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一章 对鬼神特攻

  上杉清的梦镜世界,浮于东京湾的孤岛,百鬼之町内,蜃气楼中。
  黄铜烛台光影朦胧的大厅里,百鬼夜行的浮世绘上。
  上杉清身旁,一朵莹莹燃烧的诡谲鬼火悄然熄灭。
  他原本拥有四朵鬼火,三朵是自身持有,一朵是莹草的“安魂之光”赋予他的特效。
  现在,只剩下三朵了。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中,上杉清的指尖上三寸的空间突然变得虚无缥缈的起来,一虚一实之间,无数流光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星辰组成了星海,最终化成了一张熠熠生辉的卡牌。
  卡牌转了三转,摇曳着刺目的红芒,突然燃起了青蓝色的鬼火。
  鬼火将卡牌吞噬,上杉清的背后,无数灰黑色的蜃气翻涌而出,凝成了一尊比之前还要高大几分的犬神虚影。
  苍蓝的武士劲装,犬屋敷在背,利刃在手,成竹在胸。
  犬神微微睁目,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轻蔑神情盯住了九鬼赤,缓缓地笑了,露出了一嘴狰狞交错的犬齿。
  比起九鬼赤,犬神的威势,才像真正的...鬼神!
  九鬼赤看到了上杉清背后的犬神虚影,心中大骇,这是他一直忌惮的东西。
  从横田野的记忆中,他知晓了犬神的存在,并且明白,就是这狗头怪物的一刀,斩灭了横田野的生机。
  这东西,就算不如那两位大将强大,但也绝对不是弱茬!
  上杉清没有给九鬼赤思考的时间。
  随着恶即斩的生效,蜃气楼中的鬼火像是催动他前行的燃料一样,让他的体内充满着力量。
  他的眼中闪烁起了和犬神如出一辙的凶恶光芒,从喉咙中挤出一声沉闷的怒吼,一步踏出,借力起跳,身体飞跃半空,一记居高临下的重斩压向了九鬼赤的脑袋。
  残破不堪的太刀剑身在半空中就被蜃气缠绕,随后,大量的蜃气化为了诡异的红芒,让这把刀看起来就像是燃烧着的火焰神剑一样,在暴雨中炽热的绽放着夺目的光彩。
  人起,剑出,剑落。
  九鬼赤有那么一瞬,被震慑了心神,但随即立刻咬着牙举起了野太刀,迎向了上杉清的剑。
  这一次,结果和上一次不同了。
  犹如一道赤红匹练的太刀毫无阻碍的在九鬼赤的野太刀之上划过,将这把质量上乘的兵器轻松的斩为两段,随即,气势不减的当头劈落。
  同时一起发起跳斩的,还有无声咆哮着的高大犬神,同样红芒潋滟的刀刃,同样万夫莫敌的气势。
  一前一后,双剑合一。
  恶·即·斩!
  刀剑难伤的铜皮铁骨这次没有一如既往的保护九鬼赤,刀刃轻松的没入他的头顶,就像烧红了的刀刃切开了黄油,没有任何停滞的一斩到底。
  上杉清脚步轻巧的与九鬼赤错身落地,鞋子踩踏雨水,发出了些许轻微的水花四溅之声。
  他背对着九鬼赤,直起了腰,手中长船备前刀上的红芒烟消云散,几乎同时,钢铁太刀就化为了粉末,被风雨吹散。
  九鬼赤神情呆滞着,嘴唇一张一合,但却发不出声音。
  他堪堪的转过身,仿佛想再看上杉清一眼。
  但随着他的动作,从额头到胯下,他的身体中线一道红芒惊现,紧接着就是血光飞溅。
  这条一米九的壮汉被一刀砍成了两片,骨肉分离的跌落在血泊中,他的身体横截面中露出的脏器,甚至还在鲜活的跳动着,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主人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
  上杉清神色漠然的转身,身后的犬神虚影也随风而去。
  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扯出一个细微的笑容,
  这张百闻牌的效果,他还算满意。
  恶即斩在百闻牌中,原本是增强攻击力的一张卡片,是一张朴实无华的强卡,能增强犬神的瞬间爆发力,斩杀对面的牌手。
  但在上杉清这里,恶即斩有所不同。
  假如说心斩是斩碎敌人心防之剑,那么恶即斩,就是斩碎鬼神躯体之剑。
  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话来说,恶即斩拥有着极强的“对鬼神特攻”。
  敌人如果是普通人类,这一刀就和普通的刀没什么两样。
  敌人如果是鬼神,恶即斩就会化为斩恶的血芒,附着于剑上,将阻碍它前进的鬼神,尽数吞噬掉生机。
  犬神虽为鬼神,亦擅斩杀鬼神。
  嫉恶如仇,逢恶即斩!
  一旁撑着伞观察着战局的东文真希都看呆了--如果说一开始的冲阵还在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那么上杉清最后的那式恶即斩,就是她闻所未闻的剑术。
  刚刚九鬼赤的强横身体,她也看到了,凡人的刀剑难伤,确实是神乐说的强大的秘仪者。
  但就被这么一剑轻松的取了性命?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少许,盯着上杉清的背影有些热切。
  如果说今天的她,比起以前的她有什么成长的话,那就是比以前更加迫切的渴望着力量。
  当神乐决心舍命为她断后的时候,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怀疑。
  不喜欢战斗,不喜欢杀戮,所以她的才能没有的到充分的发挥,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神乐为自己赴死。
  那...
  我要是变得强一点。
  这一切是不是就会改变呢?
  她在心中默默的问自己,却又不敢给出答案。
  毕竟她只是十六岁的少女,她的同龄人还能肆无忌惮的挥洒着青春,她却已经要面对如此沉重的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
  现在的东文真希,看着上杉清的斩鬼一剑,心中有了一丝莫名的向往。
  拥有...力量。
  原来也是一件这么让人心安的事情啊...
  ...
  时间稍微推回三分钟。
  小巷外,大街旁。
  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黑西服的尸体,致命伤都是咽喉的刀口,明显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神乐倚着墙,大口的喘着粗气,本来红白相间的巫女服已经变成了血红一片。
  一半是敌人的血,一半是她的血。
  她顶着九鬼青的凛冽攻势,将这些黑西服尽数刺杀,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对面的九鬼青似乎知道她强弩之末,有些凶狠的笑了笑,准备用手中的野太刀送她归西。
  神乐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绝望。
  要死了么...
  大小姐应该逃掉了吧...
  该死...
  九鬼兄弟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强!
  啊...
  如果有来生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和大小姐见面啊...
  雨水让她浑身冰冷,流失的血液也带走了她的体温,两者交加之下,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几欲晕倒。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突然听到一声元气满满的女声。
  “啊咧?”
  “你们是在打架么?”
  “老爹说过,剑士要有一颗侠义之心,乐于助人,遇到不平事,就拔刀相助。”
  “大个子!我来和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