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侧福晋不悠闲 > 第98章 四爷回府

  五月二十三日,四爷的消息一早就送到了福晋手中。
  申时初,所有女眷都打扮好了,等在了二门处,翘首以盼。
  酉时初,马蹄声响起,很快四爷骑着黑色骏马在大门外停下。
  随行的马车早在四爷从宫里回来前就被车夫先行送回了府中。
  早侯在一旁的苏培盛和一群太监忙上前请安的请安,牵马的牵马,做脚蹬的做脚蹬。
  四爷利落地一跃下马,将马鞭扔给其中一个小太监,大步走进门,看到了福晋和一群小妾,还有奶娘抱着的大阿哥,二阿哥,大格格,以及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福晋领着所有人屈膝行礼。
  四爷目光扫了一眼,没有停顿,伸手扶起福晋,面色温和,“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福晋笑着说了句“不辛苦”,又问,“爷累了吧?府里准备了接风宴,先回正院儿歇会儿吧。”
  四爷嗯了声,率先往后院行去。
  接风宴在晚上,四爷先去了正院,梳洗了一番,换上家常袍子,坐在明间与福晋说话。
  福晋就将这几个月的事一一向四爷交代了。
  四爷静静听着,端着茶喝着,不发一言,在听到云氏生了个小阿哥时,也没什么反应。
  这事他早知晓了。
  不过,到后面说到瓜尔佳氏怀孕的事,胤禛眉头动了动,放下茶盏,握住了福晋的手,“福晋,这些事你做的很好,爷很感激你。”
  福晋嗔怪,“爷说什么话,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
  胤禛眸色温和,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放心,这些事爷都记着。”
  等到夫妻二人同时出现在花园的宴席上时,所有小妾都在了,唰唰唰将亮晶晶的目光落在久未见面的四爷身上。
  这阵仗,让尼楚贺想到了红烧肉,四爷就是那块人人争抢的红烧肉。
  想到此,尼楚贺不由得弯了眼睛,忙低垂了脑袋。
  四爷恰好捕捉到她那一瞬的笑容,闪了他的眼,不由得嘴角微翘。
  尼楚贺与几位格格原是坐着,云氏站着,此时统统起身请安,“给主子爷请安。”
  胤禛摆摆手,当先坐在主位。
  四福晋坐在四爷左侧第一位,尼楚贺坐在四爷另一边,格格侍妾依次往后或坐或站。
  几位阿哥和大格格坐在另一桌,由奶娘照顾着。
  一顿晚饭用得甚是温馨和气。
  待到亥时初,四爷无视其余人渴盼的目光,与福晋回了正院。
  其余人只得按下心中失落,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这一夜四爷在正院休息是理所应当,众人早已料想到的,是以还算能接受。
  尼楚贺回到屋里,梳洗后早早就睡了。
  凌晨还在睡梦中,就被闷醒了,身上似压着什么重物,有些喘不过气来。
  睁开眼,就看到四爷闭着的眼,对方高大的身躯正压在她身上。
  过了许久,尼楚贺才恢复了自由。
  四爷搂住她的腰,脸埋在她脖子上,呼吸灼热。
  尼楚贺面上染满了红晕,仍旧喘息着,对方的手还不规矩。
  “爷怎么这时候来了?”她努力平静着,问身边的人。
  四爷声音微哑,理直气壮,“爷来看爷的孩子和女人。”
  尼楚贺:“……”
  什么孩子?
  别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
  “三阿哥在宋格格屋里,爷怎地不去?”尼楚贺故意如此说。
  四爷掐了她的腰一把,尼楚贺疼得颤了下,咬紧了唇,就听男人凉飕飕的声音,“爷想去何处去何处,谁管得着?”
  尼楚贺哼了声,不说话了,在心里骂着霸道,不讲理。
  四爷侧身躺在她身边,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撩起她的头发,放在鼻下轻嗅,目光漆黑明亮,嘴角微扬。
  这副情景莫名有种登徒子调戏良家妇女的即视感。
  可由颇为正经严肃的四爷做来,却一点也不轻浮,反倒少了些距离感。
  让人隐隐有种被温柔和温馨包围的错觉。
  胤禛瞅着眼前素颜慵懒的女人,漆黑的目光依旧冷淡,却含着专注,仿佛眼中只有她一人。
  他的手掌穿过女人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低沉的声音夹着丝丝缕缕的温柔,“尼楚贺,可有想爷?”
  他从不知自己也有如此一天,像个初识情爱的毛头小子,如此热切地惦记着一个女人,期盼着她也会回应自己同样的温柔。
  从傍晚在二门处一眼瞧见她,和离开时别无二致,依旧那样漂亮,那样明媚,那样安静地站在那儿。
  不用刻意寻找,第一眼就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几个月分离的想念在那一刻突然填满了他的胸膛。
  可那猝不及防的一抹温柔笑意就那样闯进他的目光中,令他有一瞬的失神。
  原来她也是高兴瞧见自己的。
  那一刻,他满腔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想要冲动地上前将她搂在怀里。
  可他不能,只能尽量不看她,以免控制不住自己。
  强装冷漠镇定地到了宴席上,目光始终没往她身上瞧上一眼,按着规矩去了福晋处,可只有他自己知晓,他的心早已飞到了这个女人身边。
  是以从福晋那儿一出来就来见她,看看她好不好,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
  即便是几句话的功夫他就要进宫,他仍想听听她的声音,感受她的温度。
  尼楚贺不答,却问,“爷在外如何?可有劳累了?”
  胤禛眸色变深,盯着她看了会儿,才淡淡说了句,“爷很好,只是有一点不好。”
  尼楚贺茫然,“怎么了?”
  “爷没少努力,在外的每一日都盼着你能给爷怀个孩子,无奈你这女人不争气,爷如何能好了?嗯?”
  听着他这暗含埋怨的话,尼楚贺嘴角抽了抽。
  这能怪她?
  过去是谁口口声声不许她有孩子,又是谁天天给她喝避子药?
  哦,现在改了注意,倒埋怨她不争气了?
  谁规定不到半年就能有孕了?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新仇旧恨,尼楚贺一下子恼了,冷了脸,“爷又何必在我身上白费心思?还弄出这样一出戏,耍着我很好玩吗?”
  连妾身都不称呼了。
  尼楚贺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以前压着性子不是没有恨,只是觉得没意义。
  她要报复从来不是逞口舌之快,斗一时之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