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古剑尊 > 第3800章 巨脸使者
现在的方辰,需要争分夺秒,与死神争夺赛跑。
  
  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实在太低,导致在死之涯寸步难行,想要得到鬼器,难度实在太大了,甚至有身死的危险。
  
  而这一处破碎空间,对他来说,简直是最佳的修炼之地,他的心中,对冷仙充满了感激之情。
  
  “继续。”
  
  这么短时间内,他的修为已经恢复到了圣王巅峰,而且他感觉到,潜藏在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源源不绝的流淌着,一旦全部激活,他有希望一步跨入圣人之巅。
  
  当然。
  
  他在历练的过程中,外界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尤其是生命禁区。
  
  老白猿的周围,充斥着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他耳朵微动,能够听到溪流之声,由远及近,他安静的站着,眼神跳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不久之前,他看到了虎尊者的弟子,在生命禁区中修行,他心头大震,难道虎尊者当年没死吗?
  
  若虎尊者没死的话,伏剑至尊麾下的其他三大尊者呢?冥王是否还活着?
  
  一系列的疑惑,浮上心头。
  
  不过,就在他沉思的时候,突然间四周一片寂静,溪流都变得静止了下来,在他的面前,一掌巨脸浮现。
  
  巨脸刚一出现,整个天地间,就被厚重的力量笼罩,无比压抑。
  
  老白猿对着巨脸深深鞠躬,道:“拜见使者。”
  
  白猿一族,作为原始族群的附属族群,它们的地位很低,实际上相当于原始族群的打手,处理一些原始族群不愿意出面的事情。
  
  比如说,之前在灭龙洞中,照顾方辰。
  
  而眼前的巨脸,老白猿知道,他是原始族群与白猿一族联络的使者。
  
  至于真正的原始族群,他从未见过。
  
  “你可知道,我召唤你来,有什么事情吗?”巨脸蠕动了一下,古朴威严的声音,回荡在老白猿的脑海中,后者摇头,表示不知。
  
  不过,他猜测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与方辰有关。
  
  “冷仙复苏了。”
  
  巨脸的下一句话,让老白猿瞬间陷入呆滞。
  
  良久后,他才缓过神来,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巨脸,急促的问道:“使者大人,冷仙在哪?”
  
  显然,老白猿也认识冷仙,而且看样子应当有些交集。
  
  “她在死之涯,如今正与方辰在一起。”巨脸使者道,“她的复苏,意味着当年的计划,全面失败,而她也已知晓,正在以自己最后的残余力量,凝练方辰的元神。”
  
  元神凝道?
  
  老白猿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但很快他就摇头苦笑,元神凝道何其之难,方辰才修行了多少岁月,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天之骄子,困在了这个瓶颈上,甚至有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依旧无法凝道。
  
  “她为何要这样做?”
  
  老白猿苦涩说道,当年的冷仙,已经陨落,如今复苏的,只不过是一道执念而已,她若帮助方辰元神凝道,自己最终的下场便是彻底死亡,魂飞魄散。
  
  对于修行者来说,魂飞魄散就意味着,彻底消失于天地间。
  
  “吞魔族最近蠢蠢欲动,四大分支正在全力招兵买马,我召唤你来,是接到了族内的任务。”巨脸使者道,“你带领族群,离开生命禁区,前往四大分支所处地域,给他们制造麻烦,尽可能的斩杀吞魔族的天骄。”
  
  闻言,老白猿心头一震,旋即脸上涌现出了狂喜之意。
  
  这么多年了,原始族群终于肯让他们白猿一族重新出世了吗?
  
  他的记忆,逐渐闪现。
  
  当年,与伏剑至尊麾下的战将冥王在一起的时候,曾经与吞魔族激战过,之后的无尽岁月,便一直生活在生命禁区中,为原始族群办事。
  
  “好,我这就回去准备。”老白猿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抱拳道。
  
  “哗啦!”
  
  巨脸张开血盆大口,一块玉佩漂浮至老白猿的身前,后者下意识的用手掌接住,顿时有温润的力量,钻入掌心中。
  
  “你们常年生活在生命禁区中,如今出世,会被本源界的天道之力排斥,这块玉佩,你要随时带在身上,且不能有丝毫的损毁,它可以帮助你们,掩盖天机。”
  
  巨脸使者叮嘱道,“记住,一旦玉佩损毁,你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返回生命禁区,否则的话,你族将遭遇灭顶之灾。”
  
  老白猿心头震动,他当然不会认为巨脸使者在开玩笑。
  
  他认认真真的记下了巨脸使者说的话,而后迅速返回白猿一族。
  
  嗡!
  
  在他离开之后,迷雾消散,虎尊者的弟子印入眼帘。
  
  哗啦!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巨脸使者,道:“你让白猿一族出世,给四大分支制造麻烦,扼杀吞魔族天骄,难道是在故意吸引吞魔族的注意,给方辰争取时间吗?”
  
  巨脸使者沉默不语。
  
  虎尊者的弟子继续追问道,“既然你们如此帮助我混沌界,为何当年伏剑至尊带着师尊等人,前来生命禁区的时候,你们要拒绝?”
  
  “原始族群复杂的很,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巨脸使者叹息道,“你好好修行吧,距离考验还有不到三年时间,若你失败,只有死路一条。”
  
  哗啦!
  
  话音落下,天空中的巨脸溃散,虎尊者的弟子眼眸中,闪过了坚毅之色。
  
  “我一定会成功的。”
  
  …………
  
  死之涯。
  
  妖兽族群的老祖与剑疯子联手,将凰公主镇压,并且夺走了他身上的令牌,但是任凭他们如何操控,令牌都暗淡无光。
  
  最终,他们放弃了。
  
  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凰公主,威胁道:“现在,我们给你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肯配合我们。”
  
  “哼,想让我配合,做梦去吧。”凰公主冷声道。
  
  令牌是师尊赐予的,乃是原始族群的信物,除了她之外,无人能操控。
  
  显然,妖兽族群的老祖与剑疯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没有对她下死手。
  
  “我倒要看看,你的嘴能硬到什么程度?”剑疯子手握长剑,作势要刺在凰公主的身上,但却被妖兽族群的老祖给制止了。
  
  “我族有一门搜魂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