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三十一章 兼职

  上杉清这几句话,在崇尚“内敛”,“谦让”,“礼貌”的日本来说,基本算是指着人鼻子骂街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芥川龙之介脸上的笑容愈来愈盛,他微微摇头,表情并没有变得紧张。
  “放轻松点,上杉君,我不是你的敌人。”
  “...”
  “至少现在不是。”
  芥川龙之介摊了摊手,示意上杉清稍安勿躁,言语若有所指。
  “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抵触,那我们换个话题好了。”
  “首先,上杉君,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横田宅?可别告诉我是回家顺路啊。”
  芥川龙之介正经了起来,问了个像是审讯警察会问的问题。
  这些答案上杉清心中早就有了腹稿,回答起来不假思索。
  “因为杏子跟我说,她的舅舅这几个月变得很奇怪,同时有很诡异的拜祭行为,她在家里还经常被舅妈责骂,我怕她受了委屈,决定送她回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和她的舅舅舅妈交涉一下,尝试改变他们对杏子的态度。”
  芥川龙之介的笑容变得八卦了起来,他拉长了语气,抑扬顿挫的“哦”了一声。
  “那,我冒昧问一句,野原杏子和上杉君的关系是...”
  “杏子今天中午刚刚跟我表白。”
  上杉清玩了个文字游戏,对芥川龙之介的疑问,没承认,也没否认。
  芥川龙之介却是一脸“我懂了”的表情,神色变得暧昧了起来。
  “嗯,英雄救美么?确实是这个年龄的少年能做出来的事情呢。”
  “那么,你出现在现场的原因,我了解了,你出手的动机--你说了,是为了自卫,这说得过去,横田野确实是个杀人犯,可能还是个疯子。”
  “放心,你是个明白人,杀人的罪名我套不到你身上,就算我有心为难你,也最多给你添点麻烦罢了,我不会做那种没意义的事,我们又没什么深仇大恨。”
  “我想弄明白的是...你是怎么杀死--”
  “哦,抱歉,你是怎么【击败】横田野的。”
  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芥川龙之介目光灼灼的盯着上杉清,期待着他的回答。
  没错,他来这里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他需要大体的摸清上杉清的实力。
  第二,在弄明白上杉清的实力之后,他需要考虑怎么把这么一根好苗子招揽到组织里,别便宜了别人。
  对于这个问题,上杉清也早有准备。
  “我拥有新阴流的免许皆传印可状,从小修习剑道,至今已有十几载寒暑,若是连基本的对敌之力都没有,未免也太对不起我这十几年的苦功了。”
  说这话的时候,上杉清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一丝少年人的自傲,表情很是理所当然。
  芥川龙之介微微摇头,似乎并不认同上杉清的说法。
  “剑道是有极限的,上杉君,警察系统中我认识很多精研剑道的同事,不是那种竞技剑道,是货真价实的古流剑道杀人术。”
  “所谓的剑术,不过是杀人的技巧,而杀人技巧能建功的时机,是双方的身体素质大致相当的时候。”
  “横田野的尸检结果和现场的勘测结果已经出来了,通过他造成的破坏,我们对他做了一个基本的威胁评估。”
  “具体的身体强度很难推测,但这个人的速度和力量,大概在普通人的三倍以上--你是习武的,这是什么概念,不用我补充了吧?”
  “格斗大赛中,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打起来的胜负都没什么悬念,身体素质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你一句剑道就想糊弄故去,也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我不为难你,上杉君,告诉我你是怎么打倒横田野的,你就可以走了,你的小女朋友也是。”
  “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上杉清皱着眉头,默然数秒,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没什么好说的,芥川警部,我说过,并不是我杀死了横田先生,他可能是自身出了什么问题,身上突然裂开了许多伤口,血如泉涌,突然倒下了。”
  “而且,他的状况也很不对劲,恕我直言,他那时候的状态,已经不太像是人类了。”
  “他的额头甚至长出了奇怪的角,我一度以为那是我的幻觉。”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你就算再怎么问我,我也说不出别的了。”
  上杉清已经懒得对芥川龙之介用敬称了,他总觉得这个芥川警部有些奇怪,他问的话根本不是普通的警察应该问的。
  他甚至觉得,相比于横田野,芥川龙之介似乎对自己更有兴趣。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嗅到了麻烦的味道。
  芥川龙之介对于上杉清的油盐不进也觉得有些棘手--这少年软硬不吃,油滑的根本不像十五六岁的高中生。
  说起话来更是滴水不漏,要是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他的底细,恐怕也发现不了什么端倪,能被他轻松的蒙混过去。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表,觉得再这么纠缠下去,恐怕没什么结果,决定单刀直入。
  “我明白了,上杉君对我抱有提防之心我也能理解,既然如此,我就把话挑明了说吧。”
  “上杉君有没有兴趣做一些兼职?我记得你似乎挺缺钱的?”
  上杉清被芥川龙之介的话题转换惊得愣了一瞬,有些疑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兼职?”
  从杀人案件到兼职,这跨度也太大了。
  芥川龙之介肯定的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来。
  “上杉君,横田野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你不好奇么?”
  “这世界真的如你所见那么安详平和么?”
  “你这一身古流剑术,就真的忍心将他作为屠龙术珍藏,终身不得一用么?”
  “你今天已经看过了许多的血腥了吧...”
  “那...”
  “你还想看更多么?”
  芥川龙之介将墨玉手杖往地面上一顿,发出了清脆的玉石撞击声。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蛊惑,毫不避讳的与上杉清对视,问出了几个上杉清没有料到的问题。
  “鬼神的世界,超凡的大门。”
  “上杉君,如果你感兴趣,想要跨过这一步的话...”
  “请跟我来吧,我们换个地方谈。”
  芥川龙之介说完这些话后,为了以示诚意,用手杖一指,上杉清手上的手铐就应声而落,他又一挥手,凭空就取出了一个绛紫色的剑袋--那是上杉清的木刀,被轻轻的放在了原主人的面前。
  然后,他便转身离去。
  审讯室的门被他顺手带上,屋内变得一片沉寂。
  上杉清消化着芥川龙之介的话,眼眸中满是挣扎犹豫之色。
  半分钟后,他蓦然起身,将黑檀木刀握在手里,步伐坚定的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