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混在大唐做驸马 > 第620章 飞机

  这个青铜戒中的商城,特别先进,周谨言发现购买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太阳能的,而不是需要充电的。
  这完全抵消了他没电的尴尬。
  打开商城,周谨言脑海中.出现一块面板,用意志搜索直升飞机,很快一款太阳能直升飞机显现出来。
  他看了一会,有些怀疑直升飞机太阳能充能的可能性,但也没有过多去想,便把开始点了购买。
  很快面板上的显示换成了购买成功。
  周谨言忙睁开眼睛,就瞧见一个比刚才还大的超级盒子,从天上缓缓落下。
  距离他一丈之外。
  恰巧这时汽车转弯,远处巨大的箱子降落,被三女瞧得清清楚楚。
  “哇,更大的箱子。”
  杜嫣然开着车,望着天上巨大的箱子喃喃道。
  “开车要专心,你别东张西望啊。”
  李丽质忙点拨她,让她仔细一点。
  杜嫣然脸色微红,把车速放缓,认真开了起来。
  李孟姜微微一笑,说道:“把车子开回去,咱们去帮夫君把箱子拆开。”
  “快开,快开。”李丽质开始催促。
  杜嫣然白了她一眼,微微提速,片刻把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那已经降落的在地上的巨大箱子旁。
  三女迅速下车,聚在周谨言身边。
  “这就是能在天上飞的东西?”
  李孟姜好奇的问道。
  “就是这个,来,咱们把箱子弄开。”
  周谨言说完走上前,三女立即跟上,和刚才拆汽车箱子一般,站在四个角落。
  “这么大的体型,真的能上天吗?”
  杜嫣然向来讲究严谨,今天她觉得自己的思维逻辑,都要被颠覆了。
  “一会看看就知道了。”
  周谨言心里自然也是兴奋无比。
  没多久,纸箱子被掀在一遍,一架银色的直升飞机显露在众人眼前。
  “哇,好漂亮啊。”
  “造型好奇怪。”
  “这就是直升飞机吗?”
  三女你一个问题,我一个问题,把周谨言弄得也是一脸懵逼。
  “直升飞机可不是汽车,这可怎么开?”
  周谨言心里暗忖,“也不知道有没有自动的。”
  因为他刚才想起一件事情,今天的异能已经用完了。他可不能变成直升机中的老司机。
  把直升飞机门打开,三女正要上去瞧瞧,便被周谨言拦了下来。
  “你们先别上去,我上去瞧瞧,一会若是能飞的话,再让你们上去。”
  “会不会很危险?”
  李丽质敏感的察觉到,这个飞机比汽车似乎更多了一份危险。
  “没有的事情,放心就好。”
  周谨言不等三女说话,便把钻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进入里面的周谨言,回头扫了一眼,发现这架直升飞机还挺大。
  打量一会,他拿过一边的说明书阅读起来。
  果然这次说明书上写得更复杂一些。
  操作有两样,一样是自行操作,危险度为五星。
  一项是脑电波操作,危险度为一星。
  所谓脑电波就是用意志控制。
  他很快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今天自己操作肯定不行,保险起见,周谨言决定用脑电波。
  他一边按照说明书上的步骤去做,一边迅速启动。
  没多久脑海里出现简易的步骤,和飞机的情况。
  让周谨言惊讶的是,这飞机和刚才的汽车一样,能架势时间上面显示的清清楚楚。
  同样都是三天,也就是七十二小时,并且能边行动,边充能。
  若是遇到阴雨天气,能量低于一小时,属于危险驾驶。
  搞清楚这些,周谨言转头看向舱外,看到三女就站在直升飞机旁边,眼巴巴的瞧着他,忙把驾驶门打开,对三女道:“都距离远一些,别站在附近。”
  李孟姜把李丽质和杜嫣然拉着走到远处,然后看着飞机。
  “我还是不太相信。”
  杜嫣然瞧着飞机说:“这么一个大铁块,怎么能飞到天上去?”
  “我信。”
  李丽质嬉笑道:“嫣然,你想想,那汽车也是一块铁疙瘩,不一样能跑那么快?这块铁疙瘩飞起来,就太正常了。”
  幸好周谨言不在,不然知道李丽质把汽车和飞机,称作铁疙瘩,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可汽车还好说,还能勉强解释,但飞起来,是凭什么啊.......”
  杜嫣然十分的不解。
  她话音刚落,便看到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开始转动,接着机身倾斜,接着缓缓的从地上起飞。
  “飞了,真的要飞了。”
  李丽质兴奋的喊道。
  直升飞机的声音很大,三女距离十来米,都听得清清楚楚。
  杜嫣然一双美眸瞪得老大,樱桃小.嘴也张的开开的,一脸的难以置信。
  飞机越飞越高,很快朝着远处飞去。
  “哎,怎么走了?“
  李丽质看着朝着远处飞去的飞机,忙就想去追。
  李孟姜一把拉住,“飞的太快了,而且在天上,你追不到。”
  “可我想去看看。”
  “咱们还是练开汽车,一会等飞机回来,咱们再去坐看看。”
  “好吧。”
  若是说刚才的汽车,众人还只是好奇,但看着一架飞机,从头顶上飞过,大家就真的只剩下脑袋当机了。
  首先被怔住的是护在外面的丫鬟、侍女、侍卫。
  听到声音,他们纷纷抬头张望。
  “这是什么?”海藻看着天上的飞机,呐呐道。
  “看着好像是蜻蜓呢。”周一小声嘀咕。
  “哪里有这么大的蜻蜓。”
  吟荷说道:“我看好像是一只巨鸟。”
  “巨鸟,鸵鸟吗?”
  盛怜儿看的书杂,知道北地有大鸟,号称鸵鸟,但不知道长什么样。
  “什么鸵鸟?跟天上一样大吗?”
  秋蕊也难得露出好奇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看着好像又不是,”盛怜儿说道:“据说鸵鸟是在地上走的,可这只鸟,好像是飞的。”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时议论纷纷。
  “快看,快看,那是什么?”
  另外一侧的操场上,有人看到直升飞机,大声喊道。。
  有人道:“我行走天下多年,以我的经验,可以断定这是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鸟类。”
  “你们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