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灵未央 > 第四十七章 天·娥恋 阻力太大

  懒的理自己老妈了,月娥回屋了。
  月娥妈拾起笤帚往月娥爸撇去,“老不死的,你哑巴了啊!”
  一家三口,气氛尴尬,饭也没吃,这夜很漫长。
  小天一宿也没睡好觉,月娥电话来说家里都知道了,反应很强烈。这事该如何是好,该怎么解释?
  第二天,小天和单位请了假,买了老多东西了,心里也扑通扑通的,到底该怎么才能说动月娥她爸妈呢?
  敲了半天门,就是不给开,小天在外面叫着,月娥妈就是不给开,给月娥打电话,也关机。
  月娥爸坐不住了,想起身去开门。
  月娥妈一把拽住他,“你给我坐着,还嫌咱家不够倒霉的啊!”
  月娥呢?被她妈锁在屋里了,手机也没电了。
  都一个多小时了,门还没开,小天把东西放在门口。刚走到楼下,只见楼上往下扔东西,这不是自己送的东西吗?原来月娥妈见他走了,开了门把东西拿了进来,再扔到楼下去。
  “你行了啊你?过分了啊!当初满意的不得了,现在立马翻脸不认人”,月娥爸脸色很不好,有些生气。
  月娥妈更是气上加气:“我要认了,我们家岂不是倒八辈子血霉了,都给他扔了,扔完我赶紧去洗手,我都感觉我手都脏了。”
  月娥再屋里叫门:“爸,你给我开门,爸啊,爸!”
  月娥爸靠近门口:“闺女啊,其实你妈说的也对,爸也不是说不喜欢小天这个人,但就是小天这个工作实在是……要不你俩分了得了,好小伙子有的是。”
  “不,我就跟小天了,我谁都不跟。爸,你给我开门”,月娥用手哐哐砸门。
  月娥爸也狠下了心,“那你在想想吧。”
  敲了半天,也折腾没劲了,趴在床上,月娥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月娥爸自己出门去喝酒了,这事也挺闹心啊!小天哪都好,自己还真是满意,可谁曾想怎么是这么样的工作,谈不上恶心,但是有点膈应人啊。
  小天反复给月娥打电话,但就是总显示关机,其实月娥的充电器放在客厅了。这几天月娥妈不让她上班,基本上不让她出屋,那个什么充电器,充电宝啥的,都藏起来了。
  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月娥的女同学来了,还带来个男同学。
  原来是给月娥相亲的,月娥妈知道月娥的这个女同学,这俩人从小就是同学,关系特别好。
  这女同学过来了,带来个男生,跟月娥妈说,其实这个男生也是她们同学,追了月娥好多年了,不过月娥没有看上她。这个男生家里条件很好,工作也很好,政府公务员,很稳定。
  月娥妈看着这小子的长相虽然赶不上小天,但是也凑合,至少工作挺好啊。就试着问了问闺女,没曾想月娥老痛快了,答应了。
  可能是以为女儿想开了,老两口就同意女儿上班了。
  月娥的单位行长是自己的亲戚,所以几天不去,领导也没怎么难为。这次上班,并不是真的上班,而是借机出来见见小天。
  终于出来了,月娥感激的不行了,多亏自己的铁子啊,原来小天找到这个女同学求她帮忙,这个女同学最看不惯这种事情,只好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演点戏了。
  大林和阿伟哥俩正沉浸在侏罗纪的故事里呢?大林电话响了,来者不是别人,汤八戒也。
  大林接过电话,刚放耳边,就拿开了,肯定是汤子在那边开始喷了。
  大林把电话给了阿伟,示意他摆平。
  阿伟拿过电话:“怎么事,八戒?”
  “我嚓,你小子真孙子,你是明知道有个见习机会啊,故意没说啊……”感觉汤子好像真生气了啊。
  那边阿伟和汤子在电话里拌嘴,这边大林继续了解情况。
  大林喝了一口汤,都凉了,示意饭店老板重新做一碗,“史乾,你继续说,后来怎么样了?”
  侏罗纪继续。
  虽然小天他们暂时想到这么个办法,但没实施几次,便又被月娥妈逮个正着,这次月娥被彻底关在家里了,手机没收,网线也给断了。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的发生,只能说老天也不太眷顾。月娥爸出事了,车祸。
  家里一出这事,再加上这一阵子被她妈闹的,月娥当下是什么心思也没有了,一心一意待在医院照顾父亲。
  出了这档子事,月娥妈更加确定是小天这个“扫把星”的“功劳”了,于是就有了本卷开头殡仪馆外面和小天吵架的事情了。
  史乾把小天和月娥的感情故事大体上是讲完了,大林和阿伟听完也是连连感叹,嗨!
  时间不早了,大林和阿伟找了间宾馆安顿了下来。
  阿伟在那边上网查阅者天堂殡仪馆的历史,以及近年来发生的情况,倒也没什么特殊的情况。
  大林洗完澡出来。
  根据以往几次的见习经历,阿伟有些疑问,寻求大林:“我说,林哥,按照以往的惯例,咱们直接去殡仪馆把那只恶灵找出来不就完了吗?听侏罗纪啰嗦那么多干什么?”
  “嗨,现在也不确定是什么样的恶灵做的,或者是不是恶灵做的,那侏罗纪只是见小天在殡仪馆出的事,于是就觉得这事跟咱们有关系。说不定不是恶灵做的呢?或许是人做的呢?”,大林用电吹风吹干头发,要不然晚上睡觉头疼啊!
  阿伟懵逼了,“啊?人做的?应该找警察啊,找我们来干嘛?”
  “我就这么说说。这件事是恶灵做的,我感应出来了。但是有些事情我还不能确定。”
  “什么事情?”
  大林换上衣服,像老师一样耐心的回答学生阿伟的问题。
  “恶灵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有可能附着在活人身上,有可能附着在死人身上,若是第一种,那值得怀疑的并且当时在现场的,就是那个门卫。这可能还好办一点,毕竟就一个人。若是附着在死人身上,那殡仪馆冷冻库、工作室里都是死人,那可坏菜了,我可对付不了那么多,更何况你还没出徒呢。”
  听到这里,阿伟心跳加速,心里合计这要是一帮僵尸(尸灵)可咱办,妈呀,不敢想!
  “林哥,要不我们找找本地猎灵联盟的人?”
  看着阿伟这表情,大林想笑,不过想想也正常。
  “找他们干什么?第一,我办事很少需要他们;第二,多数人办事是要钱,侏罗纪家很有钱啊?有钱你就让他找,正好我也落个清闲。”
  大林说的这点,阿伟确实赞同,“啊,那算了,怎么说也是同学,这个忙还是我们帮吧,那今晚不出工,我洗澡去了。”
  洗手间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你说是谁发明的淋浴这个东西,肯定是在某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被浇的舒服爽了,于是就冒出个灵感。这样我们这些后辈的人就享受到这种利益了,所以说大脑是个神奇的东西。
  可是,难道天堂殡仪馆里真有尸灵,会不会吃……大……脑!
  阿伟明明洗的是热水澡,还是忍不住的打了几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