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东京剑圣在线发牌 > 第八章 逆刃船中

  东文真希撑着伞,伫立在雨中。
  她面前的少年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运动衫运动裤,脚踩着一双有些陈旧的运动鞋,长得挺好看,就是那双咪咪着的狐狸眼显得他有些轻浮。
  这么看上去,也只是一个寻常的男子高中生,这种少年在东京都数不尽数。
  如果上杉清没有说那句话,东文真希一定以为他在说胡话。
  那句...“家师上泉秀川”。
  为什么他突然出手帮忙,为什么他面对着明显是极道的暴徒面不改色,为什么他能说出“手枪什么的无所谓”这种大话。
  这句话可以解释这一切。
  她知道上杉清的名字,但她没有想到,上泉秀川口中“我最引以为豪的弟子”竟然这么年轻。
  这位足以担任自己剑术老师,获得了新阴流免许皆传的剑士,竟然是自己的同龄人么?!
  东文真希抿了抿嘴唇,盯着上杉清有些淡然微笑着的脸庞,不啰嗦的抬手将手中太刀丢了过去。
  上杉清伸手一探,将刀握在了手中,屈指一弹,顿时有隐隐如龙吟之声的剑鸣传出--这绝对是一把传世名刀。
  但...
  上杉清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太刀,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东文真希,不解的问道:“你...在玩cosplay么?”
  “浪客剑心?绯村拔刀斋?”
  “这为什么是一把逆刃刀?”
  上杉清刚刚穿越过来之时,曾考虑过要不要做文抄公混口饭吃,结果经历了一番调查,发现这里和前世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都相差无几,凭他肚子里那些墨水,估计连赚点外快都费劲。
  这个世界依然有前世的那些动漫作品,自然也有那位飞天御剑流十四代传人,用一把逆刃刀的绯村剑心。
  很可惜,东文真希没能听懂上杉清的梗,想来也是,这种极道的大小姐,估计应该没接触过什么漫画作品。
  她看着上杉清,很认真的解释。
  “上杉君...这是东文家祖传宝刀,【逆刃船中】。”
  “刃开向里,代表着【绝不伤害他人】,是一把仁慈之刃!”
  上杉清一脸的莫名其妙,他强忍着一句NT没骂出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东文真希。
  大小姐,你有没有搞错,你们是黑帮啊!东文会虽然不至于无恶不作,但杀人放火的营生,也绝对不少,现在,你这位二代目继承人,告诉我你的刀是仁慈之刃?
  ...
  他犹豫了一秒,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问道:“这是你们的祖训...还是你自己的理解?”
  东文真希有些不敢直视上杉清的眼神,偏过脸去,语气低了下来。
  “我...我是这么觉得的,要不然,为什么先祖会留下一把逆刃刀...”
  上杉清都被气笑了。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应该啊...师父说过,你也见过生死厮杀,为什么会如此天真?”
  “要是按你这么说,你先祖给你留什么逆刃刀,留根烧火棍得了,那玩意砍不死人。”
  “仁慈之刃?无稽之谈,仁慈和刃,根本是反义词。”
  “这么说来,你刚刚用了很漂亮的切落,却没有趁机反攻,也是这种原因?”
  “...”
  “愚蠢!”
  “也许这把刀是饱含着你祖先的劝诫之意,但我觉得,他们的意思最多是让后人在杀戮之前先看一看锋利的刀刃,想清楚这次杀戮是不是值得的,谨慎出刀,不要变成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莽夫。”
  “东文小姐,你要明白,你是东文会的大小姐,是将来东京都极道的魁首,这种天真的想法你要是不趁早打消,你父亲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恐怕要没落在你的手里了。”
  “也会有无数的追随你的家臣,因为你的天真,含冤而死。”
  上杉清反手将逆刃船中抛回给了东文真希,转过了头,目光有些深邃。
  “我答应了要教你剑术,这是我的第一课。”
  “你听好了。”
  “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掩饰,这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如果你连砍人的觉悟都没有,那你没有必要学剑,学了也只会束之高阁,明珠蒙尘。”
  “你还是放弃极道生涯,去做个乖乖女大小姐吧!”
  上杉清的口吻毫不客气,东文真希本身就处于犹豫的迷茫期,此时被上杉清训斥了一顿,有些心神失守,脑海中各种想法纠结成了一团乱麻,一时间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到底是不是对的。
  上杉清没有在多说,他叹了口气,为自己第一个弟子是个迂腐的蠢蛋大小姐这件事伤心了一秒,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敌人身上。
  他和东文真希说了三分钟的话,那些黑西服和穿着大红色西服的首领就真的待在原地,没有后退,也没有上前,围观着他们聊天,像是在看热闹一样。
  上杉清一直用余光盯着他们呢,只有稍有异动,他就会做出反应。
  “不太正常啊,在拖延时间?是有援军?”
  “嗯,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们看到我后就驻足不前,他们认得我?”
  上杉清心念一转,往前走了几步,笑盈盈的眯起了眼,对着九鬼赤高声道:“喂,大个子,你认得我?”
  同时,他心中默念--“以心为眼,可见鬼神,破妄洞虚,慧眼如炬”!
  心眼洞开,对面的黑西服和九鬼赤身上缭绕的蜃气,尽入他的瞳孔之中。
  原来如此...
  上杉清瞬间就明白了。
  虽为人身,身负蜃气,是秘仪者没跑了。
  双鬼组的秘仪者。
  他心中有了数,继续开口道:“你们是双鬼组的人?”
  “我前几天在港区砍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叫横田野,是你的熟人么?”
  “他身上的臭味,和你们身上的一模一样啊!”
  九鬼赤脸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默不作声的握紧了野太刀,没有答话,但依然没有上前。
  横田野虽然死了,但上杉清不知道的是,作为信奉鬼神的秘仪者,他们虽然会在短时间内拥有超凡力量,死后的灵魂却会被鬼神吞噬掉,这是获得力量的代价。
  这份灵魂里,就包含着秘仪者生前的记忆。
  九鬼赤真的认识上杉清,他知道,这是个一刀能劈死横田野的狠人,横田野经历过三个月的燔祭仪式,绝对不是三流的炮灰,他拥有很难缠的物理防御力和极强的再生能力,可横田野被这小子一刀就砍的魂飞魄散了!
  对于上杉清的那刀“心斩”,他非常忌惮,那是能对秘仪者造成致命伤害的剑法,九鬼赤不敢轻掠其锋,他打算等弟弟解决了那个巫女之后,兄弟联手,干掉这个小子的把握就能多一些。
  上杉清大概猜出了九鬼赤的想法。
  所谓的战术,就是敌人想要干什么,就尽量别让他们干成。
  上杉清看九鬼赤像个聋子一样,对自己的挑衅充耳不闻,耸了耸肩,也不再做无用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给全身的血液供给了充分的氧气,足下骤然发力,像离弦之箭一样,暴起冲出。
  他没有冲向九鬼赤。
  他瞄准的是从左往右数,第三个黑西服。
  那人拿着一把长短符合他喜好的武士刀。
  黑西服见上杉清冲了过来,心中一惊,挥刀便砍。
  “太慢了...”
  被蜃气强化过身体和五感的上杉清已经今非昔比,在他的眼中,黑西服的剑被放慢了许多,简直像电影里慢动作。
  对着那道剑光闪电般的出手,合掌,腰马合一,用力的一夹一拧,那把寒光闪闪的武士刀就从黑西服掌中脱手而出,被上杉清一把抓在手里。
  新阴流内传,夺刀法,无刀取!
  顷刻间,形势倒转,上杉清毫不停歇的顺势一剑递出,利刃将在黑西服的左胸贯入,将他捅了个透心凉。
  这一刀太快,对于黑西服来说,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紧接着轻巧一脚踢出,身受重创的黑西服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踹出了数米远,鲜红的血液在刀刃上流转,又被满天的暴雨冲刷干净,不留痕迹。
  上杉清没事人的一样弹了弹手中太刀的剑刃,这刀剑鸣的声响就比那把逆刃船中差远了。
  不过上杉清并不介意。
  “长船...备前刀?”
  “还挺顺手的。”
  他对着已经倒在水泊中,生死不知的黑西服微微的鞠了个躬,表情真诚。
  “刀不错,多谢。”
  然后,他歪了歪脑袋,盯住了九鬼赤,脸上浮现了略微带着些兴奋的笑容。
  “崇尚任侠精神的极道中人,应该不是只会欺负女人的废物吧?”
  “换人了,诸位。”
  “我来陪你们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