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古剑尊 > 第3069章 震慑诸天骄
连李赤火都可以击败,足以说明,方辰的实力有资格登临山巅。
  
  这时候,诸人看向方辰的眼神,也是变得深邃了起来。
  
  他们的内心都在思量,这家伙的身上,必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的话,单纯以圣尊境修为,却能够击败小劫尊境的李赤火,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场的诸人,虽然大部分都比李赤火强,但也不敢说完胜。
  
  然而方辰却以火焰一道,重创李赤火,这可比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
  
  “方兄在火焰一道上的造诣,当真了得。”
  
  “是啊,以方兄的潜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东部区域九大界域间扬名了。”
  
  诸人靠近方辰,都在笑着与其交谈。
  
  此时此刻的场景,与刚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赤火强忍着体内的伤势,艰难的站起来,走到了一个角落,眼神怨恨的看着方辰。
  
  “该死,这家伙的火焰,怎么会这么强?”
  
  李赤火的心中,暗自思索。
  
  回想起刚刚的战斗,李赤火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
  
  “刚刚我在与他交手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体内,喷发出了一道强大的力量,这才导致他的火焰,将我的元火吞噬。”李赤火沉思,“能够如此强势的吞噬元火,除非……他身怀强大的火焰血脉。”
  
  想到这里,李赤火的眼眸深处,浮现出了一抹炙热之色。
  
  他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嘴角上翘,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
  
  东部区域九大界域中,赤阳界最擅长的便是火焰一道。
  
  身为赤阳界的顶尖天骄,李赤火自然知晓,想要将火焰一道修行到极致,最需要的是什么。
  
  是血脉之力!
  
  若是能够拥有最顶尖的火焰血脉,火焰一道上的造诣,必然会跨越一个更高的层次。
  
  他曾经亲耳听到赤阳界主说,世间有无数种火焰血脉,但唯独有一种,可以称之为火焰之祖。
  
  “我的元火,焚烧能力极强,哪怕是大劫尊也不敢正面抵挡。然而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圣尊境,不但能够抵挡,而且还能够吞噬我之元火。”
  
  越想越感觉不对劲,李赤火的内心一片炙热,早已忘记刚刚被方辰当中击败的场景了。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方辰体内到底身怀何种火焰血脉。
  
  “火源血脉吗?”
  
  李赤火暗自说道。
  
  “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放过一个,万一他的血脉真的是火源血脉呢?”
  
  想到这里,李赤火暗中催动传讯玉佩,将消息传递给了赤阳界的另外一位绝世天骄。
  
  “哼,你现在风光无限,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我的火下亡魂。”
  
  传音完毕之后,李赤火冷笑一声,漆黑的眸子中,满是冰冷的杀意,淡淡的看了方辰一眼,转过头去。
  
  沈剑晨与方辰交谈了几句之后,就开始商谈对抗魔头之事。
  
  “各位,据我所知,无人区深处的那尊魔头,似乎受到限制,无法走出无人区,实践证明,只要我们不靠近其一定的范围,就没有什么危险。”沈剑晨道:“但是,他在无人区深处,阻挡了我们寻找机缘的道路,所以我们必须要联手除掉他。”
  
  “沈兄有什么好的办法,直接说吧,我们无条件服从。”
  
  一些天骄,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诸人在商讨,而方辰则是站在一旁,认真的打量着九大界域的诸多强者。
  
  半个时辰后,商讨结束。
  
  “三日之后,我们一起出发,进入无人区深处诛魔。”沈剑晨环视四周,缓缓说道。
  
  “好,没问题。”
  
  “三日后再聚。”
  
  很快,诸人就走完了。
  
  当方辰要离开的时候,沈剑晨却出声将之叫住。
  
  “方兄请留步。”
  
  方辰转头,有些差异的看着沈剑晨。
  
  后者微微一笑道:“听闻方兄乃是一位绝世剑修,而且能够一剑重创玄冥界陈豪,一时心痒,想要与方兄切磋以下剑道。”
  
  方辰点头,答应了沈剑晨的要求。
  
  “方兄请出招吧。”
  
  沈剑晨从身后,拿出了自己的长剑。
  
  嗡!
  
  恐怖的剑气,从其体内逸散而出,此刻的他,如同人剑合一一样,无比强势。
  
  “咻!”
  
  沈剑晨也不含糊,猛地一剑劈出。
  
  这一剑,快若闪电,仿佛要将整个天穹劈开一样,恐怖的剑气,在虚空中凝聚成了一道让人无比惊骇的剑光。
  
  这道剑光中,蕴含着沈剑晨对剑道的独特理念。
  
  见状,方辰没有丝毫的惊恐,反而眼眸炙热,挥手甩出一剑。
  
  咚!
  
  两道剑光,快如闪电的撞击在一起,虚空撕裂,粗壮的雷霆,从天而降,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遥远的天际处,无数的武者,都在暗中观看。
  
  “太强了。”
  
  “不愧是能够一剑重创陈豪的武者。”
  
  “这等剑道修为,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与沈剑晨相媲美了。”
  
  然而,也有一些人在摇头。
  
  “也许,现在的他,就有资格与沈剑晨相提并论了。”
  
  诸人在议论的同时,震颤的大地,恢复了平静。
  
  当虚空中的两道剑光同时溃散的时候,沈剑晨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他也没想到,方辰的剑术,如此高超。
  
  “好,很好。”
  
  发愣过后,沈剑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激动的笑容。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畅快的战斗过了,而且还是与一位绝世剑修战斗,这绝对是一次互相印证剑道的好机会。
  
  “方兄对剑道的感悟,让我惊讶。”沈剑晨对着方辰轻轻点头,随后将长剑竖起在胸前,缓缓道:“接下来这一剑,乃是我的最强剑招,方兄要小心了。”
  
  他必胜苦修,只为踏上剑道巅峰。
  
  然而时至今日,他终于悟出了梦想中的一剑。
  
  这一剑,被他称之为水中望月。
  
  自从他悟出这一剑之后,偌大的东部区域年轻一辈中,几乎没有敌手。
  
  遇到方辰,他非常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施展出这一剑,来见证一下战斗力。
  
  方辰的脸色,也是有些凝重。
  
  他知道,沈剑晨要出杀手锏了。
  
  嗡!
  
  混沌剑体催动,剑形符文闪烁,星隐剑内传出了一道道的剑鸣之声。
  
  无敌剑气,环绕周身,整个天穹,似乎都无比压抑。
  
  “水中望月。”
  
  沈剑晨低喝一声,只见的他脚尖一点,身形闪烁的同时,身前居然出现了一片片的涟漪。这些涟漪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化作了一条长河。
  
  沈剑晨身处长河中,长剑每一次挥舞,都能够引发长河的震动。
  
  水中望月之名,便是由此得来。
  
  咻!
  
  当长河震动到极致的时候,沈剑晨的神情一变,紧接着冲天水柱,扑面而来,与他的长剑,迅速的融合在一起。
  
  这是沈剑晨的最强攻击,也是他的最强一剑。
  
  “好强。”
  
  哪怕是方辰,也忍不住感叹,这沈剑晨不愧是剑道奇才。
  
  若是一般人碰到这一剑,真的无从抵挡。
  
  “时空剑爆。”
  
  方辰也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无敌剑术第七招,时空剑爆。
  
  这也是他目前为止,最为强大的剑招。
  
  咚!
  
  时空长剑,在虚空中若隐若现,根本让人无法捕捉到。
  
  “凝。”
  
  沈剑晨低喝一声,猛地一拍长剑,顿时捕捉到了星隐剑的踪迹。
  
  咚!
  
  强势无匹的剑道气息,俯冲而来,两剑相撞,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咔嚓!
  
  沈剑晨的攻击,明显更高一筹,清脆的响声响起,星隐剑前的剑光,出现了龟裂的迹象。
  
  与此同时,沈剑晨的长剑猛地下压,将星隐剑逼退。
  
  呼呼呼!
  
  这时候,两人同时停止了攻击,静静的站在山峰上,互相看着对方。
  
  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