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十八章 莹草

  上杉清在这里和内心的暴虐情绪做着斗争,他的身体慢慢的靠着墙,滑坐在地上,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面色不健康潮红,艳如滴血,笑容诡异,如同喜怒无常的小丑面具。
  在楼梯口缩头缩脑,却紧紧的关注着上杉清一举一动的野原杏子眼里,这里似乎是尘埃落定。
  刚刚她眼前一花,上杉清好像化身成一头凶兽,摧枯拉朽的击败了从她家客厅闯出来的一头怪物--走廊实在昏暗,她没有夜视能力,只能看到这么多。
  她本来心中害怕极了,她嗅觉也不迟钝,能嗅到那从她家里弥漫出来的血腥味,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在她心头扎根。
  舅舅舅妈要是出事的话...
  她能依靠的,就只有上杉清了。
  要是上杉清再出了什么意外,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陪着上杉君一起共赴黄泉是个不错的选择吧...总好过一个人在这人世间孤苦伶仃的苟活着...
  在某个瞬间,她心里真的诞生了这种想法,并且挥之不去。
  万幸,上杉清没有倒下。
  她擂鼓般跳动的小心脏渐渐的平复了下来,泪中带笑的小跑着冲向上杉清。
  “上杉君!你有没有事!”
  她一边跑,一边喊着上杉清的名字--她坚持让上杉清叫自己杏子,但她却不好意思直呼上杉清的名,还是称呼他的姓,只不过称呼从“同学”变成了“君”。
  她跑了几步,还没有接近上杉清三米之内,就被上杉清喝止。
  “杏子!后退!暂时不要过来!”
  上杉清几乎是从喉咙里硬挤出这几个字,他一手摁着太阳穴,一手按住了胸口,瘫坐在墙边,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笑容诡奇,眼眸中猩红一片,犹如鬼魅,但却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魔力。
  野原杏子与上杉清的目光交接,她娇躯一颤,只觉得毛骨悚然,寒彻心扉的恐怖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疯狂的吞噬着她的理智。
  这是怎样的眼神啊...
  冰冷,无情,毫无人性的杀意混杂在一起,像是一只不通人性的野兽,野原杏子仿佛在凝视着无底的深渊,她甚至觉得呼吸都停滞了。
  她本来有些担忧的关切话语戛然而止,她的脚步也停住了。
  但几秒钟的沉默之后。
  野原杏子颤抖着,继续的踏出了脚步。
  上杉君的眼神很恐怖。
  上杉君的表情不对劲。
  上杉君的状态很不好。
  但...
  我不能逃。
  野原杏子默念着这几句话,想起了那天上杉清挡在自己面前的温暖背影,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大勇气撕碎了她心中残存的恐惧。
  刚刚她不想为上杉清添麻烦,对于他的战斗,野原杏子自知插不上手,所以她远远的逃开。
  但是现在,敌人似乎已经倒下了,上杉君情况有些危险,自己真的还能袖手旁观么?
  “上杉君让我离开,是怕自己伤到我吧...”
  “无论什么时候,上杉君都是这么温柔呢。”
  “但我真的就可以只是在一旁看着么?”
  “我真的可以这么恬不知耻的享受着上杉君的温柔而什么都不做么?”
  “要是没有我的话,上杉君根本不会来这里,也不会变成这样吧!这都是我的错!现在我还要逃么!”
  “杏子!你不应该是这么无耻的人!”
  “只要能帮到上杉君...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
  信念的变得坚定,野原杏子的脚步也逐渐加快。
  要是让上杉清知道了她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她蠢极了,但却蠢的很可爱。
  当一个女孩子愿意无条件为你付出的时候,那么在她的心里,你就是可以托付一生的良人了。
  野原杏子快步走到了上杉清的身边,将抱着的两个手提书包放在一旁,有些胆怯的伸出小手,握住了上杉清沾染着血迹的大手。
  她满面泪痕,却露出了浅浅的很治愈的笑容。
  她的声音软糯糯的,犹如清泉流响,却只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坚决。
  “上杉君,你怎么样了?”
  “有什么是我能做的么?我...我想帮你的忙!”
  “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上杉君独自受苦!上杉君是为了我才变成这幅样子的!”
  本来上杉清的思绪是浑浑噩噩的,在野原杏子接近的时候,他心中的暴虐如野草般的疯长--他嗅到了野原杏子身上的香气。
  不是少女的体香...而是人类血肉的香气!
  他吞咽着口水,努力的遏制住了心中将野原杏子撕碎,喝其血啖其肉的冲动,他有预感,他要是撑不过这一关,横田野就是他的下场。
  可当野原杏子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他却心神一震,惊愕的抬起头来。
  随着他与野原杏子的双手相握,他好像握住了一块冰凉温润的玉石,一阵让人神清气爽的清凉之意从手上传来,游遍了他的全身,冲刷着他内心杀戮的冲动,让他的神智变得清醒无比。
  蜃气带来的副作用,似乎已经消失无踪。
  他运起心眼,果然看到了野原杏子的背后,有一道植物的虚影一闪而逝。
  那是一株像蒲公英一样,却又不是蒲公英的奇特植物,它平凡普通,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特点,却带着点点的荧光顽强的生长着。
  “莹草...”
  “这是莹草的能力么?与治愈有关?竟然连精神冲击都能治愈么?!”
  “...”
  上杉清心中瞬间得出了一个推论,不过这里一地狼藉,明显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
  他吐出一口浊气,对着野原杏子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不...杏子,你在这里就帮大忙了...”
  “这次多亏了你啊!”
  野原杏子被上杉清看的俏脸一红,语气变得结巴起来。
  “我...我...我!”
  “对不起!上杉君,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实在是不能丢下上杉君一个人逃跑!对不起!”
  说着说着,野原杏子突然开始道歉,眼神也变回了之前的怯懦,还带着几分愧疚。
  上杉清摇头打断了野原杏子的话。
  “我没有在故意安慰你,杏子,你这次真的帮我大忙了。”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现在,去报警。”
  “手机在我的书包里,我现在有些乏力,你帮我拨报警电话。”
  “就说这里发生了杀人事件...让警察快些来。”
  上杉清倚在墙上,伸手扶住了野原杏子的肩膀,目光深邃--他是不想让野原杏子转身看到公寓客厅里修罗场一般的景象,那估计能把这个小姑娘当场吓傻。
  今天这件事里里外外都透着诡异。
  他这边打得地动山摇的,为什么邻居一个也没有出来查看的?
  明明是港区这种热闹的地界,他来的路上为什么没有遇到几个行人?
  横田野为什么变成这种样子,他的蜃气从何而来?为什么恶鬼能脱离鬼域?或者说...横田野真的是恶鬼么?
  如果是的话,他的幕后主使又是谁呢?那个神像的主人?那个神像到底是什么?
  百般疑惑涌上心头,上杉清心里是一团乱麻,只能等这件事了再慢慢思考。
  现在,当务之急是报警。
  他当初来横田宅的时候,并没有料想到眼前这一幕,他以为横田野是被恶鬼蛊惑,想来这里进入恶鬼的鬼域,将其斩杀,收点蜃气入账,至于能不能救回横田野,听天由命,但至少不能让野原杏子遭了毒手。
  可他一到这里,就和明显不是善类的横田野死斗在了一起,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现在架是打完了,棘手的事情却又多了很多。
  比如...眼前这一幕,怎么解释?
  跑路是不可能的,他这一路上的行踪都清晰可查,要是警察想查他,五分钟内就会知道他今天带着野原杏子来到横田宅的这个事实。
  这里可是死了两个人,不惊动警察是不现实的,这杀人罪名要是落在他头上,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所以,他决定先报警再说,至少抢个先手,站住理。
  善后的工作还是让警察来吧,至于那凄惨又奇怪的尸体,就让警察头疼去吧。
  这件事说到底,他也是“自卫”,而并非“行凶”,再加上野原杏子作证,他从中脱身的概率很高。
  只要和警察周旋一番,今天的事就算完美收场了,他才十六岁,未成年,警察拿他也未必有办法。
  顺便,他也能从警察的反应里,试探一下东京的警视厅到底有没有处理这种怪异事件的经验--这很重要。
  如果有的话,那说不准他就可以搞到更多的蜃气了。
  对...他想从警察的嘴里夺食!
  恶鬼对他来说...可是变强的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