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偷香窃玉 > 第179章:这,才是真正的赌命
办公室里,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所有人都在打电话召集人手。
  我站在窗户前,看着楼下来的一批又一批人。
  整个腾辉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人手给包围了,我站在楼上,感觉很紧张。
  这一次,是我跟凌姐逼宫之后,打的第一仗,能不流血最好,但是如果流血,我们也必须得赢。
  我们必须得站稳脚跟。
  龙叔看上去支持凌姐,但是其实凌姐现在是被架在火架上烤,所有的决策,所有的运营,都是凌姐跟我安排的,后果,自然也由我们承担。
  所以,必须得赢。
  肥狗走过来,他说:“四个堂口的兄弟都已经到齐了,就差龙叔总部的人了。”
  凌姐看着龙叔,她说:“啊爹,把人交给我吧。”
  龙叔很犹豫,没有人着急,都在等着他做表态,龙叔的态度很重要,人给不给,对凌姐来说,是两个概念。
  给,龙叔就是真的妥协了,不给,龙叔就是心口不一,那么,腾辉内部必定是分裂的。
  眼下腾龙已经要灭了腾辉,如果还不团结,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龙叔立马站起来,他说:“独眼,点人,龙婧,跟你啊姐一起去谈判,眼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你们年轻人想要翻云覆雨,就给你们机会。”
  龙叔的决定,很高明,他点了人,但是没有把人交给凌姐指挥,而是,让龙婧陪着凌姐去,他还没有放手。
  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在去计较什么了,眼下,只有团结一致,才能跟太子辉斗到底。
  凌姐扫了一眼所有人,她霸气地说:“走。”
  一声令下,所有人立马行动,我看着楼下的人,也似乎听到了命令似的,那黑压压的人群开始行动,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苏舒。
  我问她:“敢去吗?”
  苏舒二话不说,直接走过来要挽着我的胳膊,但是我直接霸气的把她搂在怀里。
  我搂着苏舒直接跟上凌姐的脚步。
  苏舒拿自己的全家性命跟我赌,我一定要带着她亲自看着我赢。
  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她。
  我们来到了楼下,直接上车,我坐在车里,看着那些兄弟们在分家伙。
  我知道,这次谈不拢,一定会血流成河。
  这就是江湖。
  血染的江湖。
  肥狗开车带我们前往傣家风情园。
  一辆辆车跟在后面,浩浩荡荡的,凌姐面无表情,或许,她已经见惯了这种大场面,但是我内心十分紧张,也很兴奋。
  我心里,真的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
  那种豪迈,是说不出来的,就像是大海的浪潮一样,势不可挡。
  车子开到了傣家风情园,我们没有急着下车,我看着那一群群的人马下车朝着四面八方围过去。
  很快就将傣家风情园给包围了,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们才下车。
  苏锦城小声说:“没有必要……”
  我摇了摇头,非常有必要,张辉的狠辣,是苏锦城不知道的,他说了要杀苏锦城全家,就一定会杀苏锦城全家,所以,今天要么我们握手言和。
  要么,你死我活。
  几个大佬都集合起来,所有人都看着凌姐。
  凌姐什么都没说,直接挥挥手,肥狗开道,我们直接杀进去。
  我看着风情园金碧辉煌的大门上写着边寨喊沙四个大字,有华夏文,也有缅文。
  这个寨园,一半在国内,一半在国外,是瑞城大佬谈判最喜欢来的地方。
  谈的拢,大家喝茶,谈不拢,大家在线那边打。
  风情园几乎没有人,只有几个稀稀拉拉的游客,这些游客看到大批的人进来,立马吓的四处散开。
  我搂着苏舒跟着凌姐一起走进茶园,我看着那只巨大的孔雀雕像,在它的羽翼下面,站着非常多的人。
  整个茶园都是穿着黑色背衫的人。
  野牛站在门口,看到我们来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凶狠。
  他立马挥挥手,黑压压的人群朝着我们走过来,挡住我们的去路。
  我们的人也不怂,立马就顶上来,整个现场立马气氛压抑起来。
  苏锦城立马说:“别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野牛一巴掌抽过去,打的苏锦城趴在地上,野牛可不跟他什么有话好说,他这种狠辣的江湖打手,要你跪下,你就得跪下,否则,就往死里打你。
  野牛一动手,肥狗立马动手,他直接一把将野牛推的后退几步。
  双方人马立马要动手。
  但是苏锦城赶紧爬起来吼道:“别动手,别动手,张老板,我们今天是来谈生意的,木材生意,有话好说……”
  苏锦城刚说完,我就听到张辉吼道:“让他们进来。”
  张辉吼完,野牛就指了指肥狗,虽然非常的嚣张狠辣,但是他还是带着他的人给我们裂开了一条路。
  肥狗立马带着人站在了对立面,他们没有进去,而是守在门口,跟野牛的人争锋相对。
  凌姐二话不说,直接走进去,我刚要进去,苏锦城就赶紧说:“姿态放低一点,生意就是相互妥协,只要能符合大家的利益,一定能谈成的。”
  苏锦城怕,怕张辉杀他全家,所以,他即便是低声下气,也要把这件事给谈成了。
  但是我不会妥协,更不会低声下气,姿态,也会摆在最高处。
  江湖人,命可以不要,但是面子一定要。
  我们走进茶厅,看着张辉嚣张的坐在椅子上,他抽着雪茄对着我们吐了口烟雾。
  苏锦城立马笑着说:“张老板,我们是来谈生意的……”
  苏锦城还没有说完,张辉立马拿出来一把左轮狠狠的扣在桌子上。
  苏锦城吓的脸色发白,他嘴角颤抖地看着我,不敢再说了。
  张辉冷声说:“你他妈的,老子说了,谁敢买他的货,我就杀他全家,你当我太子爷的话是放屁?”
  凌姐说:“要打,我们南龙奉陪到底。”
  张辉不屑的笑了一下,他说:“怎么?你们老大不敢来啊?派一个女人来跟我张辉干?怂,就回家养老,别丢人现眼。”
  凌姐冷声说:“现在腾辉我当家,如果不想谈这笔生意,那我们就打,我腾辉,不怕你们腾龙任何人。”
  凌姐说完,就把腰刀抽出来,扎在桌子上。
  张辉冷眼看着凌姐,嚣张的脸色变得敬佩起来。
  他说:“好,有种,我叫你一声凌姐,你们南龙,以前我最敬佩的就是你男人汉生,现在,我最敬佩你,男人的江湖,你一个女人来跟我争斗,就凭这股勇气,我都得给你个机会,我可以谈,但是,我张辉的面子,不能丢。”
  他说完,就把左轮摆下来,抽出来4颗子弹。
  他把家伙丢在我面前,他说:“你不是很爱赌吗?运气还不错,一直赢,可以,你马子,你老丈人,他们的命,今天就用你的命赌。”
  他说完,把左轮狠狠的转了起来,突然,他将左轮摆在我面前。
  我看着那左轮,眯起了眼睛,心脏狂跳。
  我整个人都觉得要炸裂了。
  这,才是真正的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