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四十六章 道场

  上杉清和野原杏子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分别将自己收拾妥当,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雨势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他们只能冒雨出门。
  洗漱用品上杉清还有买备用的习惯,他做事一向很有规划,但伞这种东西...他是真的从家里找不出第二把。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两人打一把伞出门。
  虽然野原杏子的体型有些娇小玲珑,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导致她占用伞底的空间...并不算小,上杉清的这把黑伞也没有多大,所以两人共打一把伞的姿势非常亲密,在外人的眼里,妥妥的情侣关系没跑了。
  野原杏子虽然不介意和上杉清有亲密接触,但她自己觉得虽然洗过澡了,身上的衣服还没换,总是觉得不太干净--我身上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这种想法在野原杏子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导致他的身体一直往伞外蹭,还时不时的嗅一嗅自己的衣领,像只焦虑不安的小动物一样。
  上杉清将野原杏子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无奈的笑了笑,伸臂揽住野原杏子的肩膀,将她往怀里拉了拉,同时自己也挪了一下身位,尽量让野原杏子不会淋到雨,他倒是无所谓,野原杏子穿的春季校服可挺单薄的,被这大雨一淋,寒风一吹,恐怕感冒发烧是逃不掉的。
  他不想看到野原杏子生病。
  上杉清自诩是个理智且目标坚定的人,他的人生目标是学习,然后变强,在各个领域都攀上高峰,这个国家的社会等级分明且森严,他无力改变这一切,就一定要努力的往上爬。
  所以,他没打算太早的“爱”上一个人,那个词对他来说有些沉重,也有些早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通过这几天的接触,野原杏子确实在他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也许是有相同的境遇,也许她逆来顺受的性子很惹人怜爱,也许上杉清的内心其实对这种身材和性格的女生根本没有什么抵抗力。
  反正,现在上杉清不可能对野原杏子的遭遇无动于衷。
  他是个重承诺的人。
  他答应了野原杏子,会照顾她,就一定会做到。
  他说不清现在自己的内心对野原杏子到底是如何看待的,说喜欢也太草率了,他们也没认识几天,说讨厌那根本扯不上,野原杏子的性格很难让人产生恶感,这是个卑微到让人怜悯的女孩子。
  上杉清的恋爱观里没有“玩玩”这个选项,他选择了交往的对象,那一定是以结婚为前提的。
  “和杏子结婚么...?”
  上杉清的脑中不可抑制的浮现了这个想法。
  “怎么说呢,并不反感,可也没有多期待吧...”
  “啧...”
  上杉清有些心绪不宁,野原杏子则是羞怯紧张,两人就这么走了一路,在八点半的时候,抵达了港区,上泉秀川的道场之前。
  因为大雨的原因,本来就僻静的道场周围,并没有什么行人驻足。
  上杉清经车熟路的领着野原杏子来到道场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在得到上泉秀川“进来吧”的回应之后,二人便推门而入。
  上泉秀川正对着门口盘膝而坐,膝前横有一柄带鞘的武士刀,看到上杉清进来,才微微睁眸,似乎刚从冥想中醒来。
  下一秒,上泉秀川的眼眸中就燃起了八卦的火焰,他脸上突然勾勒起了暧昧的笑容,对着上杉清没正形的眨了眨眼。
  “哟,清,带着女朋友来看我,这还真是第一遭!”
  上杉清翻了个白眼,对师父这副模样也不意外,上泉秀川是个妙人,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一时的少年郎--这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嘛,就是年轻的时候也有些纨绔孟浪,他正经的时候严肃的要命,不正经的时候又经常胡说八道,但他对自己这个关门弟子,是真的倾尽心血培养,这点上杉清感觉的出来。
  他这个人,有仇必报,有恩必偿,师父的恩情,都被他一点一滴记在心里。
  “师父,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和杏子只是朋友...要尊重女性,这可是你教导我的道理。”
  上杉清无奈的回了一句,他要是不顶上去,指不定师父接下来还能说出什么话。
  上泉秀川明显没有打算放过上杉清,他歪了歪头,笑容变得玩味了起来。
  “她无家可归,昨晚住的是你家吧?关系好到可以同居的朋友?”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上泉秀川促狭的盯着上杉清,似乎很期待徒弟的脸上会出现害羞之类的表情,这孩子平时总是一本正经的,太老成了,反而少了几分少年的朝气。
  很明显,上泉秀川注定要失望了,上杉清可不会被这种程度的揶揄给挤兑羞恼,他见师父没完没了,索性假装充耳不闻,只是安慰性的拍了拍野原杏子的手--这小姑娘一开始还奔着给上泉秀川行礼问好,结果扑面而来就是这么两句,直接害羞的涨红着脸躲到上杉清的身后,怎么也不敢面对上泉秀川了。
  “师父爱开玩笑,杏子你不要介意,他人很好的。”
  说着话,上杉清拉着野原杏子在上泉秀川面前正坐在地板上,野原杏子强忍着羞意,用小手支撑着地板,跪坐着鞠了个躬,低声道:“上泉先生,您好,我是野原杏子,是上杉君的...朋友!”
  对野原杏子,上泉秀川还是挺和颜悦色的,他将野原杏子扶了起来,笑容和善。
  “杏子是吧,我听清提过你,嗯...不错,你可以跟清一起叫我师父。”
  上杉清听了惊了一跳,他狐疑的扫了师父一眼,疑声道:“师父...你要收杏子为徒么?她有学剑的资质?”
  上泉秀川用看傻小子的眼神瞪了上杉清一眼,摇头道:“你在说什么啊,徒弟的女友叫我师父有什么不对么?”
  他看上杉清还要反驳,将手一挥,有些耍无赖的断言。
  “行了,不必解释了。”
  “我这四十多年可不是白活的,什么人我没见过。”
  “杏子看你小子的眼神,和凛的妈妈当初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人家女孩子一颗心都系在你身上了,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啊,我的徒弟应该没那么蠢。”
  “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
  “清,跟我说说吧...”
  “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杉清再次翻了个白眼,心中吐槽。
  “合着您还知道有正事啊!”
  不过对师父他可不敢这么逾越的说话,只能忍气吞声的组织起了语言,打算将横田宅发生的事情交代清楚。
  一旁的野原杏子虽然有些害羞,脸已经红的要冒蒸汽了,但却对上泉秀川多了几分好感--师父大人是支持我和上杉君的吧!
  师父大人并没有嫌弃我!
  嗯...
  师父大人真是个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