思不少,有些小聪明,是芥川家一脉相传的狡诈性格,不过他还太年轻了。”
  “你应该知道吧,他招揽你的意图并不单纯。”
  上杉清点头应声:“是,我有所察觉。”
  “昨天在警视厅,我也做了一些伪装,为了套他的话,了解更多的超凡情报,我和他进行了一些额外的谈话。”
  “他对我非常重视,我觉得这不正常,如果仅仅是因为我在横田宅的战绩,就惹来东京收藏品协会的会长亲自招揽,那这个组织也未免太掉价了。”
  “后来芥川龙之介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嘴师父的显赫战绩,我才反应了过来,他恐怕是想通过我来搭上师父这条线,所以我才没有急着回复他,想来和师父商议。”
  上泉秀川笑了笑,说道:“没错,清,你有所不知,收藏品协会是个外来组织,他们的总部并不在日本,他们东京分会建立都没几年,正是处境艰难的时候。”
  “我不知道他们背后到底站的是谁,但一定有雄厚的资本支持,他们对于成员慷慨到离谱,并且用金钱攻势招揽了一批受过军事训练的凡人为他们服务,他们的特工眼线遍布东京。”
  “所以,就算那些政府和财阀扶持的超凡者组织一直针对性的排挤收藏品协会,他们也还是能够在东京扎根立足,经营壮大。”
  “即使如此,收藏品协会也有很大的缺陷--他们缺少拥有绝对强大武力的超凡者坐镇。”
  “收藏品协会的超凡者,基本都以链接者居多,而越强大的链接者,就越接近疯狂,也越难以控制,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高层战力,在很多事情上都陷入被动。”
  上杉清了然的接声道:“所以他们想请师父去坐镇?”
  上泉秀川微微摇头。
  “不,那个芥川确实挺有眼光的,他们想要的,是现在的我,和以后的你。”
  “他可能有些小心思,我也出言激了激他,看他的反应,应该打的不是驱狼吞虎的主意,他吃不下!”
  “不是我自夸,目前东京都的剑士中,要找出能稳胜我的,没有。”
  “你又是我最得意的弟子。”
  “不用多说,等十年后,就算我老了,你也就成长起来了,成为拥有足够力量的战力--招揽你这生意,怎么也不亏。”
  “新选组的人也对你有兴趣,清,若不是我给你挡下来,恐怕他们的说客早就跟你接触了,我之前是想,你还没有踏入超凡,加入超凡者组织对你而言还太早了,不过现在看来,是我考虑不周。”
  上杉清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抢手货,他想了想,很虚心的询问师父的意见。
  “师父,你觉得我应该加入哪一方?”
  如果让上杉清从这个世界上找出一个可以相信的人,那么上泉秀川当仁不让,对于师父的意见,他向来都会放在心上,慎重考虑。
  上泉秀川没有立刻回话,而是神情专注的看着上杉清,目光越来越柔和,到了最后,已经称得上慈祥了。
  他的语气也放的轻柔,缓缓的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上杉清的肩膀。
  “清,这一年来,你为人处世的脾气性格我看的透彻,在同龄人中,优秀两个字,你当之无愧。”
  “你天分也有些惊人...我当初夸你的那些话,真的不是在胡说,我学那招送葬刀的时候,也十六岁,我学了一个星期,和你一天的成果差不多。”
  “我一开始把你当成老天送给我的最好礼物,把你当成实现我未完成的梦想的延续...抱歉,我是有些自私了。”
  “但通过这一年的时间,我是真的把你当成衣钵传人对待--我有时候在想,要是我和纯子生的不是女儿,是个儿子,也许也能和你一样优秀吧。”
  可能是想起了去世的亡妻,上泉秀川的眼圈有些泛红。
  “所以,作为我的弟子,我希望你能顺着自己的心意,在人生的道路上做出自由的选择。”
  “这种事,我不会强加给你任何的主观意愿,你的性格我知道,要是我说一句加入新选组,你恐怕二话不说,明天就能带着剑去报道--清,我不想这样。”
  “我已经老了,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说不上多自由,但也算顺心,我希望你过的比我好。”
  “这两方的利弊,我与你说明白,你可以选择一方加入,也可以学我,做个独行侠,你放心,只要你师父还有一口气在,你在东京就受不了委屈!”
  上杉清并不算个感情用事的人,但是上泉秀川这情真意切的几句话,真的让他鼻头微酸,他直了直身体,正坐着一叩首,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凝声道:“您言重了!师父授业之恩,我从不敢忘,若是师父有令,我必然遵从,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上泉秀川对上杉清的性格很了解,对他说出这话也不意外,他摆了摆手,笑道:“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你看我,人老了就爱说些有的没的,这么煽情可不是我们师徒聊天的风格。”
  “好了,我跟你说些正事。”
  “收藏品协会的优点,是正处于发展时期,你要是去了,肯定会委以重用,那些理想主义者致力于彻底的消灭鬼神,从来不缺少针对鬼神的武装行动,这对你是好事,你现在欠缺的只有实战经验,任何一位成名的剑士,都是一刀一剑拼杀出来的,剑道不可闭门造车。”
  “还有,收藏品协会的制度是合约制,对成员的限制比较宽松,第一份合同有效期应该只有三年,也就是说,如果你加入收藏品协会,三年后就可以退出,或者选择续约,总得来说比较自由。”
  “缺点嘛...收藏品协会虽然财大气粗,还比较慷慨,但他们那儿很难找到能让你提升实力的东西,那里的收藏品不少,但基本都是传承之镜和超凡之器,像什么【真剑种子】,【阴阳之名】,多半都是没有的,剑术典籍可能也会缺乏。”
  “新选组则正好相反,那里是剑士的天堂,你如果加入新选组,不出五年,在剑道上,我可能也就敌不过你啦,但新选组毕竟受制于政府和财阀,很多时候都有些身不由己,我不太喜欢那里。”
  “除此之外,你也可以选择像我一样,做个独行侠,不过...那太辛苦了,人是群聚的社会性动物,组织的力量,就是比一个人要全面,这点我也不得不承认。”
  “我要说的就这些,你好好考虑。”
  上杉清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问道:“我明白了,师父,我会慎重考虑的。”
  “之前你说链接者分为两种派系,扮演法我已经了解了,那...另一种呢?”
  上泉秀川解释道:“另一种被称为【继承者】。”
  说到这里,上泉秀川有些哭笑不得的扶着额头,连连叹气。
  “继承者与扮演者截然相反,继承者不需要去成为英魂,只需要和传承之镜有足够多的契合度就行,不过相对应的,继承者不会得到英魂的所有力量,他们一般只会获得某种特殊的能力,比起扮演者来,继承者的能力要弱上一些,但他们也可以通过自身的修行提升继承的能力强度。”
  “总结一下,扮演者的力量是速成的,上限取决于扮演的英魂强度,相对来说,沉沦的风险很高。”
  “继承者则更偏向与得到一颗力量种子,需要自己辛勤的浇水施肥,让种子长成参天大树,很麻烦,过程也很漫长,不过上限很高,沉沦的风险也很低,他们没有丢失自我。”
  “你应该不知道,凛...其实就是继承者...”
  上杉清惊了一跳,他还真不知道!
  上泉凛是上泉秀川的独女,一个二哈型的没心没肺美少女,剑道实力高超,但上杉清怎么也没想到,原来上泉凛也是超凡者!
  “凛...是超凡者?她继承了什么能力?”
  “啊,抱歉,这应该是很机密的情报吧...我唐突了。”
  上泉秀川猛地敲了一下上杉清的脑袋,脸上却是苦笑。
  “你说的什么见外混账话。”
  “哎...不过也确实有些难以启齿。”
  “凛那个笨蛋,继承的是先祖之英魂,但觉醒的能力却有点上不了台面。”
  上泉秀川犹豫了半天,脸都有点红了,才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个笨蛋的能力,是能够以一种非常高效的方式将吃下去的食物转化为身体强度...”
  “哎...先祖被称为剑圣,剑道通神!她却只学会了吃!真是家门不幸!”
  上杉清惊的嘴都裂了!
  怪不得凛是个大胃王啊!
  怪不得她能有那么犯规的身材啊!
  怪不得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力气比经历过蜃气楼洗礼的我还大啊!
  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奇葩的能力?
  上泉秀川不愿多说这个,一摆手,换了个话题。
  “好了,清,也没什么别的好说的了。”
  “我明天就去九州,你越早真剑觉醒,对你以后的实力提升就越有帮助,这事拖不得。”
  “你在东京万事小心,我一会儿给你两个电话号码,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他们,他们都是欠了我人情的人,在黑白两道也说得上话,你不用见外。”
  “超凡之路,光鲜亮丽,但也诱惑遍地,踏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清,你要记住,坚守本心。”
  “还记得你拜师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么?”
  上杉清连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人生在世,芸芸众生,无论贤愚,皆是他山之玉,唯我手中剑,毫不动摇,乱我心者,尽数斩之!”
  上杉清表情肃穆,腰杆挺得笔直,与同样正经起来的上泉秀川对视。
  少年的声音在道场里回荡,两道相对跪坐的身影,仿佛两柄出鞘的利剑。
  千锤百炼,宁折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