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九章 第一束光

  远坂虎哼唧了一声,没有回话,上杉清也没在意,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开口。
  “我这人啊,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优点的话,就是还挺会替别人着想。”
  “换位思考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我深以为然。”
  “你说了,你收了钱,也罩了她,让她免受霸凌,所以你来要债,合理。”
  “所以我替她付钱了。”
  “你说欠了两个月,要还利息--也算合理,高利贷还有九出十三归,你们不良又不是做慈善的,所以,利息我也给了。”
  “你看,我这么替你们着想了,你们这些杂碎!却根本没领情啊!”
  远坂虎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他脑袋被来了一下狠的,又被一百多斤的上杉清坐在了肚子上,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你这混蛋...”
  到底还是不良少年,就算被打成这样,出口还是骂人的话。
  上杉清一点没惯着他,远坂虎只来得及骂了半句,就被他抡圆了一巴掌打在了脸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上杉清的心情实在不怎么样,他昨晚没睡好,今天本来能和平解决的事情,还是动手了,出了这种程度的风头,估计又会被那些好事的高中生议论许久,说不准还会传到老师的耳朵里,可能会被说教...
  所以这时候他的行动和话语都很暴躁。
  “我没让你说话,你就给我闭嘴乖乖的听着。”
  “否则,我就抽到你说不出话,我说到做到,你要不要试试?”
  上杉清露出了很吓人的笑容,让远坂虎不寒而栗,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张了张嘴,还是将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既然事已至此,我也懒得和你讲理了。”
  “你听好了,今天你们是我打的,野原和你们的恩怨,我接下了。”
  “我知道,丢了这么大的人,你们肯定不甘心吧。”
  “没关系,找人来报复,回去哭着找爸爸妈妈,报告老师,甚至报警...我都没关系。”
  “有什么,尽管冲我来。”
  “不过,在做这些事之前,你最好考虑一下。”
  “你能不能一次就让我翻不了身--我是指杀了我,或者把我打成残废。”
  “你们要是能做到,成王败寇,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
  “但...如果你们做不到的话...”
  上杉清的语气幽然,像是数九隆冬的寒风。
  “那下次我就会...宰了你!”
  上杉清此时将远坂虎当做了鬼域中敌对的恶鬼,完全进入了战斗的状态,他一脸的漠然,眼眸中杀机涌动,仿佛下一秒就会拔刀砍断远坂虎的脖子。
  杀气这种东西,听起来玄乎,但确实是存在的。
  一个人想杀了你时的眼神,和只想教训你一顿时的眼神,是绝对截然不同的。
  一个手上有人命的凶徒的气势,和普通的良民,也肯定不会一样。
  上杉清斩过的恶鬼,也有一手之数了,他这杀意盎然的眼神,一个高中不良那里吃得住?
  远坂虎似乎被唬的呆住了,唯唯诺诺的说不出话,上杉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收回了木刀,转身就走,再也没看他半眼。
  一个吓破胆的手下败将,有什么可看的。
  鬼他尚且不怕,难道还要对一个不良少年的报复提心吊胆么?
  他捡起了自己的手提书包,走到了野原杏子的身边,淡淡的招呼了一声。
  “好了,没事了。”
  “走吧。”
  野原杏子听到上杉清的声音,才从一片茫然的表情中如梦初醒--她刚刚都看呆了,本来她还在担心上杉清会不会被那些不良攻击,心中正六神无主,结果一个恍惚之间,那些表情凶狠的可怕不良竟然都被上杉清一瞬间放倒了。
  这是神明大人派来拯救我的天使么?
  不...这就是神明大人本身降临了吧!
  野原杏子呆呆的站在那里,傻愣愣的看着上杉清,心中不停的胡思乱想。
  上杉清本来看野原杏子回过神来了,结果一转眼又开始发呆,不由有些无奈。
  他多看了野原杏子几眼,发现这确实算是个小美人。
  她穿着的海城中学的制服,上身是长袖衬衫,下身是百褶短裙和黑色的过膝袜,因为身材实在是有些超出规模,这身制服让她穿的别有几分诱惑,连胸前的领结都被绷得紧紧的,仿佛呼之欲出一样,她的肌肤雪白,樱红的唇小巧玲珑,眉眼弯弯的十分可爱,就是脸上有点婴儿肥,不过也不算缺点,总体来说,是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就是动不动就发呆的这毛病实在是有些不好。
  现在他们可是正处于被围观的状态,上杉清有些浑身不自在,他非常想赶紧离开这里,要不一会儿又熟人上来问东问西可不好应付。
  思虑至此,他也顾不得唐突了野原杏子,拉住了她的衣袖,闷着头领着她就往学校里走。
  他是挺懂礼貌的,没有去直接拉人家女孩子的手,不过他忽略了一点,在这些围观群众眼里,拉衣袖和拉手,是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的。
  一路无话,脚步匆匆,但野原杏子的心里可乱成了一锅粥。
  她性格十分内向,从小到大就没和异性说过几句话,也没有什么朋友,这突然被上杉清拉住,再加上四周围观群众意味深长的目光和肆无忌惮的议论,让她的俏脸红的滴血一样,只能埋着头跟在上杉清的后面,像是将脑袋埋在沙里的鸵鸟。
  换做是别的男性这么拉她,她恐怕早就挣脱然后逃走了,但是被拯救了自己的恩人这么拉着手,虽然只是拉着衣袖,但她的心中还是有不可抑制的旖旎念头浮现。
  上杉君竟然愿意在大家面前对我这么亲密,看样子并不讨厌我呢,刚刚还救了我,愿意为我得罪那些不良...
  难道上杉君对我...
  不不不!杏子,你长得又不漂亮,也不会打扮,说话还都是乡下口音,连朋友都没有,上杉君是学年首位,那么帅气,又很温柔善良,怎么会看上你!
  杏子!不可以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
  可是...如果是上杉君的话...
  少女情怀总是诗。
  再给野原杏子五分钟,她恐怕能把自己和上杉清第一个孩子的乳名都脑补出来。
  常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对遇到的第一束阳光,会抱有难以舍弃的执著。
  上杉清,就是野原杏子人生中的第一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