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组合英雄联盟技能 > 第62章 大本源之术

  白色玉牌上记载的信息有些让王仙瞠目结舌,虽然已经知晓了道族的存在,但是三千大道之术的出现,仍然让王仙有些怀疑人生。
  三千大道之术!
  传说中每一种大道之术,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修炼到极致,都可达无上之境的至强之术。
  当然,这是前世小说中的描述。
  这次万校大比的特殊奖励,道梦儿交给他的白色玉牌,上面记载的正是三千大道之术之一的大本源之术。
  王仙没有怀疑白玉牌子上记载的大本源之术是假的,这是一种很玄的感觉,很明确的告诉你这就是真正的大本源之术。
  至于这个大本源术到底有没有前世小说中记载的那么强大,王仙还不得而知,毕竟前世中小说,对于三千大道之术的描写,都太过笼统,甚至有的都是一笔带过。
  再次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后,王仙盘腿坐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个大本源之术真的是像记载中的那样,那么他唯一的短板,精神力的问题也可以完美的解决了,不然他只能去找魂族的麻烦了。
  至于炼化神明?
  对此他只能报以一声‘呵呵’!
  《炼神》《囚神》虽然强大和诡异,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去找神明,哪怕的碰到一个神灵的残魂意识,肯定都会直接领盒饭,即使他有着复活的技能也不行。
  人的大脑是有限的,但是脑海却是无限的。
  脑海又被意识海或者识海,亦或者是紫府。
  识海无边无尽,宛如宇宙一般浩瀚,这证明每一个生命的潜力也是无限的,只是看这个生命能够将识海开发多少,又利用多少了。
  按照大本源之术的修炼方法,王仙将意识沉入识海之中,开始用精神力铭刻一些奇异的符号,这些符号正是玉牌传给他的。
  说他们是符号,是因为王仙的主观认知,它们有一个自己的名字—道字。
  道字,即道族的文字。
  时间渐渐的流逝,王仙的精神力也越来越疲惫,但是好在他终于在识海中完成了道字的铭刻。
  当王仙完成道字的铭刻的刹那,整个识海犹如天崩地裂一样,剧烈颤动起来。
  轰!
  先一声巨大爆炸声响起,紧接着,识海中铭刻的那些道字绽放出无限的光芒,这些光芒聚集在识海的上空,最终凝聚成了一把巨大斧子。
  巨大的斧子出现后,按照一个奇异的轨迹,不断的劈砍起来。
  识海原本应该是无形的,但是在这个斧子的劈砍下,犹如变成了有形的,一道道的漆黑的裂痕出现在了识海之中。
  这一刻,王仙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痛楚,像自己的灵魂在破裂,在不断的被巨大的斧子劈砍。
  渐渐的,王仙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沉沦,此刻的他除了痛楚再也没有别的感觉,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漆黑起来。
  黑暗……
  无尽的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仙才感觉黑暗散去,他也那永无止境的痛楚中缓缓的恢复过来。
  然后他发现,识海中铭刻的道字以及那把巨大的斧子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他的识海中多出了可以掌控一个空间。
  这空间他在熟悉了,正是存放精神力的空间,也就说,现在的王仙在识海中有着两个存放精神力的空间。
  这还是不是重点,重点就是以后他捕获空间中的无主精神力,都可以获得两倍的效果。
  还有,那就是大本源之术的极限是将识海中所掌控的空间开辟成九个。
  九个识海空间,九倍的精神修炼增幅,九倍的精神力,王仙光想想就感觉恐怖。
  感受着识海中剩余的精神力,王仙休息了一会,等精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次铭刻起道字来。
  同之前一样的一幕再次在识海中上演,但是比起上一次,这次犹如灵魂撕裂的痛苦更加剧烈了。
  第三个意识空间开辟……
  第四个……
  当第五个意识空间被开辟出来后,王仙没有继续下去,那种灵魂撕裂的痛苦可怕了。
  而且每开辟一个新的识海空间,这种痛苦都会加剧,当开辟第五个识海空间的时候,他就近乎崩溃了。
  王仙真的不敢想象,后面的四个识海空间开辟的时候,他怎么承受那无尽的痛苦。
  虽然白色玉牌信息中说了,这都是正常现象,不会死人,但是王仙真怕自己沉沦在那些痛苦中,无法清醒过来。
  所以,剩余的识海空间,还是等以后精神力强大一些,再继续开辟吧,现在的五个识海空间,暂时已经足够了。
  他接下里要做的就是用精神力填满这些意识空间,不过一切还得等技能【冰霜涅槃】冷却完毕,不然单靠他那慢的令人发指的修炼效率,估计一百年都无法用填满,所以还是用《炼神》强行掠夺无主精神力比较好,虽然这不是《炼神》的真正用法。
  意识退出识海,王仙立即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识海的开辟,让他太累,太累了。
  在王仙进入梦乡后不久,房间的门打开了,一道身影走进来,是王仙的母亲梁。
  母亲梁玉华走到床前,替王仙盖好被子,然后拿起掉在地上的白色玉牌,看着背面已经消失的道字,无奈的一笑。
  “我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肯定会修炼大本源之术。不过这也正好,蓝星的无主精神力都被各族的神明用诅咒之力污染,而大本源之术不仅可以开辟九大识海空间,还可以净化掉那些被污染的精神力。省的以后我还得因为你,回去求老祖,真要是这样,你娘我的脸可就丢大了。”
  ……
  “刘老,无道怎么样了?”一个中年男人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双眼无神的宁无道,担心的问道。
  “宁族长节哀,宁少爷的身体虽然没有任何的伤势,但是灵魂却近乎泯灭,老朽对此无能为力啊。”被中年男人称作刘老的老者叹了口气。
  中年男人听完后身子僵住了,他当然知道老者话的意思,身体无恙,灵魂近乎泯灭,这典型的就是植物人啊,而且是没有任何希望的植物人。
  “来人,送刘老。”
  中年男人大声的喊道。
  “宁族长,节哀吧。”
  刘老再次说了一句,然后起身离去。
  “无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中年男人对着躺在床上的宁无道说了一句,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玉佩,直接捏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