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四章 惨状

  天空中阴云密布,明明只是下午四点钟左右,却已经暗无天日,铅云叠嶂,今天东京都的穹顶,透露出不同寻常的压抑之感。
  雨还没下,但绝不会远了。
  港区和目黑区的交界,上杉清领着野原杏子走出了电车站,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去横田家的路上。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野原杏子是天性内向,又有些害羞,她不擅长于寻找聊天话题。
  放在平时,上杉清可能会找个机会缓和一下气氛,不过今天,他心事重重,正在平心静气,准备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斗,于是也没有开口说话。
  电车站离横田宅并不远,大约五分钟后,上杉清就已经能隐隐看到横田宅所处的公寓楼的轮廓。
  他看过野原杏子的资料,对这里的地址也不陌生。
  上杉清脚步一顿,面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了。
  野原杏子寄宿的横田宅在二楼,此时,上杉清远远的望去,公寓二楼左边那户人家的窗口,窗户正洞开着。
  在他的眼里,有淡淡的黑雾从二楼的窗户中逸散到半空,在窗外盘旋,将普通的窗口映衬的仿佛是地狱的入口一般。
  蜃气的浓稠程度,已经有点超出上杉清的预料了。
  上杉清停住了脚步,皱眉思考了几秒,平复了一下表情,转身面对着野原杏子。
  “杏子,我把话说在前面。”
  就在刚刚的电车上,应野原杏子的强烈要求,上杉清已经开始和她互相直接称呼名字了。
  野原杏子突然被上杉清点名,蓦然一惊,匆忙的抬头。
  “是!清君!”
  她下意识的挺起胸膛,表情慌张,声音变大了一些,像是等待命令的士兵。
  野原杏子的可爱模样稍微冲散了一些上杉清心中的不详感觉,他微微的笑着,嘱咐着野原杏子。
  “杏子,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会儿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状况,你一定要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不能有半点犹豫。”
  “嗯...算了,不如你在这里等我,我独自上去拜访一下如何?”
  上杉清说出了自己的建议,随即又飞快的摇头否定。
  “不,当我没说吧,这下面也不算安全...”
  不知道为什么,这栋公寓楼附近的人烟稀少,四周透露出一种诡异的荒凉感觉,上杉清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拉入鬼域之中了,但他运起心眼看去,又觉得还身处于现世之中,这种感觉十分荒唐,也让他有些微微不适。
  在这种情况下,保障野原杏子安全的方法,就是让她待在自己身边。
  上杉清将手提书包交给了野原杏子,左手捏紧了装着木刀的剑袋,表情认真了起来。
  “杏子,你跟我一起上去。”
  “记好了,我说什么,你要马上照做!”
  “我没有开玩笑,你家里可能已经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看着上杉清郑重的表情,野原杏子也有些心慌意乱,她怀抱着两个书包,忙不迭的摇头--她的性格本身就很柔顺,现在上杉清是为了她好,她也不会听不出来,更不会违逆上杉清的要求。
  现在在野原杏子的心里,上杉清的话堪比神明的旨意。
  只不过...
  舅舅出事了么?
  虽然舅妈对她很苛刻,但她的舅舅其实对她还算不错,所以听到上杉清说的这么危险,野原杏子的心情也变的糟糕了起来。
  看到野原杏子答应了下来,上杉清沉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犹豫,领头走向了那栋有了年头的老旧公寓楼。
  路过了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踏上了狭窄且晦暗的楼梯,进入了逼仄的二楼走廊,上杉清走了几步,在一扇灰褐色的木门前停下了脚步。
  如果工藤优一给他的情报没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横田宅。
  上杉清抽动了一下鼻子,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蜃气楼能够用蜃气来强化他的身体素质,这种强化,并不是单纯的强化他的力量,速度,以及体力。
  同样被增强的,还有五感,反应速度这些方面。
  虽然目前为止,蜃气的强化效果还不能让他拥有漫画中超级英雄的身体素质,但他的五感,已经比普通人强很多了。
  他就站在门口,扑面而来的刺鼻血腥味就争先恐后的钻进了他的鼻腔。
  这里仿佛不是一间民居,而是一座屠宰场...
  “杏子,退后,钥匙给我!”
  上杉清没有回头,声音变得有些冷冽的下令。
  野原杏子顺从的将钥匙递给了上杉清,然后乖巧的退后了几步,盯着房门和上杉清的背影,眼神中的担忧之色几乎都溢出来了。
  她在担心舅舅,也很担心上杉清。
  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看着...
  一股挥之不去的挫败感在野原杏子的心头萦绕,让她的心情更为低落。
  上杉清现在没有空去管野原杏子的心情如何。
  他接过了钥匙,也没敲门,先是左手一甩,黑檀木刀出鞘,剑尖下垂,做出了一个随时可以斩出的姿势。
  然后,他右手的钥匙就塞进了钥匙孔里。
  全神贯注,精神紧绷,上杉清轻轻的转动着钥匙,伴随着有些晦涩的金属摩擦声,横田宅的大门被他缓缓的拉开。
  屋里很暗,但他有一双破妄心眼,这种程度的黑暗奈何不了他。
  随着大门的洞开,血腥味变得更加的肆意了起来,入目也是预料之中的猩红之色。
  横田宅客厅的地板上,泼洒着大片暗红色的狰狞血迹,还没有凝固的血泊中,混杂着粉红的嫩肉,苍白的骨茬和辨认不出具体轮廓的人体组织,这触目惊心的景色足以让心理素质差的人惊叫出声。
  上杉清面沉似水,不为所动,他一步踏进房门,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野原杏子的视线。
  进门就是客厅,上杉清的目光立刻被一道背对着他跪着的佝偻身影所吸引。
  那人穿着一套皱巴巴的西服,浑身是血,正跪在地上,低着头,虔诚的拜祭挂在墙上的一个小小神龛。
  神龛的门是开着的,神龛中空无一物。
  佝偻的人影面前满满当当。
  还在微微抽搐跳动的心脏,仿佛还有呼吸的肺叶,软塌塌的趴在地上的肾脏......
  那是人类的五脏--心肝脾肺肾。
  看上去都挺“新鲜”的...
  那一地脏器的正中,立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长头发来看,应该是个女人的头,不过她的五官基本都被削下来了,只剩下一张光秃秃的人脸。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动作,正在叩拜神龛的佝偻身影动作突然停下了,他身躯一顿,一点一点的转过头来。
  到了最后,他的脑袋机械的转了一百八十度,就像没有颈骨一样,如蛇般的晃动着,用阴森且怨毒的眼神盯住了上杉清。
  横田野...
  上杉清认出了他,工藤优一的资料中有他的照片。
  不过...现在的他,真的还是横田野么?
  一个呼吸之后,横田野仿佛嗅到了什么味道,突然无声的咧开了嘴--他的嘴角扯到了耳根,露出了森白的牙,笑容疯狂。
  他在笑...
  他笑着笑着,喉咙里就挤出了一阵阵仿佛野兽咆哮一样的声音,上杉清听着十分刺耳。
  上杉清用余光左右一扫,在横田野之外,没有发现别的活物。
  但在他眼里,横田野身上的蜃气浓度,已经超出了雾气,变成接近液体的程度了。
  “看来没有调查交涉的必要了呢...”
  上杉清低声的念着,重心放低,身躯一点一点的蓄力弓起。
  他左手扶剑身,右手握紧剑柄,心神合一,嘴角也勾勒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下一秒,他一步踏出,身形一闪,黑檀木刀已经化为一道乌黑的刀光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