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四章 上泉凛

  横穿过芝公园的时候,上杉清顿住了脚步。
  芝公园就在上泉秀川的道馆附近,这是东京历史最为悠久的公园之一,在这里可以清晰的望见东京塔,是不少港区的住户游玩的好地方。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左右--海城中学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剩下的时间是社团活动时间。
  这个时间点,芝公园里已经有不少在嬉戏散步的老人和小孩,也有零零散散的穿着高中制服的高中生三五成群的聚会。
  上杉清之所以停下了脚步,是因为看到了熟人。
  不远处的一大片草坪上,有不少看上去是国中生和小学生年纪的小孩子,正人手一把木刀或是竹剑,在有模有样的演练剑势。
  上杉清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练的是新阴流的剑构--虽然都是普通的古流剑道九式的基础,不过新阴流的剑构和别的流派有明显的不同,内行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帮童子军阵列之前,站着一道秀丽的倩影。
  她穿着一身很正式的黑白相间剑道服,踩着木屐,手持着木刀,像个古时候的剑术师范一样,引领着那帮小鬼头们的动作,口中不时的呼和出声,招式一板一眼,极其规范。
  “凛!”
  上杉清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招呼了一声。
  那剑道服少女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很机警的抖了抖耳朵,转头看了一圈,马上发现了上杉清,欢呼了一声,也不管自己那帮童子军了,一路小跑,连蹦带跳的就冲到了上杉清的旁边,露出了洋溢着青春活泼气息的天真笑容,将那本来就很美丽的少女脸庞衬的更加娇艳。
  说实话,上杉清没觉得有什么动人的少女风情,可能是他们之间太熟了,他了解眼前人的性格,只觉得眼前的少女像只大号的哈士奇在犯傻。
  “清,你来啦~”
  “我饿了,有带吃的么?!”
  上杉清无奈的笑了笑,从裤袋里摸出了几块奶糖和巧克力递了过去--这是他留着锻炼完剑术之后补充糖分的,以免体力不支,不过每次来这里都要被眼前的少女搜刮去大半,一年了,他也习惯了。
  剑道服少女名叫上泉凛,是个颜值和身材都能打九十分以上的美少女,她也是上杉清的师父,上泉秀川的独生女,就是上杉清入门有点晚了,要是他自小就投身在上泉剑豪的门下,这搞不好就是他的青梅竹马,接下来的剧情就是日久生情,然后入赘上泉家,继承家业,人生少奋斗几十年。
  可在上杉清的心性已经成熟之后,实在是很难对眼前的少女抱有恋人之间的感情,即使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他对上泉凛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爱屋及乌,上泉秀川为他传业解惑,恩重如山,他对师父的女儿自然也颇多照顾,容忍度极高,要是谁敢对上泉凛出手,他看见了肯定第一个挥舞着剑冲上去,这更像是一种责任。
  上杉清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他有明确的择偶观。
  他想要的是一个与自己同样优秀,温柔贴心的大和抚子型的女孩子作为下半生的伴侣。
  在自己奋斗的时候,她会在自己的背后默默支持自己,在自己失意的时候,她的怀抱会是自己舔舐伤口的安宁港湾。
  嗯...最好长得再漂亮一点,身材好一点。
  大概就这些了。
  可能要求有点高,但上杉清觉得并不过分--他艰苦奋斗,努力成为优秀的人,自然要与同样优秀的人缔结人生中最重要的誓约,否则他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上泉凛和他心目中的完美妻子的形象可能只有一点契合,长得好看身材不错...仅此而已。
  她的性格说好听点叫天真,说难听点叫没心没肺,生活中只有吃,玩,练剑这三种事能让她感兴趣,她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放学后在芝公园教导附近的一帮小孩子练剑,那帮小孩子见识过上泉凛的剑术后就惊为天人,被她刷满了声望,真的个顶个乖巧的来参加上泉凛的剑道训练,每天这个时候,芝公园都会风雨无阻的出现少女领着一群童子军练剑的奇妙风景线,很多人都见怪不怪了。
  这绝不是一位贤内助。
  上泉凛兴冲冲的接过了糖果与巧克力,迫不及待的剥开一颗丢在了嘴里,眉眼弯弯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嘴巴鼓鼓的咀嚼着,还嘟囔着对上杉清模糊不清的说话。
  “啊,是奶糖,我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奶糖了。”
  “谢谢你,清!”
  “你要去道场嘛?老爹让我拖地,可我还想教一太郎,二太郎,三太郎他们练剑...清可以帮我去拖拖地嘛?”
  “老爹也真是的,道场又不脏,为什么要天天拖啊!我还没检查他们的功课呢!”
  上泉凛突然想起了父亲布置的修行,苦恼的皱起了眉,但随即又用一种很期待的眼神看着上杉清,都快泛出小星星了。
  这种举手之劳上杉清自然不会拒绝,他很痛快的点点头,打杂这事儿他干的也不少,熟练极了,拖拖地不是什么大事。
  “可以,你玩吧,记得六点前回道场,我六点要回家,到时候师父看不到你,小心你的屁股!”
  上泉凛得到了上杉清的许诺,喜笑颜开,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知道了知道了,有清在真是太好了。”
  她兴奋的拍着上杉清的肩膀,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与感激之情,然后很机灵的从上杉清的手里搜刮走了剩下的糖果和巧克力,就转身一阵风一样的跑掉了。
  不多时,草坪上又响起了少女师范有模有样的呼喝声。
  上杉清龇牙咧嘴的摸了摸肩膀,表情很无奈--上泉凛是个怪胎,自幼就力大无穷,光比力量,他这个有蜃气楼外挂的穿越者都不是这个怪力少女的对手,这几下要是换了旁人挨了,说不准要被拍在地上。
  看到上泉凛兴冲冲的去忙乎自己的事情之后,上杉清收回了目光,缓步继续走向了前往剑道场的路上。
  大概五分钟后,他拐出了一个有些隐蔽的小巷,抵达了一栋独门独户的古式和风剑道场。
  进门后是预料的空无一人,这个时间,他师父应该还在冥想修行。
  他先去更衣室换了剑道服和足袋,然后顺路的去杂物间翻出了水桶和抹布,花费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娴熟的把剑道场拖了一遍,他的身体素质好,这活干的也多,得心应手,拖地板拖得又快又好,闪闪发亮。
  之后,他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满意的点点头,收拾了一下杂物,一手握住黑檀木刀,静静的站立在剑道场的正中央,陷入了冥想的状态中。
  这是练习剑道前的准备,驱除心中杂念,集中精神,提高练习效率。
  在精气神达到巅峰之时,上杉清蓦然睁眸,准备开始今天的剑术修行。
  正在此时,道场内室的障子门被突然拉开。
  伴随着一声轻咳,上泉秀川悠哉悠哉的从里屋溜达了出来。
  这位新阴流的当家大剑豪面容清逸,乍一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之资,不像个日本人,倒像个洒脱的道士,他穿着一身朴素的剑道服,怀中抱着一柄与上杉清手中的黑檀相同款式的木刀,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走到了自己关门弟子的面前。
  他先看了看被擦得锃光瓦亮的道场,皱了皱眉,叹了口气。
  “我让凛回来拖地,不是让你回来拖地,你这么娇惯她,她以后只会更懒的。”
  上杉清表面上低头应是,有些羞愧的在笑,但心里却翻了个白眼--他的这个师父他了解,护短是一等一的,对自己的女儿是百般呵护,像个小公主一样供着,他估计这也是上泉凛这种乐天派性格的形成原因。
  每次上泉凛犯了什么错,上泉秀川顶多呵斥几句,虽然威胁说要打屁股,但这一年来他还没见过上泉秀川动过女儿一指头。
  这也可以理解,上泉秀川的妻子在女儿出生不久后就去世了,他应该是觉得亏欠上泉凛许多,所以才对女儿有求必应,溺爱非常。
  “我顺手就做了的事,就不必麻烦凛了,他在芝公园教那帮小孩子练剑,我来的时候去看过了,也叫她早点回家,师父不必担心。”
  上泉秀川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抬眼看了看上杉清的架势,突然眼前一亮。
  “嗯...清,你是遇到什么好事了么?”
  “你的气势变了,变了很多。”
  “你手中的剑,起码比昨天自信了三倍!”
  上泉秀川说的很玄乎,上杉清却立马明白了。
  他变了么?
  他当然变了。
  蜃气楼中的百闻牌开启,他拥有了对付鬼神的底牌,心中有底,精气神儿自然会变得自信一些。
  上泉秀川这种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看出这一点来很正常。
  上杉清缓缓地点头,露出了一个有些平静的笑容。
  “是,师父,我想通了一些事情。”
  上泉秀川有些兴奋的拍了拍手。
  “不错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你,清。”
  “昨天留给你的修行作业,你修炼的如何了?”
  上泉秀川说的是那招居想无外流的“送葬刀”。
  上杉清微微点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师父,我已经掌握了那式居合。”
  “有一只恶鬼的亡魂可以作证。”
  他在心里偷偷的补了一句。
  上泉秀川看向上杉清的眼神越来越亮,他后退了两步,拉开了距离,突然将手中的木刀放到了一旁,空手对上杉清做了个手势。
  “来,用出来给我看看。”
  “用全力使出送葬刀,抱着杀死我的决意!”
  “让我看看你究竟变得有多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