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一章 拜访

  上杉清并不是没经历过被表白事件。
  不过被以这种气势表白,还真是第一次。
  他本能的就想拒绝,但是看到野原杏子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还带着泪痕的脸,又想起她悲惨的人生,心里没来由的一软,有些话又卡在了嗓子眼,说不出来。
  他这个人的人生阅历算是比较丰富,在与人交往中能做到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
  比如现在,他想一想,要是把自己放在野原杏子的位置,也不难理解她做出的选择。
  这可能是沉寂了许久的小羊羔,一生仅有一次的爆发?
  上杉清对野原杏子是有些好感的,但也仅仅是一些好感。
  野原杏子没有她自己想的那么不堪,她长得很可爱,身材爆表,性格又温顺的像小绵羊,厨艺还不错,是个贤妻良母的模板,估计也是不少男性心目中妻子的好人选。
  但上杉清真的没有现在就和谁交往的想法,谈恋爱这件事不在他未来五年的人生规划中。
  所以,他也陷入了两难。
  接受...他没做好心理准备--他才认识野原杏子一天,不可能就扯出什么一见钟情的鬼事情。
  这世上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的文雅说法罢了。
  拒绝的话,他总觉得自己会成了罪人。
  那就...拖一拖?
  起码先把她身上的蜃气解决掉吧。
  嗯...要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上杉清犹豫的表情被抬起头偷瞄的野原杏子尽收眼底,她的表情慢慢的变得黯然,捏着衣角的手指用力到发白,她不是个笨蛋,她知道自己多半要被拒绝了。
  人生中第一束,也是最后一束光被掐灭,她剩下的还有什么呢?
  算了吧,就这样吧。
  被欺负也无所谓,被霸凌也无所谓,回到那个恐怖的家里也无所谓,反正这也是我的命运,反抗也没什么用。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表白,被上杉君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野原杏子没有很伤心,反而有些如释重负,这两天来,她一直在患得患失,对上杉清暗生情愫,现在心头的念想被斩断,她反而轻松了几分。
  她强行的笑了笑,用力的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声音喑哑的开口。
  “让上杉君为难了吧...真是抱歉。”
  “是我痴心妄想了,我...我...”
  她本来想说“我这就离开”。
  可是心中的不甘心和不舍让她的话出口就变成了模糊的呜咽。
  上杉清头疼的要命,看着野原杏子的模样,又觉得有些心疼怜惜,他忙弯下了腰,轻轻的拉住了野原杏子的手,防止她心情激动下逃跑--她可是有逃跑的前科的。
  “野原同学,我还没有答复你呢。”
  他慎重的思考,尽量用温柔的字眼回应。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野原同学,你不必那么自卑的,在我看来,你并不比其他的女孩子差什么。”
  “你很可爱,厨艺也很棒,性格也好,成绩在班上也名列前茅,你以后会有更精彩的人生,会遇到更优秀的男性,会有更多的选择。”
  “你现在会对我有好感,只不过是因为我救了你,那不算什么,野原同学,对我而言,那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我不希望你因为感激就做出如此冲动的决定,野原,你值得更好的,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优秀。”
  最后一句上杉清倒是说的真心实意--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也没觉得自己多优秀,他的性格说好听点叫努力执著,说难听点叫又臭又硬,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有因为外人的意见而更改的时候。
  本来绝望的野原杏子听到上杉清这么说,喃喃的低声开口。
  “不,不是的,我并不是冲动。”
  “我是喜欢上杉君的,上杉君人很好,对我很温柔,跟在你身后的时候,我会觉得很安心。”
  “看到你笑,我就会开心,会觉得世界都变的更美好了一点。”
  “我...我是喜欢上杉君的...”
  野原杏子重复的呢喃了一遍这句话,眼神已经不是认真了,简直称得上是虔诚。
  上杉清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是露出了微笑。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野原同学,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你的表白我收到了,我需要一段时间考虑。”
  “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互相了解,度过一段时光,然后再重新面对这个问题,可以么?”
  “到那时候,如果野原同学还坚持现在的想法的话,我会给你回应的。”
  “你看这样可以么?”
  野原杏子呆呆的看着上杉清,似乎是被那有些温暖的微笑感染,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她心中默念着“朋友”两个字,不知为何,有些如逢大赦的窃喜。
  这样也好。
  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暂时安心的待在上杉君的身边了?
  见野原杏子终于点头,上杉清松了一口气,他说这几句话比练一晚上剑还累,女孩子都是水做的么,哭起来都不带停的!
  总之,这里先应付过去吧,野原杏子的情绪很不稳定,还可能被恶鬼缠上,他现在可不想刺激她。
  当然,他也没打算做个骗女孩子感情的渣男,他也要用一些时间想一想,他是不是真的对野原杏子有感情了--刚刚看她哭的伤心,他竟然真的有些心疼,也不知道是男性天生的怜香惜玉之心,还是这只小白兔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影子。
  要是他明了本心,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了野原杏子,那么交往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的择偶观也曾提过,野原杏子也许无法在事业上给他什么帮助,但是绝对会是一个好妻子的,她温顺柔弱的性子很招人喜欢,起码上杉清并不讨厌。
  见野原杏子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上杉清继续开口询问。
  “那...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了么?”
  “你遇到的奇怪的事情?”
  野原杏子扭捏的坐在椅子上,她本来在为刚刚的大胆举动害羞,但听了上杉清的话,她的羞意基本又全化为了惧意。
  她有些惊恐的看着上杉清,吞吞吐吐的将昨天晚上发生的奇怪事情和上杉清说了一遍。
  上杉清听完之后,心中闪过许多猜想,但却得不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无头神像?那是什么?
  机械性的参拜?听起来倒是像陷入鬼域后的反应,是中了什么幻术?
  嗯....普通的恶鬼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吧,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啊,鬼想杀人,杀了就是,为何还要让他参拜神像?
  更奇怪的,听野原杏子的说法,她应该没有陷入鬼域,否则恐怕早就遭遇不测了。
  也就是说...
  有的恶鬼,可以出现在现实的世界?
  上杉清的表情有些凝重,他皱了皱眉,突然转向了野原杏子。
  “光这么说,我实在是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野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今天放学后,我去你家里叨扰一会儿,如何?”
  “就当做是朋友间的拜访。”
  野原杏子当然不介意!
  有上杉清在旁边,她对舅舅怪异行动的恐惧也消减了几分。
  上杉君会保护我的吧!
  野原杏子是这么坚信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