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二章 先手无敌,一刀斩鬼

  日本有很多古剑道的流派中,信奉四个字。
  先手无敌。
  和天朝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意思其实是差不多的。
  要打先手,肯定要快,最好快到对手反应不过来,就一刀砍下对面的脑袋。
  这也是居合拔刀术的奥义--在对手拔刀之前就杀死对手。
  拔刀术最开始就是作为暗杀的剑术创造出来使用的,来源也不算光彩。
  上杉清虽然这一世尚且年幼,但也是个受到了一年系统训练的,有名家师承的剑士。
  而且,对他来说,见鬼什么的...也不算第一遭了。
  无动于衷肯定不可能,但将恐惧强行压下,悍然挥剑斩出,他当然做得到。
  刚刚他看了许久的“送葬刀”剑法视频,现在下意识的就用了这招居合起手。
  “送葬刀”的剑构先是一招拔刀的向上斜撩的逆斩,之后刀锋回转,再接一式轨迹重合的袈裟斩。
  第一式可以算是“切落”,用来打开敌人来袭的剑,然后用第二式回转的袈裟斩来分胜负。
  寓意是一刀毙敌,为对手送葬。
  招式听上去很简单,想要用好,需要的则是日复一日的勤勉练习。
  上杉清没有练习,他只是看了几遍视频。
  这一刀却被他行云流水的用了出来。
  乌黑的剑影是他的木刀,这把木刀是他剑道师父送给他的礼物,可不是那些大路货的赤樫木刀和白樫木刀,而是材质上好的“黑檀”。
  “黑檀”这个称谓也是指代几种不同的深色贵重木材,植物分类学上并没有黑檀这种植物。
  这么一把黑檀木刀,要比相同规模的真刀还要昂贵几分,是上杉清这个穷鬼怎么也不可能买的起的奢侈品,贵,自然有贵的道理,经过多种工艺的秘制,这把木刀的坚硬程度,丝毫不逊色于钢铁。
  一刀下去,劈在人身上,虽然不至于一刀两断,但打个筋断骨折,不在话下。
  对面的狰狞恶鬼似乎发现自己被看破真身,也不再装腔作势,他挥舞着干瘪枯瘦,长着尖锐指甲的手掌,像是无骨的蛇一样弯曲扭动,掐向了上杉清的脖子。
  他来势汹汹的利爪被上杉清一刀居合逆斩格开,然后接了一记缥缈如羚羊挂角,迅疾如飞燕归巢般的袈裟斜斩。
  全身的力量凝于一点,身躯紧绷如弓,刀出如满弦之箭。
  黑檀木刀与恶鬼的脸做了一个亲密接触,蜡黄的肌肤被打的层层开裂,那恶鬼的面部肉眼可见的陷进去一大块,他的身躯受力,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撞到柜台里的锅碗瓢盆上,响起了一阵络绎不绝的清脆瓷器碎裂之声。
  兔起鹘落之间,刀出刀回,胜负已分。
  黑檀木刀重新被收回绛紫色的绸缎剑袋中,上杉清后退了半步,挥手驱散了半空中的烟尘。
  他不是第一次跟“鬼”打交道,更不是第一次斩“鬼”。
  他并不意外自己一剑建功,因为这些“鬼”在他看来,大多数还是蛮弱的。
  而且,和人类一样,鬼被杀,也会死,杀人的方法,对杀鬼也有效。
  这都是他亲自摸索出来的经验。
  这也是他重新学习剑道的初衷。
  当然,这也不是说那些恶鬼一无是处,只不过上杉清本身有些特殊,让那些鬼物的惯用伎俩,对他无效。
  他有“心眼”。
  比较强大的鬼,他没有见过,就他见过的这些恶鬼来做出总结,这些鬼物伤人的手段,基本上类似于“欺骗”,是作用于精神上的幻术。
  比如,刚刚那碗内涵比较丰富的拉面,要是上杉清没有发现端倪,闻着诱人的香气就直接吃下去的话,那结果可能就大不相同了。
  还有上杉清现在所处的拉面店--这里并不是“现世”,而是类似于“梦境”,“精神空间”之类的地方,他自己习惯称其为“鬼域”,因为往往在遇到鬼之后,他才会进入这种“鬼域”。
  至于鬼域是怎么形成的,是什么原理,他不清楚,但他知道脱离鬼域的方法--击杀制造鬼域的恶鬼就可以了。
  被上杉清一剑劈飞的恶鬼发出了有些凄厉的惨叫,明明那一木刀看上去并不算什么致命伤,但他还是犹如濒死之人一样,哀嚎着在一片狼藉的地上翻滚抽搐,并且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身躯渐渐的变淡,化为一股灰蒙蒙的雾气,涌入了上杉清的身体里。
  几秒种后,拉面店里就仅剩上杉清一人站在那里,只有他面前那碗恶心血腥的拉面,提醒他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他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下了少许。
  在鬼域里受伤,在现世里也会受伤。
  在鬼域里丧命,在现世里可能也会死掉,上杉清很肯定这一点,因为这具身体的原主,很可能就是这么死的。
  “竟然能提供这种量的蜃气...这只鬼也没有多强啊?”
  上杉清有些不解的嘀咕了一句,他对那些涌入自己身体的灰雾见怪不怪,并且称其为“蜃气”。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精神一阵恍惚,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处于那间撞鬼的拉面店门口,拉面店的大门是紧闭的,锁了好几道链条锁,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店内隐约的影子,杯盘狼藉,桌椅散乱,墙壁焦黑,像是遭了火灾一样。
  “烧死的?不...不像,烧死的话他的本体应该是那种焦炭干尸一样的形态吧。”
  “但其实除了皮肤有些皲裂,那只鬼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
  “而且吃了我一刀就死了...弱的离谱啊...”
  “算了...我惦记这个干什么...”
  上杉清收回了打量拉面店里的目光,斩断了心中的好奇心,快步的走出了有些阴森的小巷。
  走出小巷之后,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那种阴寒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迎面而来的熙攘人声也在提醒他,他已经彻底脱离了鬼域。
  上杉清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半。
  “原来是逢魔之刻么...”
  “我这么倒霉,在逢魔之刻走到了死过人的现场?”
  “怪不得大白天的还能撞鬼...”
  日本人喜欢把黄昏前的一段时间叫做“逢魔时刻”,他们笃信这是一个被诅咒了的时间,所有的邪魅和幽魂都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天空中,而单独行走在路上的人,会被迷惑而失去灵魂。
  换算成现代的时间,逢魔之刻大概就处于下午的六点与七点之间。
  换了前世的上杉清,他是不信这些封建迷信的。
  但现在,他可不得不信。
  就在他走在路上,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脑中一震,一道蕴含着无数信息的意识流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上杉清眉头一皱,伸手摁住了眉心,但随即表情就变得带着几分惊喜。
  “蜃气的量够了?”
  “百鬼绘卷被点亮?我终于能用百闻牌了?”
  “这金手指来的可真迟!你咋不等我修行成剑圣再来呢!”
  虽然口中在抱怨,但上杉清惊喜的表情可做不得假。
  他再也顾不得去想刚刚遭遇的恶鬼,脚步飞快,从走变跑,归心似箭。
  穿越一年了。
  他终于要获得在这个恶鬼横行的世界安身立命的根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