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十九章 天台

  “蜃气”只是上杉清根据蜃气楼而自己起的名字。
  说实话,那种奇怪的黑色雾气,叫做“鬼气”要更贴切一些。
  因为上杉清从没在活人身上见过蜃气,死人他也没见过,做不出准确判断。
  蜃气只要出现,就必然会跟鬼域扯上关系。
  上杉清眯着眼,扫视了一圈四周的环境,心中有些疑惑--这里也不是鬼域啊。
  为什么野原杏子只是一晚上没见,身上就沾染了蜃气?
  难道是妖魂作祟?也有可能...
  嗯,这件事要放在心上!
  还没等他开口问询,野原杏子先回过神来了,她发现自己撞到的人又是上杉清,原本的惶恐之情消退了不少,看着那张清秀的脸上如同春风般温柔的笑容,她甚至连昨晚遭遇恐惧事件的心慌意乱都忘却了几分。
  野原杏子左右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已经比较晚了,路上的同学不算多,没多少人注意这里。
  现在是不是将便当交给上杉君的最好时机呢?!
  到了学校肯定会有很多人围观的,课间肯定也不行,再拖下去就到中午了,自己这一番苦心可就白费了。
  ...
  坚强点,杏子,这是命运安排的相遇啊!
  野原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将一切不相干的想法都抛到了脑后,她退后了一小步,深深地鞠了躬。
  “上杉同学,对不起,我...我没有好好看路!”
  “还有...还有!”
  “这是给上杉同学救了我的谢礼!”
  野原杏子埋着头,高举着手中包着粉红色餐布的可爱便当盒,送到了上杉清的面前。
  上杉清有些哭笑不得,妹子,你知不知道你可能被恶鬼缠身啊,现在是送谢礼的时候么?
  你这种柔弱的小白兔,可是会被那些恶鬼一口吃掉的,骨头估计都不会剩下。
  不过他仔细一想,觉得这里也不是可以随意询问这种事的地方,他皱眉思考了几秒,没有接过便当,也没有拒绝。
  “我不是为了谢礼才救你的,野原同学,希望你不要误会。”
  野原杏子慌忙抬起眼眸,有些无措的摇头。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感谢上杉同学!”
  “我...我...”
  “我没有钱,买不起像样的礼物,也不知道上杉同学喜欢什么...”
  “家里也没有很高档的食材,便当不是很值钱,但是我真的有很用心的去做...”
  野原杏子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来,她越说越没有底气,明明是上杉清从那帮不良的手中救下了自己,结果自己就用这么一份廉价的便当来报答么?
  是有些不像话呢...
  上杉清当然没有看不上野原杏子的意思,正相反,他对此还挺受用的,他为人处世,向来遵循“有付出才有回报”这个原则,他帮助了野原杏子,然后收到了谢礼,就算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心意到了,他就很满意。
  没有感恩之心的人,是不值得人伸手相助的。
  那很容易升米恩斗米仇,养出一个白眼狼。
  上杉清歪头想了想,开口问道:“那,你的便当呢?野原同学?”
  野原杏子似乎没想到上杉清会问这个问题,有些语塞,她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我没有带便当的习惯,我只要去食堂买个面包就可以了,上杉同学请不要顾及我...”
  上杉清挑了挑眉,笑意又柔和了几分。
  “这可不行,野原同学,君子不夺人所好。”
  “这样好了,我们中午一起吃便当吧,就算你感谢过我了,如何?”
  这话一出,野原杏子就像被大奖砸中一样,惊奇的抬起头来。
  “可以么!不会给上杉同学添麻烦么?!”
  上杉清看着四周似乎有人注意到了这里,也不愿多说,他基本摸清了野原杏子的性格,自己只要强势一点,她应该不会拒绝这种合理的请求。
  所以,他当即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做了决定。
  “那就这么定了,午休的时候我在天台等你--那里人少,我有钥匙,就这样。”
  说完,他对着野原杏子笑了笑,也没管她的反应,自顾自的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他想借着和野原杏子独处的时候问她一些问题,别的不说,那蜃气的来源一定要搞清楚。
  那东西对现在他可是大补啊,无论是点亮式神,还是点亮百闻牌,亦或是继续增强身体素质,蜃气都是硬通货。
  那是他变强的根基。
  野原杏子抱着便当盒,面色有些纠结,不过最终还是拒绝不了“和上杉同学共进午餐”的这种诱人的要求,她红着脸,不声不响的跟在了上杉清的身后。
  一上午匆匆而过,上杉清中午婉拒了工藤优一一起吃午饭的邀请,然后在好友暧昧不明的眼神中,去了天台的方向。
  海城高中的天台是封闭的,其实大多数日本高校的天台都是封闭的,因为那里很危险,出点坠楼意外或者自杀的事故,学校会很麻烦,但上杉清有钥匙,他午休的时候偶尔会来天台练剑,这里人少,清净,环境还不错。
  于是他就向老师要了天台的钥匙--他是校长的宝贝疙瘩,日本又是一个推崇强者的国度,他这种优等生在学校里其实是有不少特权的。
  等他到了天台门口的时候,野原杏子已经到了,她捧着便当盒,还提着一个小便利袋,里面装着两盒自动售货机卖的果汁,还有两个面包--估计是怕上杉清吃不饱而为他准备的。
  这都是便宜货,但这花光了野原杏子身上所有的钱了--她现在身上连一円钱都找不出来,恐怕以后中午在学校里要饿肚子,她舅舅早就停了她的零花钱,她也不可能天天带便当来学校,她以前的午餐,只是小卖部的廉价面包而已。
  尽管身无分文,但野原杏子觉得很值得。
  这世上没有白白受人恩惠的道理,上杉清可能不放在心上,但她不行。
  上杉清温和的对野原杏子笑了笑,也没有说话,只是掏出钥匙打开了天台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