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三十八章 找上门来

  上杉清神情有些发愣,莹草的虚影一闪即逝,化为一道飞萤流光,摄入他的眉心。
  他脑中一震,觉得脑海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稍微一闭眸,他心神一凝,立刻踏入了百鬼之町。
  行色匆匆的疾行,上杉清推开了蜃气楼的大门,一脚踏进其中。
  成百上千的烛台随着他的到来幽幽的燃起了萤火,将诺大的蜃气楼照的犹如白昼。
  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百鬼绘卷的主位,上杉清的自画像身着一件锦绣吴服,披着墨色的羽织,腰悬利剑,目光睥睨,比他的真人还要更有几分威势--这自画像他早就见过,没什么变化。
  而就在他身后,是黑白两色的百鬼列阵。
  之前他积攒够了足够的蜃气,点亮了犬神的绘卷,而现在,在那尊高大威武的犬神之外,他的身后又多了一只小萝莉。
  看上去小巧玲珑,身材却爆表,穿着一身白绿相间的浴衣,脸上的表情是敞开心扉的笑颜--那眉眼和野原杏子一模一样,跟前世游戏中的莹草完全不同。
  上杉清眉头一皱,有些不明所以,就在他想和百鬼绘卷交流一下,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有些细微的颤抖,他心中一惊,还以为外界有人来袭,心念一动,睁开双眸。
  然后他就有些尬住了--野原杏子这时候还被他抱在怀里么,这小姑娘低着头,即使是夜色都掩盖不住她脸颊的酡红之色,刚刚上杉清察觉到的颤抖感觉,是野原杏子在发抖。
  野原杏子满脸泪痕,被上杉清抱住,还一手摸着小脑袋,若是不知情的路人看去,恐怕会以为这是强抢民女的流氓。
  上杉清连忙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低声道歉。
  “对不起,杏子,我失礼了...”
  他有些哑口无言,这明显是他在占女孩子便宜,找不出什么借口,只能诚挚的道歉。
  野原杏子低垂着眼眸一个劲的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其实现在心中还有些不舍,虽然刚刚害羞的有些发抖,不过上杉君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啊!
  和小时候爸爸的怀抱一样!
  要是能一直被上杉君这么温柔相待,那么就算再悲惨的未来,自己也会有勇气去面对吧!
  不...有上杉君在的话,恐怕是不会有什么悲惨未来的吧...
  我...如果我...
  怪不得班上的女同学都那么热衷于恋爱的话题,原来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是这么好的么...
  野原杏子胡思乱想着,低着头,上杉清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自己的道歉,但现在夜已经深了,他在这么磨蹭,恐怕赶不上末班的电车,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杏子,总之...先去我家吧。”
  “要坐挺久的电车的,我们先去车站吧?”
  野原杏子嗫喏着说不出话,只是默默的点头,得到了她的默许,上杉清松了口气,在前面领路。
  ...
  同一时间,东京警视厅附近的地下停车场,芥川龙之介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踱着步走向了自己黑色丰田,他的心情还不错。
  选择,都是双向的。
  今天的上杉清在他眼里表现的滴水不漏,荣辱不惊,进退有度,不太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这是很大的加分项,如果只是实力强,性格差,那芥川龙之介也不会选择来和上杉清接触的,他们是超凡者组织,可不是托儿所。
  而且上杉清对收藏品协会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抵触与拒绝,这就表示有的谈。
  虽然他和鬼神打交道已经有不少的年岁了,但他代表收藏品协会扎根东京还没几年,收藏品协会是个国际组织,他们的总部并不在日本,实际上,日本对于收藏品协会来说,是一块掌控度不高的地域,他们太缺人手了。
  若不是协会财大气粗,外勤人员的质量不低,芥川龙之介确实也是个有手段的人,再加上工藤优一家里在警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收藏品协会恐怕早就被那些政府下辖的超凡者组织挤兑的处境艰难了。
  如果上杉清能够加入收藏品协会的话,那他可真的是会得到一大助力--他指的并不单单是上杉清的超凡战力,他还有其他方面的考量。
  脑中想着今天的事情,芥川龙之介突然心生警兆,他脚步一顿,面色一凝,手中墨玉手杖往地面上一顿,有丝丝墨色的雾气从手杖上弥漫了出来,他的眼眸中也带上了一丝冷意。
  在他的丰田车边,静静的伫立着一道人影。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很昏暗,但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芥川龙之介眯着眼,看清楚了那道人影之后,神色变了数变,最终消散了身上的敌意,带着假笑迎了上去。
  “失礼了,上泉剑豪是在等我么?”
  那人一身朴素的剑道服,怀中抱着一柄黑檀木刀,整个人靠着车身懒懒散散的站着,但他闭着眼就站在那里,芥川龙之介放眼望过去,就仿佛看到了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
  令人胆寒的剑气与杀意从这个儒雅的中年人身上涌出,在芥川龙之介的身边缠绕不散,让他寒毛直竖,毛骨悚然,像是被掠食者盯上的猎物一样。
  这正是上杉清的授业恩师,新阴流当家,上泉秀川。
  这惊人的杀气并不是芥川龙之介的错觉,上泉秀川是举世公认的大剑豪,他的“剑意”与“剑心”都是澄澈如镜,锋锐无匹的,虽然芥川龙之介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是对上这位传奇的不败剑豪,他还是心里发虚,真打起来,他要是想跑,都得看上泉秀川放不放水,给不给收藏品协会和芥川家留面子。
  听到芥川龙之介说话,正在假寐的上泉秀川略一睁眸,眼中仿佛有璀璨的万千剑光闪烁,他淡淡的扫了芥川龙之介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就是芥川家这一代的链接者?收藏品协会东京的分部,是你说了算?”
  上泉秀川发问了,芥川龙之介很礼貌的躬身回话。
  “正是在下,上泉剑豪有何指教?”
  上泉秀川今天的神态和平时的懒散随意截然不同,他面色凛然,表情不虞,怀抱着木刀,朝着芥川龙之介走了几步,目光不善。
  “那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你父亲当初见了我,也得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然后退避三舍,不敢惹我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