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六章 黑礼帽与大侦探

  同一时间,横田宅所在的破旧公寓楼外,距离这里大概有五六百米的街边,一辆黑色的丰田商务轿车缓缓地靠边停下。
  轿车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位年轻的男子,他五官清秀,体型消瘦,穿着高领黑色风衣,系着白色的丝巾,甚至还戴了一顶黑礼帽,副驾驶上横放着一根墨玉色的手杖,这一身打扮,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来自于西方国家的绅士。
  后排的座位上,坐的是上杉清的熟人。
  工藤优一。
  他还穿着海城中学的校服,显然是匆匆赶来的,他的目光透过摇下的车窗,有些凝重的看向横田宅的方向。
  驾驶座上的黑礼帽停稳了车,转过头,眯着眼对工藤优一笑了笑。
  “大侦探,到了。”
  “按你说的,我提前派外勤特工清过场,那栋楼除了横田家,其余的居民我都已经疏散了,周围我也派人去警戒,暂时隔离了这片区域。”
  “外勤领队的队长刚跟我通过信,横田宅侦测到超凡高能反应,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请求后续命令,我让他们撤离了。”
  “你的那位小朋友刚刚带着他的小女友进去...现在是要怎样啊?”
  工藤优一虽然表情有些阴郁,却也并没有特别焦急,而是缓缓的摇头。
  “等着就好了,清不会连那种小角色都对付不了,他可是那位上泉秀川的入室弟子。”
  黑礼帽歪了歪头,似乎也认可了这句话。
  “也是,他的老师毕竟是那位新选组的武士们三顾茅庐而求不得的大剑豪,号称【不败】的新阴流当家...”
  “你要说他没点压箱底的手段,我是不信的。”
  “所以我才奇怪啊...这小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灵感能力高的吓人,我可查清楚了,他不止一次进入过梦镜世界,还亲手斩杀过鬼神。”
  “北海道那种穷乡僻壤,也能蹦出这种天才?”
  “他升入高中之前的情报我查了个底朝天,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少年,除了家传的古流剑术,也没什么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最离谱的是,我可以肯定,他并不是【链接者】。”
  黑礼帽絮絮叨叨的,有些话痨,让工藤优一不耐烦的皱起了眉。
  “行了,别跟我来这套。”
  “这世上并不缺少天才,缺少的是未曾夭折,成长起来的天才。”
  “别在我这装什么求贤若渴,惜才如命,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
  黑礼帽跟工藤优一好像很熟络,对他打断自己的话,还揭自己的老底也不以为意,而是耸耸肩,换了个话题。
  “好吧,那不讨论你的小朋友了。”
  “话说,你是怎么发现那个横田野不对劲的?”
  “负责他公司那个地区的外勤特工可不是偷懒的人,横田野在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很正常,他们的例行监测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工藤优一有些出神的看着远处的住宅楼,随口道:“横田野收养了他姐姐的女儿,野原杏子。”
  “前几天,清拜托我查野原杏子的资料,大概是他春心萌动了?我弄来情报后大体扫了一眼,发现有些不太对劲。”
  “资料显示,横田野最近似乎在和他的妻子冷战。”
  “横田野的性格往好了说是善良,往坏了说是懦弱,他对妻子一向百般忍让,结婚十几年了,他妻子不想要孩子,他都毫不在乎的点头同意,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必要的花费,基本都全部交给妻子家用--这种居家好男人为什么会和妻子开始冷战?”
  “老实人沉默中的爆发?不太像,据我调查,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直很不错,横田良子虽然性格有些刻薄,但对丈夫还算忠贞,没有外遇,更谈不上感情破裂。”
  “我们不可能监视东京都每一户人家的家庭状况,但是...”
  “横田家,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有些好奇,就动用了一些人脉,去稍微查了一下横田家,就发现了这个。”
  “这是昨天晚上的照片,今天刚交到我手里。”
  工藤优一将一张照片递到了黑礼帽的手里。
  黑礼帽接过照片,打眼一看,脸色微变。
  “这是...”
  照片有些朦胧模糊,应该是从远处偷拍的,画面中,通过狭小的窗口,可以看到横田野正在家中虔诚的跪拜一个小神龛。
  神龛中,一尊无头神像诡异而立,姿态放浪形骸,在漆黑的夜里,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工藤优一肯定的点了点头。
  “不必用那么犹豫的语气,这就是你想的那尊鬼神--你的那个死对头。”
  “看来已经有些大人物,厌倦了在梦镜世界中的无聊生活,准备筹谋着重返现世了呢...或者说,他们的野心从来都没消散?”
  “怎样说都好,横田野应该就是那一位选中的信徒之一,我推测...他的使命是提供祭品和扩散信仰。”
  “情报我给到了,怎么做,你自己说了算,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是战斗人员,你休想让我为你拼命。”
  工藤优一的语气轻快,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黑礼帽的表情就阴沉了很多,他有些凝重的盯着照片里的无头神像,嘴里低声骂了一句,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收了起来。
  “我知道了,大侦探,算我欠你个人情。”
  “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东京都可不是那些鬼神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
  “如果横田野是那尊鬼神的信徒的话...要不要我上去帮你的小朋友一把?顺手抓个活的?”
  工藤优一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黑礼帽。
  “你这养气功夫还不到家啊,看到了那个神像,你就心乱了?”
  “横田野八成是那尊鬼神麾下的【秘仪者】,你抓一个活的【秘仪者】有什么用?严刑拷打对他有效?”
  “秘仪者都是疯子般的狂信徒,不要试图和疯子交流,逮一个杀一个就完事了...你难道是刚入行的天真新人么?”
  “别丧着脸,我们好歹也算是同事,我不会不管你死活的,现在重要的是顺藤摸瓜,而不是去做无用功。”
  工藤优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丢到了前座上。
  “我查清楚了,横田野就职于一家中介财务公司,负责给一些请不起财务人员的小公司或者不方便请财务人员的黑公司报税做账,他们的顾客群体大多数是极道中人。”
  “那个神像的来源我查的明明白白。”
  “那玩意来自东文会的若头,东文宇名下的双鬼组--横田野做成了一笔双鬼组的大生意,那个神像是双鬼组的人送给他的谢礼之一。”
  “你要查,从这里入手。”
  黑礼帽皱着眉思考了片刻,嘴中念念有词。
  “东文会?东文宇?”
  “是东文会一代目东文觉的那个败家弟弟?他敢跟鬼神沾上关系,也不怕东文觉扒了他的皮?”
  工藤优一不屑的笑了笑,语气意味深长。
  “东文宇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他的野心和胃口都不小。”
  “东文觉老了,他一生的经历足够传奇,称一声枭雄也不为过,但枭雄也会有生老病死。”
  “我听说了,东文觉想扶持他的独生女坐上东文会二代目的位置--你觉得东文宇会服气么?”
  “所谓的人性,就是如此,为了足够的利益,别说跟鬼神扯上关系,就算是出卖绞死自己的绳索,他也干得出来!”
  说着话,工藤优一推开了车门,站在车门外伸了个懒腰。
  黑礼帽从车窗探出了半个脑袋,有些愕然的开口。
  “你要去那儿?你要上去么?别吧!你也知道你自己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吧!”
  工藤优一掏出手机摁了几下,表情平静。
  “我没空和你闲聊了,我来这里也只是想看看清会不会真的和横田野对上罢了,现在那边鬼气冲天,明显打起来了,我要去准备善后工作。”
  “清的性格我清楚,他事后会怎么做,我也能猜个大概,我得给父亲去个电话,在樱田门里给他打点一下,可别让那些警察把他扣下!”
  黑礼帽眼珠一转,突然带着笑意开口。
  “大侦探,我当初明明是让你监视着点这个小朋友的,结果你竟然和他玩起了友情游戏,这可让我始料未及。”
  对于黑礼帽的调侃,工藤优一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满不在乎的开口。
  “天才总是会互相吸引的,优秀的人自然会引为知己,这种道理,你这种冷酷无情的人是不会懂的。”
  黑礼帽虚着眼敷衍的应是,突然话锋一转。
  “既然上杉清和你关系那么好,你不如就去替我招揽他一下,如何?”
  “他的灵感能力是普通人的两倍以上,在这点上,我都不如他,他一身剑道实力是新阴流嫡传,说不准还经历过真剑觉醒,能修剑意与剑心,战斗力绝对不同凡响!”
  “他这一年以来,至少独自斩杀过五尊实力不一的鬼神--他拥有独自解决区域级事件的能力!”
  “这种人才,可不能便宜了平安京和新选组啊!”
  “你也知道,我们在东京都刚扎下根,能独当一面的,除了你我,就只有那个渣男--虽然他很能打,但他整天出去花天酒地,出任务都找不到人,有他和没有他没什么两样!”
  “这几个月给我忙的头发都掉了不少,你是不管事,不知道我的难处啊!”
  “你替我把你的小朋友拐来,帮我分担一下,我也能轻松不少!”
  “你放心,待遇方面我是不会亏待他的,我们的规矩,你应该心里有数,比起平安京和新选组,我们这里绝对更适合他!”
  工藤优一瞥了黑礼帽一眼,摇了摇头。
  “你想的挺美,让我为你做说客?”
  “这事我不管,你想招揽清,自己去聊,他同意,我也不会阻拦。”
  “他的性格我了解,这一年来我零零散散的帮了他不少忙,只要我开口,为了报恩,他也会答应我的请求。”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是真拿他当朋友--我不会强迫朋友为我违逆本心,这并非我的为人处世之道。”
  黑礼帽抿了抿嘴唇,有些费解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朋友--可你这么做,是为他好啊!就算他师从上泉秀川,也只能学习剑道而已!”
  “加入我们的话,他会获得更多的资源!他甚至可以获得一枚【镜片】进行【链接】,你也是【链接者】,镜片链接会给人带来多大好处,你不会不知道吧!”
  工藤优一一挥手,打断了黑礼帽的话。
  “朋友不会打着为你好的幌子,用人情逼迫对方做不想做的事情!”
  “你懂么?”
  黑礼帽沉默了半晌,默默的摇头。
  他是真不明白,这明明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为何工藤优一会这么抵触?
  工藤优一也没有出言讥讽,更没有接着解释,只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转身扬长而去。
  “那怪不得你没有朋友!”
  工藤优一淡淡的话语传了过来,噎的黑礼帽说不出话,等他回过神来,工藤优一已经被疾驰而来的一辆白色轿车接走了,只剩下他自己在风中凌乱。
  “算了算了...我自己来行了吧!”
  黑礼帽自言自语了一句,也没有生气,伸手拿起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墨玉手杖,起身下车。
  他望了望公寓的方向,砸了咂嘴。
  “这种程度的超凡力量反应...横田野似乎是想要搏命了啊...”
  “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免得出了什么差错,要是让他逃了,难免又是祸患...”
  “东文会,东文宇,双鬼组...”
  “哼...”
  “不着急,我们慢慢玩...”
  ...
  另一边,上杉清远没有工藤优一想的那么游刃有余,实际上,上泉秀川并没有开始教授上杉清超凡剑术,而且完成了“变身”的横田野也有些棘手。
  上杉清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悠哉悠哉的变身,他冲锋的脚步根本没停,只不过横田野身上发生的异变速度实在太快,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浑身浴血,骨肉外翻的怪物。
  上杉清咬着牙,并没有改变剑势,他继续用手中的剁骨刀劈向横田野的脑袋,这怪物形态有些吓人,但是他不信这玩意儿没了脑袋还能活!
  横田野诡异的狞笑了一声,闪电般的挥臂,他的速度至少提升了三倍,一把就将上杉清手中的剁骨刀牢牢地握在了掌中--钢铁所制的刀刃根本切不开他皮肤,只见他稍微用力,剁骨刀就被捏扁,卷成了麻花一样的形状。
  上杉清心中大骇,匆忙弃刀,在地上一个翻滚,沾染了一身的血污,不过成功的把之前被横田野钳制住,又随手丢到一旁的木刀捡回手里。
  他一个鲤鱼打挺,刚刚起身,准备反身斩出一刀,就眼前一黑,只见一道拳影骤然而至,轰向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上杉清匆忙中横左臂于面前一挡,伴随着一阵巨疼,他整个人被横田野一拳砸飞,顺着客厅的大门,摔到了昏暗的走廊上,重重的撞上了水泥墙面。
  他被摔得七荤八素,喉头一甜,干呕了几声,左臂传来了阵阵火烧火燎的疼痛感,他没时间抱怨,飞快的挣扎着站了起来,用力的活动了一下左臂--很痛,但是能活动,骨头应该没事!
  他心下稍安,右手单手握剑,瞪大了眼眸,紧紧地盯着晃晃悠悠向他走来的横田野,准备放手一搏。
  “杏子!往楼梯口跑!不要回头!”
  一旁走廊上的野原杏子看到上杉清被打飞出来,心中又是心疼又是害怕,她刚想过来搀扶上杉清,就被吼了一嗓子,娇躯一颤,嘴巴张合了几下,嗫嚅着没说出话,还是没敢违背上杉清的命令,眼中含着泪,转身就往楼梯口跑去。
  她不是那种电视剧里的笨蛋女主角,只会哭着喊着要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刚刚屋内昏暗,再加上上杉清用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现在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能让上杉清这么狼狈,那她留在这里也不会帮上上杉清的忙,不如赶紧离开,以免他分心。
  见野原杏子没有犯蠢,上杉清松了一口气。
  他还没有到绝境呢...
  他的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上杉清保持右手握剑的姿势,左手屈指一弹。
  他心念一动,身旁却风云变幻--无数灰黑色的雾气犹如潜龙升渊一般从他的身体内蜂拥而出,突然迸发出来的蜃气在他周身萦绕,甚至让变成了怪物的横田野都脚步一滞,眼神中罕见的带上了几分人性化的忌惮。
  他在害怕...
  上杉清脸色无喜无悲,凝神静气,左手并剑指,竖于胸前,心中默念了一个词语。
  刹那间,他左手的剑指之上,一道微小却灿然的荧光悄然绽放,从光点,到光线,再到一个长方形的平面。
  一张熠熠生辉的闪光卡牌从无到有,瞬间浮现在他的食指与中指之间。
  百闻牌。
  犬神之卷。
  秘技。
  心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