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章 表白

  这几天的天气有些不好,天气预报说会有强降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海城中学的教学楼地势高,在天台上,能看到半个港区的远景。
  这个城市隐隐有风雨欲来之势。
  东京塔高高的耸立在乌云之中,仿佛链接两个世界的阶梯。
  阳光微凉,海风清冷,像是不甘心的寒冬在初春释放最后一丝寒意。
  天台上不算很脏乱,看得出有人经常打扫,靠近楼梯口的墙壁那里排着一排陈旧的淘汰桌椅,上杉清偶尔会在这里睡午觉。
  他领着野原杏子在还算干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野原杏子低着头,似乎有些羞怯,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她立马将餐布铺开,取出了便当盒,摆好了筷子,最后将一盒果汁插上吸管放在了上杉清的身前--看她满怀期待的眼神,就差亲手喂他吃下去了。
  上杉清本来是想来套套野原杏子的话,弄清楚她身上的蜃气是怎么回事,不过来都来了,也不急在一时,这是野原杏子的一片心意,他也没再客气。
  筷子只有一双,从那筷子的配色来看,应该是野原杏子的筷子,他不太方便用,于是就直接伸手取了一块可乐饼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
  慢慢的,他的眼神就开始发亮。
  日本的便当大多是一些冷食,追求的是方便和速食,味道这种东西则是其次,比较常见的菜色就是章鱼香肠,可乐饼,炸鸡块,汉堡肉等等。
  上杉清本来没对味道抱有期待--他吃过很多超市的廉价便当,对这种菜色的味道心中有数,在他想来,这玩意儿就算做出花儿来,也就一种味道。
  现在他明白,他好像搞错了。
  可乐饼的名字取自法语中的croquette,是日本特色的音译词语,经过了日本人的魔改,变成了一种主料是土豆泥,洋葱,肉末的煎炸食品。
  这种东西,与其说是吃味道,不如说是吃那种油炸的口感。
  但野原杏子做的可乐饼...却有所不同,虽然是冷食,但却充盈着一种奇特的甜香,甚至压下了油腻的感觉,让上杉清食指大动。
  他情不自禁的又拿起了一块可乐饼塞到了嘴里--这份便当的三种菜色他挨个尝了一遍,每一种都给他带来了一些惊喜。
  他看着野原杏子,对这只小白兔的印象大为改观--这孩子,在厨艺上的才能说不定能碾压绝大部分人。
  野原杏子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但看着上杉清渐渐舒展开的表情,想来是便当还合上杉清的口味,不由心中长舒了一口气,本来有些愁苦阴沉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就这样,在没人的环境里,我和上杉同学独处,他开心的吃着我做的便当...
  要是每天都能这样该多好啊...
  野原杏子低垂下眼眸,手指开始把玩衣角,脑中开始幻想了一些有的没的,一时间心乱如麻,呆在了那里。
  上杉清不是贪口腹之欲的人,他浅尝辄止,将便当盒中的菜色留下了大约一半的量,便将目光转到了野原杏子的身上。
  他可不是来蹭午饭的啊!
  “野原同学,承蒙款待,这真是我这一年来吃过的最好吃的午餐了。”
  正在发呆的野原杏子被上杉清一嗓子惊得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挥手。
  “不不不!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她先非常标准的回了上杉清的客气话。
  “不知道饭菜的味道还合上杉同学的口味么?抱歉,只有这么简单的食材,您不嫌弃就好!”
  野原杏子又是摇头又是低头鞠躬,反而让上杉清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转移了话题瞎聊了几句。
  “我没有说恭维话哦,这是野原同学做的?是有什么特殊的秘方么?这真是人间美味,以后谁能娶到野原同学,那可真是有福气了呢。”
  野原杏子下意识的还在回上杉清的前半句话。
  “啊!可乐饼我加了苹果醋和一点蜂蜜,小香肠是先蒸好了才炸的,鸡块只要多翻动几次就能炸出这种口感...”
  等她听到上杉清的后半句的时候,瞬间俏脸就变得通红。
  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是上杉同学在暗示我么?!是说我的厨艺已经达到了作为上杉同学妻子的标准了么!
  我我我我!我这种人也可以的么!
  上杉清自然不知道野原杏子脑补了这么多事情,他只是扯开了话题,顺势问问蜃气的事。
  他犹豫了几秒,直接开口。
  “可能说起来有些冒昧,但是,野原同学,你最近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么?”
  “嗯...我是说那种不合常理的,有些离奇恐怖的事情?”
  “比如鬼故事或者恐怖电影里的情节之类的...”
  上杉清不知道怎么跟野原杏子说蜃气和鬼域,就只能含糊其词,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话刚说完,野原杏子的一张小脸就变得煞白。
  她也顾不得自己的胡思乱想了,脑海中瞬间就浮现起昨天晚上的惊悚一幕。
  犹如被鬼上身一样的舅舅,带着诡奇笑意的无头神像,客厅里凛冽的冷风和彻骨的寒意,都让她记忆尤深。
  她今天早晨根本没敢和舅舅对视,甚至连早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跑出了家门,像是逃难一样。
  那尊神像,那道叩拜的人影,那个变得有些瘆人的家,都让她打心底里害怕。
  上杉清一看野原杏子的表情,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他又将声音放柔和了几分,免得吓坏了这只小白兔。
  “不要怕,野原同学,你现在很安全,我在这里。”
  “有什么烦心的事,不如与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你。”
  野原杏子低着头,身躯不停的颤抖,想起晚上还要回家,不知为何,心里的恐慌感觉就止不住,再想起父母双亡后的无依无靠和在学校的饱受欺凌,一时间悲从心来,觉得未来一片灰暗,眼泪止不住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上杉清看的脑仁都抽抽,我说这两句,是为了帮你啊,怎么还哭上了?
  他面对敌人敢于挥拳,面对厉鬼敢于拔剑,但面对女孩子的眼泪,还是这么柔弱的一只小白兔,他还真的麻爪了。
  “野原同学,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但是请稍微的相信我一些,我可以帮得上你的!”
  他的话感情有些苍白,语气却很坚决,带着点斩钉截铁的味道,像是他挥出的利剑,能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就信了几分。
  野原杏子就被上杉清的话激起了一丝希望,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很快又有些凄苦的摇头。
  她很想向上杉清寻求帮助,但这些话她说不出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野原杏子的三观与上杉清有些像。
  我和上杉同学非亲非故,真的能一次又一次的麻烦他么?舅舅变得那么奇怪,这件事一定很危险,我真的可以把上杉同学扯进去么?
  杏子,你真的要为了自己的安全把那么温柔待你的上杉同学也扯下水么?
  你要变成这种自私自利的坏女人么?
  本来心态就有些崩溃的野原杏子流着泪,有些语无伦次。
  “不,不可以的,我不可以再麻烦上杉同学了。”
  “我知道的,上杉同学很温柔,即使是对我这种人,也愿意伸出援手。”
  “但我却不能这么厚着脸皮的赖着上杉同学不走,这样是不对的!”
  “我不值得上杉同学付出那么多...”
  “我不会打扮,说话土气,运动不拿手,也没有什么特长,这样的我,并不值得上杉同学费心。”
  野原杏子说这话,音调渐渐的大了起来,似乎将心里话一吐为快。
  “从昨天上杉同学救了我开始,就有同班同学在说我和上杉同学在交往的这件事,这一定让上杉同学很困扰吧!”
  “对不起,我没有勇气反驳她们...”
  “我也有私心,我有时候就会在心里想,要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该多好。”
  “要是我真的和上杉同学在交往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上杉同学的温柔了呢...”
  “我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依靠上杉同学了呢!”
  “真的很抱歉!我竟然产生过这种可耻的想法!”
  “可是...可是...!”
  野原杏子紧紧的抓住了衣角,睁大了哭的通红的双眼,昂起了头,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勇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
  但她想试一试。
  她想试一试对上杉清表露心迹。
  要是成功了,就可以收获一辈子的幸福了吧!
  如果失败了,也不要紧,那就干脆的消失在上杉君的生活中吧!
  没什么会比现在的情况再糟了!
  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深深的鞠躬。
  “我喜欢上杉君!”
  “我想和上杉君交往!”
  上杉清被惊得站了起来,甚至后退了半步,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这是我的问题么?
  我不是在问蜃气的事情么?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