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组合英雄联盟技能 > 第14章 出手

  很快,王仙就看到了之前那几名男女的身影,然后就放慢脚步跟在了他们身后。
  在途径一家商店的时候,王仙停了下来。
  “老板,这个面具怎么卖?”
  王仙进入商店,拿起一个面具问道。
  “100。”正在忙事情的老板头也不抬的回道。
  “钱放这里了。”
  王仙丢下一百块直接离开了。重新买一个面具,完全是为了防止意外,如果那个青铜牌子真的像他想的那样,那就只能出手抢夺了。之前的那个面具如果查询起来太简单了,王仙给那个卖面具的老板印象实在太深了。
  那几名男女的身影已经被不见了,王仙找人打听下,才找到了拍卖场的位置。拍卖场并没有进入限制,毕竟能进入黑市,已经说了一些东西。
  王仙找了个稍微靠前的地方,离拍卖台越近,越容易出手抢夺。
  时间不久,拍卖会就开始了。
  一名中年人主持了这场拍卖会,拍卖的东西都是一些妖兽的零件,还有一些兵器铠甲类的。
  拍卖会的第一波高潮是一只妖兽幼崽的出现,是一只狼妖幼崽。
  “十万。”
  “你在想屁吃,十万就像买一只狼妖幼崽,老子出一百万!”
  “一百三十万。”
  “一百五。”
  “……”
  “我宁家出五百万!”
  最终狼妖幼崽被宁家花五百万的天价买下。
  王仙坐在座位上不断的咂嘴,五百万买一只狼妖幼崽,有钱人的世界看不懂。
  接下里,又是一段漫长的无聊期。
  临近拍卖会结束,王仙期待的青铜牌子才出现。
  中年拍卖师举起青铜牌子给大厅的人仔细看下后,介绍道:“这块牌子的来历,卖家说是从一座神明坟墓中挖出来,这一点我们无法确定!这块青铜牌子看似是青铜铸造的,但是却无比坚硬,我们试过了很多方法,都无法损失它一丝一毫。”
  微微停顿了下,也让自己喘了口气,中年拍卖师继续说道:“这块牌子上记载了一部名为《囚神》的功法,而且想要修炼《囚神》需要一个特殊的条件,那就是修炼过《炼神》功法,至于《炼神》在哪,这就是不是我们拍卖行知道的了。好了,青铜牌子起拍价一百万。”
  拍卖师的话刚说完,整个大厅就议论开了。
  “有没有搞错,这么一款破牌子就要一百万?”
  “《炼神》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傻子才买,什么破玩意啊!”
  “不能破坏,要是融化后做成武器,不得很强大么。”
  “你都说了不能破坏,那还怎么融?”
  “……”
  王仙坐在座位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中年拍卖师前面的青铜牌子,这块牌子果然和刘媛媛送她的那块青铜牌子有关,而青铜牌子上记载的《囚神》似乎是《炼神》的后续功法。
  这让王仙不得不联想到,那些修炼《炼神》的人,之所以爆掉脑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功法的不完整。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块青铜牌子他必须得到。
  王仙现在的力量有十万八千公斤,已经达到了武师一级拥有力量的最低限度,而且他还有这【优雅蛇行】的速度加成,再加上念师精神力的辅助,极限发挥之下,他起码发挥出二十万,甚至更多的力量。
  况且,王仙也没有感觉到此刻拍卖场中有对他威胁的人存在。
  王仙估计是因为济城是一座小城,黑市之中有没有发生过抢夺事件,所以拍卖会中没有出现武师级的武者。
  恰恰这一点,给了王仙更大的信心。
  想到就做,王仙根本就不犹豫,精神力发动,拍卖师前的青铜牌子浮起来,然后瞬间朝着大厅门口的方向飞去。
  王仙的身影也动了,全力激发身体的力量,如同一个炮弹一般,射了出去。当王仙来到门口的时候,青铜牌子也正好达到,顺势落到了王仙的手中。拿到青铜牌子的王仙直接撞碎大厅的房门,溜之大吉。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当王仙的身影消失在拍卖大厅的时候,所有的人才但应过来。
  “卧槽!这是有人抢劫拍卖行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还有念师出手。”
  “话说刚才那个跑出去的好像是实验中学的学生吧。”
  “怎么可能,那速度最起码武师了,武师会去当学生?”
  “有道理。”
  ……
  “愣着干什么?给我追!”
  大厅的人议论纷纷,拍卖会的人却是怒火冲天!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敢抢劫拍卖会,他知不知道拍卖会的后面都是一些什么人?
  对于这一点,王仙还真不知道,更令王仙没有想到的一点,事情居然会如此顺利,他跑出黑市的时候都没有人追上来。
  其实并没有没有人,而是追赶的人都是一些武者,这些武者都知道了抢夺拍卖会的人是一个武师,而且暗处还有一名神秘的念师隐藏,他们是多嫌自己的命长,才敢紧追不舍。
  因此那些追赶王仙的武者都是出工不出力,这才让王仙如此轻松的就跑掉了。
  除了黑市,王仙随便找了个地方将在黑市中的面具丢掉,而且丢掉后王仙直接用精神力将那面具彻底的碾碎了,别想有人找到那块面具了。
  “走了,回家睡觉。”
  王仙拿出青铜牌子看了下,也没仔细研究又揣进兜里,哼着小曲就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时间已经进入深夜,实在是没有车打了。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王仙用精神力打开门锁,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溜自己的房间。帮自己的妹妹盖好了被她踢开的被子,躺到床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王仙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沉,没睁开眼他就知道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他经历了太多次了。
  王仙眼睛都没睁,直接说道:“下去。”
  “哼”
  一声带着小脾气的冷哼声响起,然后那股被压着的感觉就没了。
  “小家伙,老爬我身上来干什么?”
  王仙睁开眼,看着床边的那道小身影,无奈的问道。
  “什么小家伙,我没名字的么?”那道小身影气呼呼的道。
  王仙顿时笑道:“有么?你别说,好像还真有,我妹妹叫啥来着?”