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六章 保护费

  对于心性跳脱的高中生来说,有热闹不看是白不看。
  虽然那些不良少年对普通学生有些威慑力,但是周围还是远远的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上杉清顺着人流凑了过去。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被围在正中的那个矮小的女生。
  根据衣领上的标志,可以看出来,她是和自己同年的二年级生。
  身高很矮,估计也就一米五不到,不少国中生可能都比她高,不过身材意外的有料,身体的玲珑曲线将她的小号校服撑得圆润而饱满,前凸后翘的,看上去相当色气。
  正面的面貌上杉清看不清,她正在鞠躬道歉,额前的刘海垂下来,挡住了大半张脸。
  她的声音非常怯懦,软绵绵的,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口音让上杉清感觉有些耳熟亲切--这女孩儿的口音带点北海道的方言味道。
  略一思索,上杉清还真想起这是谁了。
  这是他的同班同学,野原杏子。
  野原杏子的性格很内向,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朋友,在班上的存在感不高,上杉清想了好几秒才想起她的名字。
  他之所以能想起来,还是因为野原杏子的成绩非常好,在考试成绩出来张榜的时候经常能和他挨着。
  围着野原杏子的不良,上杉清也认识,隔壁班的不良头子,远坂虎。
  这也是个出名的人,虽然只是二年级,但是开学以来已经收拾了不少三年级的大前辈,以下克上大成功,是海城中学不良少年中食物链的顶端,据说家里就是混极道的,算是子承父业。
  远坂虎领着几个跟班,正堵着野原杏子,一脸的不耐烦,骂骂咧咧的,讲的话不怎么好听。
  上杉清没急着去英雄救美,为野原杏子出头,而是先运起“心眼”,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野原杏子。
  他的心眼,来自于百鬼夜行的系统,号称“以心为眼,可见鬼神,破妄洞虚,慧眼如炬”,这一年来,确实也没让他失望过。
  可他仔细看了半分钟,也看不出野原杏子身上有什么跟“妖怪”搭边儿的地方。
  这就是一个长相有些可爱,打扮土气,身材爆表的矮个子女子高中生而已。
  他还想再观察观察,但脑海中的警报声又响起来了,嘟嘟嘟的不停,似乎在督促他做点什么。
  刚刚系统的信息流已经传到了他的脑海。
  “找回【莹草】妖魂的条件,是取得妖魂链接者的认可。”
  也就是说,要野原杏子认可我?
  上杉清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这条件也太模糊了,而且他不太擅长和女性打交道。
  但现在不行也得顶着上了。
  用巧劲拨开了远坂虎的那几个跟班,上杉清挂着温润的笑容,挤到了远坂虎的跟前,轻声开口。
  “远坂同学,这是怎么回事?”
  “快要上课了,在这里扎堆,影响也不太好吧,让执勤的老师看见,恐怕会有麻烦的。”
  “我听说过远坂同学的名声,应该不至于欺负一个女孩子吧?”
  这几句话,说的也是有技巧的。
  首先,去打招呼,上杉清是带着笑脸的,他无意招惹这些不良,伸手不打笑脸人,能和平解决事情那最好,然后,他抬出了“老师”来震慑这些不良,最后又给远坂虎戴了一顶高帽子,这些不良非常在乎面子,欺负女人这种名声被传出去,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听的事迹。
  果然,上杉清这三句话一出,远坂虎转过头来,皱起了眉。
  他不是个笨蛋,听出了上杉清的弦外之意,冷哼着呸了一声,斜着眼打量起了上杉清。
  “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上杉。”
  “怎么?大英雄来打抱不平?你要多管闲事?”
  “别他妈用老师来压我,你猜我怕不怕他们?”
  远坂虎这几句话呢,说的挺豪横,但是有熟悉他的人可能会感觉出来,他已经有所收敛了。
  换个别人来管闲事,他可能会破口大骂,动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打男人可不是丢脸的事。
  但是上杉清么...他还真有些忌惮。
  这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学力冠绝京都的秀才,校长的宝贝疙瘩,他要是跟上杉清动了手,保不准能惹出什么麻烦--他是不良,不是蠢蛋,所以只是威胁了上杉清一番,想让他知难而退。
  上杉清当然不可能退。
  他微微一笑,横踏了一步,挡在了野原杏子的面前,没有被吓住,语气不卑不亢。
  “我只是想问问发生了什么而已,难道远坂同学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不敢对我说?”
  一直鞠躬道歉的野原杏子突然感觉到有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有些愕然抬起头来,就看到上杉清可靠的背影,耳边回荡着少年温柔却掷地有声的话。
  她有些局促的揉着校服的衣角,眼眶泛红,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被不良吓得,但由于她懦弱的性格,感谢的话还是卡在了嗓子眼,没有说出来。
  远坂虎不爽的啧了一声,眼神变得有些不善,但还是耐着性子开口。
  “你背后那个小矮子欠了我们两个月的保护费,我们来要债,这事轮不到你管!”
  “我把话说在前面,我们收了钱,可是办事的,你问问那个小矮子,她在学校里可没受到什么霸凌,我们可不是那些敲诈勒索的混混!她交钱,我们就罩她!”
  “但是她拿不出钱来,拖欠了我们两个月的保护费不还,我自然要来问问她,是不是在拿我们当猴耍,让我们打白工啊!”
  这话上杉清一听,他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日本的社会上阶级森严,上司训斥下属就和训孙子一样,在学校里,也差不多。
  低年级的碰到高年级的前辈,是要鞠躬行礼,用敬称的。
  前辈支使后辈跑腿干活,更是家常便饭,理所当然。
  这种环境是校园霸凌滋生的温床。
  在各种和日本有关的影视作品中,校园霸凌似乎是很老套的情节,但这正说明了这种现象在日本的普遍性。
  有杂志统计过,日本的校园阶级森严,分三六九等。
  校园阶级金字塔最高层的,是各种热门运动社团的大将与社长,还有不良少年的头目,最底层的,是内向,不合群,没有朋友的人。
  这些人沉默寡言,就会渐渐变成被欺凌的对象,不仅仅会被施以冷暴力,还会被毒打,恶作剧,甚至只能躲在厕所吃午饭,因为出去会被人欺负。
  他们没有办法反抗,那些施加暴行者不会惧怕老师与学生会的训斥,而实际上,日本的高中实行学生自治,老师管得事情有限。
  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给不良少年交“保护费”,以换取一时的安宁。
  很讽刺吧?
  这些施暴者不怕老师,不怕人言可畏,不怕受害人的反抗,却唯独怕那些比他们更纯粹的暴力--不良的拳头可不认人!
  这种交给不良的保护费,也是校园的潜规则,不合理,但合情。
  这规矩一旦没了,那么那些被霸凌的人,就真的无路可退了。
  “这样啊...”
  上杉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