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古剑尊 > 第3271章 神殿前的考验
    此次猩红山脉异动,吸引了血域最顶尖的一批武者。
  
      虽然血域整体实力偏弱,但也有不少界王境强者。
  
      “这座宫殿很不平凡,他的周围那些血红色纹络,似乎是一道强大的符箓。”
  
      某一位界王开口,打破了寂静的场面。
  
      诸人看去,说话之人,赫然是血域赫赫有名的荣决界王。
  
      “是荣决界王,听说他前不久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界衍境,极有可能成为我们血域第一个界衍境强者,没想到他也来了。”
  
      “是啊,听说荣决界王为了冲击界衍境,不管苦修百万年,平常时候根本不会出关。看来此次上古遗迹,极有可能是真的,这座宫殿内,必然有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强大传承。”
  
      荣决界王在血域的威望很高,他说的话,也很有权威性。
  
      “大手笔,真是大手笔啊。整座宫殿,浑然一体,是为一道强大符箓,这等手段,也唯有准帝强者,才能做到。”
  
      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扶了扶胡须,感叹不已。
  
      他号称白符界王,也是血域顶尖强者之一,擅长符箓一道,是血域公认的最强符师。
  
      “什么?”
  
      显然,荣决界王等人也没料到,这宫殿居然是出自于准帝之手。
  
      “白符界王,你可知道,这道符箓的来历?”荣决界王问道。
  
      他们身为界王,能够感应到血红色纹络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知道其力量,不敢硬碰硬。
  
      在场诸人中,白符界王的符箓一道最强,也许,他能够破解此符箓。
  
      诸人的目光,落在了白符界王的身上。
  
      “虽然此符箓很强,浑然一体,但老朽认为,世间没有完美的符箓,任何符箓,都有缺点,只要找到其破绽,不难破解。”白符界王笑着说道。
  
      “白符界王,你也应该知道,有符箓阻拦,我们很难进入宫殿。即便进去,也会损失惨重。而我们还不知道里边到底什么情况,不能盲目。所以,还请白符界王出手,破解符箓。”
  
      荣决界王沉吟道。
  
      “算是……我荣决界王欠你一个人情。”
  
      说到最后,荣决界王补充了这句话,也算是表明自己的决心。
  
      这座宫殿内的传承,他荣决界王要定了。
  
      闻言,白符界王神色变幻,最终点头答应。
  
      “此符箓运行颇为诡异,内部力量也极为强横。若我能将之破解,吸收其力量,对我之符箓一道,也有很大的帮助,且让老朽试一试。”
  
      白符界王一步跨出,来到了血脉神殿之前。
  
      只见的,他闭上眼睛,双手摊开,轻轻的触摸血脉神殿周围的血红色纹络。
  
      砰!
  
      然而,让诸人想不到的是,他的双手刚一接触血红色纹络,就听到砰的一声,仔细一看,白符界王的身体,如同炮弹一样被轰飞。
  
      “这……”
  
      诸人内心震荡,脑袋晃动。
  
      咳咳!
  
      白符界王从地上爬起来,忌惮的看着血脉神殿。
  
      最终,他叹息一声,摇头道:“此符箓太强,老朽无能为力。”
  
      说完,他身形一闪,准备离开猩红山脉。
  
      “荣决界王,此宫殿非同寻常,老朽劝你,慎重一些。”
  
      留下一句话,白符界王离开了。
  
      诸人互相对视,充满了迷茫。
  
      仅仅一次交手,就吓退了白符界王吗?
  
      荣决界王神色变幻,不想就此放弃,其他几个界王,也在思索着应对之策。
  
      而就在这时,人群中的妖王,突然间走上前来。
  
      “他是谁?”
  
      “疯了吗?一个界主,也敢靠近宫殿?”
  
      “这家伙在找死吗?”
  
      看到妖王一步步的靠近血脉神殿,诸人摇头,仿佛在看白痴一样。
  
      “滚。”
  
      正在烦恼,如何破解血脉神殿周围的符箓,突然间看到妖王的举动,荣决界王脸色骤然大变,爆喝一声,袖袍一甩,狂暴的气息,呼啸而出,在虚空中卷起了一道粗壮的电光,直逼妖王而去。
  
      砰砰砰!
  
      看到荣决界王出手,诸人都知道,这家伙死定了。
  
      “荣决界王正在气头上,这家伙也真够倒霉的。”
  
      “他死定了。”
  
      诸人摇头。
  
      然而,当这道快若闪电的电光,来到妖王身前的时候,后者的身体,鬼魅般的躲避开了。
  
      轰!
  
      电光攻击落空,砸在大地上,尘土飞扬。
  
      而妖王,在万众注视中,从灰尘中走出。
  
      “嗯?”
  
      虚空中的几个界王,也是有些发愣。
  
      “躲开了?”
  
      “他修炼了一种超强的身法,利用速度躲开了荣决界王的攻击。”
  
      “有意思。”
  
      几个界王,饶有兴趣的看着妖王。
  
      “堂堂界王,偷袭一个晚辈,真是可笑。”
  
      妖王冷冷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荣决界王嗤笑道。“以为速度快,就能与我荣决界王叫板了吗?”
  
      啪啪啪!
  
      虚空中,传来了一道道的掌声,似乎有人在鼓掌。
  
      “谁?滚出来。”
  
      荣决界王怒吼,血脉神殿上空,一道幻影凭空而出,他戏谑的看着荣决界王鼓掌。
  
      “无知最可怕,亏你还是界王境强者,而且还是血域的顶尖强者,无尽岁月的修行,到修到狗身上了吗?”虚影冷冷说道。
  
      “你……”
  
      荣决界王刚欲说话,就被虚影打断了。
  
      “在你眼中,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界主。然而若你知道,他的本尊,是一位界王境强者,更是秒杀过界王境巅峰强者的存在,不知道你会如何做?”
  
      哗啦!
  
      闻言,诸人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妖王,有些不敢置信。
  
      “什么?”
  
      其他几个界王,也有些不敢相信。
  
      荣决界王更是脸色变幻,“哼,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你一家之言,就想恐吓我等,真是可笑。”
  
      荣决不相信,一位能够轻易秒杀界王境巅峰的存在,会没有任何名气。
  
      “我是什么东西?”
  
      虚影灿烂一笑,手指轻轻一点,血脉神殿周围的血红色纹络,瞬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这一幕,引起了诸人的震惊。
  
      “我是这座宫殿的守护者,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荣决界王闻言,脸色变幻,脑海中思索,虚影所说之话,是真是假。
  
      “你若是这座宫殿的守护者,那如何能得知,此人的身份?”
  
      有人提出了异议,这座宫殿,近期才问世。而眼前之人,明显不可能提前来到这里。
  
      血脉神殿上方,血红色纹络中,释放出了一丝丝猩红气息,最后没入了方辰的体内。
  
      “因为,他是这座宫殿的继承者。”
  
      虚影再次说道。
  
      “什么?”
  
      这一次,连荣决界王都有些失态。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神殿出世,为的便是寻找继承者。为何如此草率,便选出了继承者?”
  
      “一个界主,何德何能,继承这座宫殿。”
  
      诸多反对声音,不绝于耳。
  
      “当然,我身为宫殿守护者,并不是不给你们机会。”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们唯一的机会,便是击败他。只有击败他,才有资格进入宫殿,至于能否得到认可,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闻言,诸人内心,燃起了希望。
  
      尤其是荣决界王,看向妖王的眼眸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妖王内心不断咒骂,恶狠狠的瞪了虚影一眼,这家伙明显是故意在给自己找麻烦。
  
      “小子,别瞪我,你若是连这点考验都无法通过,还有何脸面继承我主之传承?”虚影淡淡说道。“这也算是对你的一次考验,完成终极考验,便可接受我主传承。”
  
      随后,虚影看向诸人。
  
      “别说我每个你们机会,把握不住就不要怪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