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七章 可否借剑一用

  东文真希有些绝望。
  她刚刚和这些黑西服交了交手,心中立刻有了判断。
  这些敌人的力量水准,都在普通人的水平以上,要么这就是双鬼组的精英武斗派,要么这些人就也是浸染了鬼神之力的秘仪者。
  还有那个一直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九鬼赤。
  东文真希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她并非没有才能,只是心里很讨厌与人厮杀--她不喜欢夺取别人性命的感觉,她总觉得,那会背负上她承受不了的罪孽。
  最近,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她才决定改变自己,向父亲提出了想学习更强剑术的这个要求,换了以前,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东文会的二代目,绝不能是个弱者。
  而九鬼赤,是神乐都解决不了的对手。
  那她更不可能敌得过。
  想什么来什么。
  正在东文真希有些焦虑的时候,她身后的九鬼赤加快了脚步,似乎是对手下的无能赶到不满,这个一米九的壮汉随手一挥,手中五尺余长的野太刀已经出鞘。
  他的身影陡然一闪,从黑西装中冲了出来,他手臂与刀形成一条笔直的线,野太刀高举过头顶,一刀斩了下去。
  九鬼赤留手了,他用的是刀背。
  他需要的活生生的东文真希,而不是一具尸体。
  但,用刀背,并不能让这一刀的威力减少半分。
  野太刀又叫大太刀,是真正能上战场的兵器,战国时期,北条家的镰仓勇士们为了炫耀豪迈的腕力,屡屡使用沉重且巨大的野太刀上战场杀敌。
  在此之前,武士刀很少在大规模的军团战斗中逞威,那时候足轻的制式武器是长枪--一寸长,一寸强,就算是新阴流的开山祖师--上泉信纲上战场,用的也是长枪。
  野太刀是可以和长枪角力的兵刃,若是使用者的力气足够大,可以轻易的把敌人连人带枪劈成两段。
  东文真希不用转身,就听得到身后的剑风呼啸,她心中一凛,故技重施,反身就是一剑切落,想要招架住对方的剑。
  她刚转过头,就知道不妙,心中发苦。
  招架野太刀的斩击,是非常非常愚蠢的行为,这样的下场一般只有两种,连人带兵器一起被斩,或者像被钝器击中一样,遭到重创。
  东文真希手中的刀不是凡品,九鬼赤的野太刀并不足以斩碎它,于是,东文真希虎口一麻,随后手腕传来一阵巨疼,她整个人都被这一刀斩的倒飞出去,摔向了不远处的公寓楼道口。
  没有预料中和墙壁的二次撞击。
  东文真希只觉得身体一轻,后背传来了与这暴雨天气截然不同的温暖感觉。
  上杉清在楼道里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快走了几步,展臂一揽,轻轻的接住了被击飞的东文真希,然后将她扶稳。
  他右手黑伞撑开,对着东文真希微微一笑,将伞撑在了她的头顶。
  东文真希整个人愣了一愣,暴雨在伞面上流连忘返,敲打出叮当作响的清脆乐章,那将她体温一点一丝带走的雨水被隔绝在黑伞之外,让她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知为何,她望着上杉清的侧脸,觉得有些面熟。
  是错觉么...
  没等她想明白,就见上杉清的表情凝滞了一瞬,然后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
  刚刚的笑容,还是有些拒人千里的礼节性的笑,但现在,已经带上了几分复杂的关切之意。
  上杉清低声念了一句。
  “妖刀姬么...”
  就在刚刚,有些久违的百鬼绘卷终于有了些动静。
  “发现【妖刀姬】的遗失妖魂...”
  没有以前的催促上杉清回收妖魂的强制措施--那像唢呐一样的噪音。
  百鬼绘卷似乎笃定,已经尝到甜头的上杉清,不会放着遗失的妖魂不管。
  上杉清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已经中了百鬼绘卷下的套,将些许的不爽压在心底,松开了扶着东文真希肩膀的手,轻声开口。
  “唐突了,抱歉。”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东文真希听到上杉清的问话,身躯一颤,回过了神来。
  她面色肃然的向上杉清微微鞠躬,柔声道:“感谢您的出手相助。”
  “这位先生!这里很危险,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没有等东文真希说完,上杉清就有些失礼的打断了她,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话,他没工夫解释很多,只能先问自己想问的事情。
  东文真希并没有气恼,只是下意识的看了对面的九鬼赤一眼,她有些怕九鬼赤趁机来袭。
  她不想害上杉清殒命,她觉得这少年是无辜的。
  可等她放眼望去,就看到九鬼赤本来沉静似水的神色变得有几分阴晴不定,这一米九的壮汉如临大敌般的紧握着手中的野太刀,眼神死死的盯住了上杉清,却顿足不前,不敢再向前一步。
  首领停下,那些不明所以的黑西装也纷纷的停住了脚步,面对着十位数的敌人,上杉清仿佛没看到一样,只是歪着头看着东文真希,在等着她的回答。
  东文真希看到这副情景,心中一凛,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也没有再坚持让上杉清离开。
  她微微点头,低声道:“您请问吧。”
  上杉清摸了摸下巴,打量着东文真希,明知故问道:“你是...东文真希?”
  对于突然被叫出了名字,东文真希有些意外,但依然下意识的点头承认。
  “嗯...这些人是谁。”
  上杉清随手一指,点着对面的九鬼赤和黑西服们,有些随意的问道。
  “他们是我叔叔东文宇麾下的双鬼组,领头的是双鬼组的组头,九鬼赤。”
  “我的叔叔对我父亲发起谋逆,想要夺取东文会的基业。”
  听到这话,上杉清眼眸一亮,瞥了一眼九鬼赤,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还没找你们呢。
  “嘛...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能帮你宰了他们,你可以帮我免除一些后顾之忧么?比如被警察找上门来之类的。”
  “我可不想被当做杀人犯逮捕啊,我还年轻呢。”
  东文真希愕然的瞪起杏眼,不知道上杉清是不是在开玩笑,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黑帮火并中的人命官司,不会闹到警察那里的,这是江湖事,就在江湖了,这是规矩。”
  “您...”
  上杉清没有给东文真希问话的机会。
  “最后一个问题。”
  “他们应该不会持有大规模杀伤性的热武器吧。”
  “我是指数量庞大,能组成火力网的自动步枪,反器材狙击步枪,或者是电影里那种...RPG?”
  “手枪什么的,倒是无所谓。”
  东文真希听到上杉清的问题越来越离谱了,心中疑窦万千,她老是被打断问话,感觉有些郁闷,但还是点了点头。
  “没有,但...他们不是普通人...”
  想问的问题问完了。
  上杉清伸了个懒腰,将黑伞塞到了东文真希的手里,活动了一下身体。
  “忘了自我介绍了。”
  “我是上杉清。”
  “家师上泉秀川,与东文先生相交莫逆,我受师父的委托,要去教导东文会大小姐东文真希的剑术...现在想来,就是你喽?”
  “没有行过拜师礼,但你也算我半个弟子。”
  “我们新阴流啊,都挺护短的,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人被欺负的习惯。”
  上杉清往前走了几步,身体曝露在暴雨之中。
  但这漫天的暴雨,在他头顶三寸之处就戛然而止,一层若有似无的灰色雾气不知从何而来,在他身边萦绕,将雨幕截断,衬出他几分神秘莫测的气质。
  上杉清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回头,对着拿着雨伞发愣的东文真希笑了笑,伸出了手。
  “出来的急,没带兵器。”
  “可否借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